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831灣仔暴動】片證棍狀物早已跌落地 辯方質疑插贓嫁禍 處理證物違警察通例 速龍:係警察處理咩事都得


去年8.31灣仔暴動案第七日審訊,說過「無用過警棍,無拿過出來」,但片段看見身上有警棍的警長黃子誠,曾手持背包、彎身拾物、走到凹位蹲下。辯方大律師石書銘重播閉路電視,見到黃和被告未出現前,已有人跌出一枝圓柱物在地上,與黃彎身拾物的地方吻合。辯方質疑是一枝棍,甚至就是被告背囊的棍,即是黃子誠插贓嫁禍,他否認,堅稱拾起的是電筒。

黃子誠同意需要在被告面前展示證物,但案發時就無做到,以為被告「走甩」,片段卻見二人都在場。辯方亦質疑,黃事後將證物交予處理襲警案的灣仔分區刑事調查隊,將證物交給無關的人?黃不同意,稱「係警察處理咩事都得」。

第四被告龔梓舜被控涉嫌參與暴動及管有攻擊性武器。盤問的焦點落在警長黃子誠拾起的棍狀物,以及如何處理證物。區域法院法官沈小民亦提及,重點在於是否管有、是否插贓嫁禍。

眾新聞製圖

電筒VS棍狀物

辯方先播放軒尼詩道中國海外大廈對開的閉路電視片段,片中見到證人黃子誠當時以「速龍」的裝束執勤,他拿著背包、曾在一個白色盒旁拾起一個物品,其後走近大廈牆身一個「凹位」。由於當時中國海外大廈外,每隔一些路段就設有屏障分隔,因而遮擋了部分,亦即是說閉路電視有「盲點」。不過,中國海外大廈外的商戶招牌卻是「鏡面」,可反射部分因屏障而遮擋的「盲點」。因此,看見證人在「凹位」時身上的物品,包括有棍狀物。

辯方大律師石書銘VS警員黃子誠
執嘢? 電筒,是
彎身時腰間有何動作? 當時想休息
我問緊動作 擺唔到(手上物品)
手揸住咗
當時想坐下
播片再問手上物品 似有棍狀物
是甚麼來? 不肯定
電筒? 不肯定
有放下背囊?
開過背囊? 未,因太多記者
你將伸縮棍
放入背囊?
不同意
(片中你的身上)
有棍有繩?
見到
你以為嗰支
是電筒?
嗰支係電筒

辯方再播放同一位置的閉路電視片段,不過在黃子誠彎低拾物之前,即黃和被告均未出現前,片中已見到有人群向銅鑼灣方向跑,並跌出一枝圓柱物在行人路地上,繼而被人踢開前向滾動,後來再有一個疑似發泡膠的白色盒被人踢上,從閉路電視角度,剛好遮蓋了圓柱物。該位置與作供的黃子誠彎身拾物的位置吻合。辯方質疑是一枝棍,甚至就是被告袋中的棍,即是黃插贓嫁禍,但黃堅稱拾起的是電筒。

辯方大律師石書銘VS警員黃子誠
地下有圓柱物體滾動到路邊? 看見
滾動直至被白盒覆蓋,圓柱物四周都沒有人干擾個盒 不肯定
再看片,都沒有人碰到個盒 同意
(圓柱物)是伸縮棍? 是電筒
那位置沒有其他嘢? 不肯定
踢開個箱都沒有其他嘢,同不同意?
也沒有其他人執嘢?
不同意
隨時轆落地上
不肯定
我向你指出並沒有其他物品 (反問)
個箱入面?
箱後執嘢嘅地方已沒有圓棍物?
因為已被你
執在手上?
我相信係
執電筒是講大話? 不同意
你蹲下將棍放入背囊內 不同意
你插贓嫁禍 不同意
沒有伸縮棍
沒有汽油彈
不同意
沙展黃子誠現任機動部隊訓練隊第四隊,去年8月31日為特別戰術小隊成員。蘋果日報圖片

處理證物 是否知悉被告在場?

另一個盤問重點是警員處理證物時,是否知悉被告在場?有沒有向對方展示證物?事後將證物交予灣仔分區刑事調查隊,是否恰當?

辯方大律師石書銘VS警員黃子誠
你離開時被告還未離開? 沒有留意
你說過背囊有電油味? 類似裝修
天拿水
和電油味
很不同 很濃烈
正式是
天拿水味
你推翻之前說法?(指電油味)
你識得分火水、電油、
天拿水的味?
識,
我更正番
你知道管有上述物品是攻擊性武器? 知道
管理和控制都涉及上述罪名?
是十分重要證物? 以為佢
(第四被告)
走甩了
知要妥善保存? 要交給CID
現場有搵過
管有的人在場是需要在他面前展示? 知道、同意
凹位有沒有其他人警員正在處理? 印象有
凹位是第四被告,同意? 那刻不知
是第四被告
你有行過去? 我唔係搵佢
我搵CID
(再播片後)(凹位)有人係度?
(片中那人)有黃手套? 見到黃手套

據黃子誠周三在庭上提及,被告的黃手套引起他的注意。辯方指出「你已知被告被警員拘捕和搜查,同不同意?」黃稱不同意,因為不知道那人就是從他手上「走甩」的人。辯方再指「你去過凹位、見過被告、沒有指稱的汽油彈和伸縮棍。」黃表示不同意。

盤問下,證人稱行動完結後上級才知自己受傷,他在上車休息時,隔一段時間後,曾通知上級自己受傷、也有匯報檢取背囊、得知背囊證物將會交予灣仔警署刑偵同事。辯方問到,在現場找不找到刑偵同事?黃稱見到部分同事「開機」(錄影),各自在被捕人當中。辯方再問,為何不找同隊中負責處理證物的隊員?警再答曾嘗試找,但找不到。

警員事後將證物交予「DIT 8隊」,即是分區刑事調查隊第8隊。辯方指出,「DIT 8隊」與行動沒有關係,因為他們當時是調查襲警案,而襲警並不是被告。

辯:WP1沒有襲擊你。(WP1即本案第四被告)

警:有反抗、有襲擊、大家都有受傷、「反抗梗係有」

辯:襲擊?(你)從來沒提及過襲擊

警:同成件事有關

辯方質疑「而家梗係想有關係」,指出背囊和襲擊行為沒有關係,將指控被告的重要證物交予另一隊,處理襲警投訴、與被告無關係的警員,黃否認。

辯方質疑曾到北角警署無存放證物 黃:45分鐘在車上

辯方指出,證人黃子誠加入警隊22年,熟悉《警察通例》,第30章提及處理證物包括案件的財物時,指出警方管有與罪行或懷疑罪行有關的財物,有關財物處理要存放在警署,安全地由財物管理人員控制。內容亦有提及由檢取的財物,需交予當值的財物管理人員存放,並需於每個證物封套簽署。

證人同意當時汽油彈和棍都是財物的一種。辯方質疑「DIT 8隊」不是負責管理及控制案件的同事,為何黃無交予同隊負責證物的同事?反而給予沒關係的人?檢取人為何沒有交予當值的財物管理人員存放?黃不認同說法,稱一般會交予現場偵緝人員,但「行動後我在醫院接受治療」。

不過,針對這番話,黃的記事簿上卻寫著「2000檢獲背囊、2215行動到北角警署Stand By、2300 PTU同事跟我去律敦治醫院」,並非行動後在醫院。黃再解釋,行動完才安排去醫院,是指北角警署行動後。辯方再問,在北角警署的45分鐘做甚麼?警回答,45分鐘都在車上。辯方問,是否應將證物交予警署?警稱,因為知道由灣仔警署處理。辯方質疑交給無關的人?黃稱「係警察處理咩事都得」。辯方質疑違反《警察通例》,黃不同意。

主控指出,證人在口供提及「將WP1推在地上嘗試拘捕,期間WP2手持鐵通將我擊倒」,「WP」解「Wanted Person」即是通緝的人,如果知道被告已經被捕,就會寫「AP」,即是「Arrested Person」被捕人士,換言之,當時以為被告「走甩」。

控罪指,8人被控去年8月31日在灣仔涉嫌參與暴動,被告依次為余德穎、賴姵岐、鍾嘉能、龔梓舜、陳虹秀、簡家康、莫嘉晴、梁雁彬。龔梓舜另被控涉嫌管有攻擊性武器。各被告分別由大律師黃瑞紅、大律師藍凱欣、大律師王國豪、大律師石書銘、資深大律師潘熙、大律師曾藹琪代表,大律師李國威則代表第七和第八被告。

【案件編號:DCCC12/2020】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