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831灣仔暴動】速龍否認手持警棍盤問到承認 首次口供無提有人放鐵通落地 「我突然喚醒記憶」


去年8.31灣仔暴動案第六日審訊,第四被告龔梓舜被控涉嫌參與暴動及管有攻擊性武器。加入警隊逾22年、時任「速龍」的黃子誠供稱與被告跌在地上,撿獲被告的背包,期間因被人用腳踢頭,及後流鼻血「黑了一黑」、「暈得好緊要」。不過他的口供與呈堂片段不符,不存在的鐵通打頭、手上由無到有的警棍,成為盤問重點。

辯方大律師石書銘質疑,警員第一次錄口供時,曾形容有人持鐵通將他擊倒,與記事簿和閉路電視片段內容不符,即使之後的口供也沒有更正說法。原先的口供亦沒有提及「有一群人將鐵通放在地上」,警員即稱:「我突然喚醒記憶。」

盤問下,警員供稱案發時「沒有用過警棍,也沒有拿過出來」,但辯方多次重播片段,甚至逐秒定格, 警員改稱同意手上曾拿起棍。辯方質疑,警員手上的棍其實是從地上執起,警員不同意。

眾新聞製圖

速龍流鼻血:黑了一黑、暈一暈、暈得好緊要

控方傳召機動部隊訓練隊第四隊沙展黃子誠上庭作供,去年8月31日,黃子誠為特別戰術小隊成員,有份制服第四被告龔梓舜及處理其證物。當晚7時45分,他在金鐘道和軒尼詩道掃蕩,8時跟著水炮車向東掃蕩至盧押道,看見近分域街有路障著火,有近1000人聚集。在控方帶領下,證人修正著火位置是衛蘭軒對開。

他供稱,看見遠方有火光「應是汽油彈」,推進至修頓球場對開時,有超過100人在馬路上,黑衫、黑褲、部分人有頭盔、防毒面具、也有人將鐵通放在地上、有人叫口號、投擲汽油彈。他稱,工商銀行外見到一名可疑人物,黑衫、黑褲、黑鞋、黃手套,引起他的注意,他想控制拘捕對方。

他上前從後撞向疑人,對方反抗,由於他身上有長槍,想箍對方但不成功。二人跌在地上,也「整爛枝槍」。對方的灰口罩和背包同樣跌在地上,二人對望一秒,他見到對方的眼耳口鼻。疑人轉身跑向東,期間有另一人踢向警員頭部。他稱追不到對方,被人踢到時,聽到鐵通聲、「黑了一黑」、「暈一暈」、「想追但追不了」、「流鼻血」、「暈得好緊要」。他執起裝備和地上的袋,袋內沒有身分證,但找到眼罩、過濾罩、汽油彈、警棍連長繩。

他所指的汽油彈是一個玻璃樽,隱約見到是「藍妹樽」。因為有電油味,他曾將背包放在一旁,期間有人幫他抹鼻血,但供稱視線沒有離開過背包。及後他前往律敦治醫院,背包亦交由刑事偵緝探員看管。

庭上多次表明無用過、無拿過警棍出來

代表第四被告的辯方大律師石書銘指出,證人黃子誠自1997年加入警隊,當日身上橙柄長槍是40mm口徑的橡膠子彈槍,戴有頭盔、蒙面、制服上沒有警員編號、背脊有綠燈、穿深藍色裝束。

石問黃,當時有沒有警棍在右手腰間?由執起背包到上車休息期間,有沒有?黃稱當日沒有用過警棍,應全段時間都放在腰間,又或有時會放在車上。石再問,由執起背包到上車,警棍都在身上?黃稱不肯定。石播放閉路電視片段,問到證人腰間的「突出物」,黃稱是手槍。由執起背包到上車,黃重申「沒有用過警棍,也沒有拿過出來」。

根據警員的記事簿,當日有四次掃蕩,只有一次嘗試拘捕,即是本案第四被告,內容提及被告的背囊被撿取,沒有其他證物和人士。

辯方大律師石書銘VS警員黃子誠
當時的訓示是
軒尼詩道向銅鑼灣驅散
預期會拘捕?
只提及驅趕,
沒說拘捕
拘捕要找
偵緝人員錄影
如拘捕後要做甚麼? 證物要交給
偵緝同事
要向高級警員匯報? 如果環境許可
就即時匯報
(如不許可)
回警署後都要匯報?
有拘捕就要
檢取物品都需要?
訓示時有沒有提及? 沒有
只提及掃蕩
移走人群

辯方指出,即使沒有訓示,但警員都知道上述的程序和做法,警員同意。

「汽油彈」

警員同意見過和步行穿過路障,但無份移除路障。警供稱,當日路障由雜物組成,主要是圍欄和垃圾桶,沿途一直都有雜物。辯方問到,沿途有沒有雨遮、棍、樽?警指沒留意。辯方再問,沿途有人擲汽油彈?警稱,修頓球場外近盧押道有人投擲汽油彈。

辯方引述新聞直播片段,指軒尼詩道一號的路障前擺放了一排玻璃樽,警員口供提及汽油彈的玻璃樽,外形也是大同小異?警稱「無錯」。辯方再舉片段顯示,軒尼詩道及後路段,地上亦有疑似汽油彈的玻璃樽。辯方指出在不同路面、四周都可看見玻璃樽?警員同意。

辯方再引述片段指出,盧押道轉向軒尼詩道並沒有人群、並沒有黑衫黑褲的人,警員表示不同意,因鏡頭另一邊有一班人。辯方再指出,盧押道和軒尼詩道交界並沒有出現投擲汽油彈,警員表示不同意。

「一群人放鐵通」

辯方指出,由「捉佢」到「跌背包」只是幾秒鐘時間。

辯方大律師石書銘VS警員黃子誠
撲跌低?
當時主要是驅趕
非針對特定的人?
同意
衝向前方最近的人
是沒有特別原因?
不同意
見到有一群人
將鐵通放地上
是一群人
不等於看見被告?
不肯定
分辨不了? 有黃色手套
吸引注意
留意到黃色手套
將鐵通放地上?
有一群人放……
我衝過去拘捕佢
掃蕩時
見到鐵通是否很重要?
(掃蕩)主要是
成班人非法集結

辯方指出,根據警員在去年9月1日的口供,沒有提及有一群人放鐵通在地上。警員即稱:「我突然……我喚醒記憶。」辯方質疑,案發後一年先想起?警否認,稱曾有人將鐵通放在地上。辯方質疑並不是被告?警答「不肯定」。警員同意當時正在跑、從後撲前,亦不肯定對方有沒有擰頭。辯方律師指出,「因為被告跑最慢先被你睇到佢,並不是之前的行為?」警稱是有一群人做了行為才吸引到他。

警員搬運多箱證物上庭。張凱傑攝

口供:有人持鐵通「將我擊倒」 記事簿:被重踢頭部

翻看警員的記事簿,提及當晚8時推進期間,「於制服時、重踢頭部、流血不止、手持背囊在車上休息。」不過,根據警員在9月1日凌晨1時的口供卻提及,晚上8時45分,一名20至30歲黑衫黑褲、粉紅口罩的人,涉非法集結,「我將WP推在地上嘗試拘捕,期間WP2手持鐵通將我擊倒。」(WP即指疑犯)

警解釋「擊倒壓力很大」、「口供不好」、「其實無咁大力」,「電光火石之間不肯定有無其他襲擊」。辯方質疑是「咁係踢定打?不盡不實?」警稱是寫得不好。辯方再問「橫向打向右邊頭?」警稱「有模糊、當時太大力,我覺得有人用鐵通打我。」

盤問下,警員在庭上稱去到醫院先知哪一隊偵緝同事會到醫院。但記事簿卻清楚提及將證物交予第幾隊偵緝探員,並列明有汽油彈、伸縮警棍、透明眼罩、面罩、背囊,他連同證物在車上休息。由於警員供稱,記事簿的內容在車上休息、即未到醫院前寫,換言之,即是警員事前已知哪一隊偵緝同事。

口供有出入 曾作更正

另一份在去年12月14日的口供,將第一次撲跌的時間由8時45分,更正至晚上8時,也加上對被告的描述,提及有黃手套,而原先的粉紅色口罩,則改為粉紅色和灰色口罩。辯方質疑之前並沒有提過黃手套「重要的細節」,三個月後才增補下去?第二次口供亦沒有更改,究竟是「鐵通打臉」還是「用腳踢頭」。即使在今年1月16日第三次口供,警員看過閉路電視後,也沒有更正口供。

根據警員在庭上的作供及閉路電視片段顯示,案發時有人用腳踢到警員,而非有人用鐵通打他。

辯:不準確、不全面?

警:不接受

辯:汽油彈和警棍都是不真實

警:不同意

「可疑的棍」

針對作供警員案發時,有沒有拿出和使用過警棍?有沒有蹲下執拾物品?以至警員手上物品與被告背包物品的關係,辯方律師不斷重播片段,甚至逐秒定格盤問證人。警員由否認手持警棍、否認蹲下執起物品,到同意手拿起棍,甚至提及他們的裝備有兩支警棍,「左右手都有一枝棍」。

辯方大律師石書銘VS警員黃子誠
手有棍狀物? 沒有印象
地下執了棍? 應不是棍
應只是蹲下
(播片)
手有棍狀物?
不同意,是手指
也沒有執起物品
辯方重播片段
甚至逐秒定格
頭盔的帶
無拿棍出來
只記得有執過電筒
拿在手上
無嘢跌出來
只有背囊、不是棍
蹲下執了電筒
是長型電筒
一隻手掌長少少
右手有棍凸出來? 裝備有長警棍
鬆了會凸出
走動、反抗係會凸出來
(播片)
右手拿棍
好清楚啦!
不肯定是拿起
還是扣在腰上
棍頭也有繩
(播片)
 手拿棍?
同意
從地上執起的是棍 不同意
右手的棍
其實是地上執的棍
不同意
右手的棍是執起
並不是電筒
不同意
左電筒
右長警棍
8時05分片段
拿了兩支棍出來?
不肯定
也有可能是倒影

片中又見到,警員帶同背包走向牆邊一角,曾打開背囊和蹲下。警稱,當時放下背囊,除下頭盔、面具、止血。辯方指警員是將棍放入袋內,警表示不同意。辯方亦指出,片中反光之處不是玻璃樽,也可以是透明眼罩,警稱部分同意。

另外,辯方律師指出,被告上胸旁、膝蓋、手肘、盤骨、頭皮、右枕骨、顱頂,有瘀傷,右盤骨、右手肘擦傷,有份制服被告的警員黃銘暉表示不同意和不清楚,亦不同意是因為制服而新增的創傷。

有份制服被告的警員黃銘暉不同意是因為制服而令被告新增創傷。

控罪指,8人被控去年8月31日在灣仔涉嫌參與暴動,被告依次為余德穎、賴姵岐、鍾嘉能、龔梓舜、陳虹秀、簡家康、莫嘉晴、梁雁彬。龔梓舜另被控涉嫌管有攻擊性武器。各被告分別由大律師黃瑞紅、大律師藍凱欣、大律師王國豪、大律師石書銘、資深大律師潘熙、大律師曾藹琪代表,大律師李國威則代表第七和第八被告。

【案件編號:DCCC12/2020】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