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831灣仔暴動】被告頭部紅腫全身傷 辯方舉片見警腳踢棍打 速龍:評核不了同事使用武力準則


去年8.31灣仔暴動案第五日審訊,案情指第三被告鍾嘉能,涉嫌協助另一人企圖逃脫警察而被捕。當日有份制服被告的「速龍」警員曾慶鴻上庭,供稱被告有機會襲擊同事並搶犯,於是揮棍撲落去「攬住佢壓制佢」。代表第三被告的辯方大律師王國豪質疑,如口供所指被告反抗、不斷掙扎,為何不是拒捕罪?現在卻指控暴動。

王國豪在庭上透露,被告當晚在警署內頭部紅腫,身體多處受傷,包括前額、左眼角、右臉、左手肘、右手臀有損、左右胸、左肚有紅痕。從呈堂片段見到,有警員向被告「踢一腳、打一棍」,他質問證人和其隊員是否有份導致被告受傷?證人稱「不肯定。」對於片中警員有沒有使用過分武力?證人就說「我評核不了同事使用武力的準則。」

眾新聞製圖

速龍作供:攬住佢壓制佢

控方傳召當日是特別戰術小隊,俗稱「速龍」的警員曾慶鴻上庭作供,當日他有份制服第三被告鍾嘉能。曾慶鴻供稱,當晚7時半在力寶中心外戒備,7時45分由金鐘道推進至軒尼詩道,已過軍器廠街。他稱,當時有障礙物堵塞,見到分域街有一大堆黑衣人和黃背心人,估計有500人。他指,部分人有白色頭盔、黃色頭盔、口罩、蒙面、手持長型物品、敲打物品,當時有很多聲音,包括「死黑警」、「五大訴求決一不可」等。

移除路障後,組成封鎖線,人群亦向後退。當他到軒尼詩道和盧押道十字路口時,有警員發出警告勸喻人群離開,否則驅散,但人群沒有理會,繼續敲打,當時有人擲物,包括玻璃樽、磚頭、石頭、好似有汽油彈,警告無效後,繼續推進。至晚上7時55分,他稱「佢哋唔應我哋」,繼續有一系列行為,於是上前驅散,去到軒尼詩道139號中國海外大廈。他見到有「韓國仔」裝束的警員,用長盾與黑衫黑褲男子作出「激烈糾纏」,前方繼續有黑衣人往銅鑼灣方向逃走,其中一名男子逃走時回首,衝向他和同事。他於是衝上前,認為對方有機會襲擊同事並搶犯,也揮棍、撲落去,「攬住佢壓制佢」。

他形容被告身穿黑色T恤、長褲、白色波鞋。他稱「撞低佢後,我不停叫『警察、咪郁』,嘗試控制但唔成功,不斷糾纏,對方在地下執起鐵通想攻擊我」、「有激烈的糾纏,在地上糾纏一段時間」。他說,後來意識到其他速龍和「韓國仔」上前協助,由於不確定現場其他人是誰,他立即起身作戒備,分隔控制與其他未必與本案有關的人士。對於被告試圖執起的物品,他不確認是鐵通和質地,因為在電光火石之間,控制和被捕後就做了其他事,之後亦將被告交給便衣處理。在庭上觀看閉路電視後,他確認被告曾站在行人路的巴士站上,片中被告亦沒有戴口罩。

辯方質疑證供屬主觀意見

代表第三被告的辯方大律師王國豪在庭上透露,第三被告鍾嘉能當晚在警署內,頭部有傷勢、紅腫、身體多處受傷。根據當晚拘捕被告的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偵緝探員黃繼霈,翌日凌晨4時許在記事簿補錄的內容指出,「被告在警署有傷勢」,包括前額、左眼角、右臉、左手肘、右手臀有損、左右胸、左肚有紅痕。

辯方向庭上作供的「速龍」警員曾慶鴻盤問:

辯方大律師王國豪VS速龍曾慶鴻
被告是嘗試
拉走地上人士?
是嘗試去搶犯人
口供及記事簿
寫上「並且嘗試拉走
地上的示威者」
口供應是有機會搶犯
再問你最後一次

辯方質疑口供上稱「奮力反抗及不斷掙扎」、「不停嗌警察咪郁」,那即是拒捕,同不同意?表露身份,不斷掙扎,這是拒捕。警員稱「有可能」。辯方再問,意圖用鐵通襲擊,同意嗎?有表露警員,有可能會作出攻擊,那是不是襲警?警員再稱「有咁嘅可能」。

辯方指出,被告並沒有拉走地上的人、沒有嘗試搶犯,這些都是你主觀的觀察及意見,警員表示不同意。根據閉路電視片段,辯方再問,被告當時手上「無嘢」?警同意;一個人在行人路上?警稱被告前方「仲有啲人」,辯方指「唔緊要最緊要法庭睇到」;人群往銅鑼灣方向走,而警察的目的是要人群往銅鑼灣方向散去?警說「當時係」;當時後方有水炮車?警說沒留意。

辯方續指,被告和地上的人輕輕接觸,被兩名特別戰術小隊成員飛撲撞倒。警員不同意「輕輕接觸」,形容被告「佢想拉走(另一人)」。辯方重播呈堂片段後,警同意被告「只係嘗試接觸」。辯方質疑證人屬於主觀意見,警員不同意。辯方再問:

辯方大律師王國豪VS速龍曾慶鴻
有兩名警員
舉起警棍、飛撲?
我向前攬低佢
打了他一棍? 不同意
同事打了一棍? 沒留意
俗稱「速龍」的警員曾慶鴻上庭作供,當日他有份制服第三被告鍾嘉能。張凱傑攝

辯方再指出,被告被「擊倒」後,有7至8名警員近距離圍住,將其制服。警員指,當時「我有抽起警棍」、「我是上前攬住佢」,但後來最少有兩名同事協助他,他沒有再處理被告,也留意不了情況。辯方問到,是否近距離圍住被告?警回答說「其他人係」。辯方指出,被告沒有不斷反抗,亦反抗不了,並沒有襲擊警員,而是有警員執起地上鐵通,警表示不同意。

辯方大律師王國豪VS速龍曾慶鴻
襲警是否嚴重罪行 是一個罪行
用鐵通襲警
是否嚴重罪行?
如有人執走佢襲警
是嚴重罪行
未打就不嚴重? 有機會是襲警罪
有可能
有充分懷疑? 有可能
有初步懷疑
就要拘捕?
太多不穩定因素
我要保護同事
......當時係
鐵通是否重要證物? 片段中的鐵通
暫時不是重要證物
片中不就是當日的片嗎?
是不是重要證物?
有機會
有沒有人執起
鐵通做證物?
當時我沒有
很混亂
混亂之後有沒有拿證物? 我沒有

辯方引《警察通例》 質疑使用過分武力

辯方亦指出,當時警方有發射過催淚煙、使用過武器。他質疑當日是誰決定拘捕?是探員自己決定?還是指揮官下令?證人曾慶鴻是否在附近?是否聽到拘捕被告時,是控告非法集結?

庭上播放閉路電視片段,辯方指出,當時有警員向被告「踢一腳、打一棍」。重播片段後,警員只「部份同意」,不同意「踢了一腳」,因看不到片中「(警員)踏前一步碰到哪裏」,律師形容「大家有眼睇」。辯方亦指出,根據《警察通例》第29章提及使用武力的指引,如果可行的話,警方應該使用最低武力,當成功制服時應立即停止武力,警員同意。根據片段,辯方盤問如下:

  辯方大律師王國豪VS速龍曾慶鴻
警方使用過分武力? 我沒有
隊友有沒有
使用過分武力?
我不可能……
我不知
片中橙燈警員
有沒有使用過分武力?
我評核不了同事
使用武力的準則

在呈堂的證物當中,被告當晚在警署的拍照,顯示被告頭部有傷勢,紅腫起來。

辯方大律師王國豪VS速龍曾慶鴻
制服時
被告有沒有受傷?
留意不了
制服後
被告有沒有受傷?
沒有留意
你有份導致他受傷? 不肯定
你的隊員
有份導致被告受傷?
不肯定
你知道被告
身體多處受傷嗎?
不知道

控罪指,8人被控去年8月31日在灣仔涉嫌參與暴動,被告依次為余德穎、賴姵岐、鍾嘉能、龔梓舜、陳虹秀、簡家康、莫嘉晴、梁雁彬。龔梓舜另被控涉嫌管有攻擊性武器。各被告分別由大律師黃瑞紅、大律師藍凱欣、大律師王國豪、大律師石書銘、資深大律師潘熙、大律師曾藹琪代表,大律師李國威則代表第七和第八被告。

【案件編號:DCCC12/2020】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