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祝君安好


【撰文:何天晴】

「喂,媽咪,我係紅磡警署呀…」半夜接到這通電話,母親從睡夢中驚醒,得知女兒阿儀深夜未歸原來是因為被捕。慌張的母親弄醒了還在睡夢中的 父親,二人趕緊換上衣服就跑到紅磡警署希望見到阿儀。到達警署,卻被警方通知只會安排律師會見女兒。父母於是致電給相熟律師,幾經折騰後,律師終於來到警署。

張發給被羈留人士或接受警方調查人士的通知書

在香港,不管你因何故被捕,在警署你都會收到一張發給被羈留人士或接受警方調查人士的通知書(Pol. 153)。[1] 阿儀仔細閱讀着這份Pol. 153,上面詳細列明了被捕人士的不同權利,當中最重要的就是尋求法律援助及告知某人你身在警署,於是阿儀致電了給母親通知她自己身陷紅磡警署。阿儀在警署內求救無門,看着警方提供的獲提供香港律師會公布的律師名單都不知如何是好。她從來不認識任何律師,她只依稀記得在新聞上見過的幾個律師的名字。正當她還在躊躇着想找甚麼律師才好的時候,她獲通知有聲稱受阿儀母親委託的律師希望會見阿儀,阿儀鬆了一口氣,跟着警員到會面室去見這位律師。

Pol. 153第一項權利上列明,被捕人士可「與聲稱受第三者委託代表你的律師單獨會面,或拒絕與該律師會面。」被捕的阿儀當然不會知道在外的人為她找了甚麼律師,但她絕對有權利與該名律師會面,接受或當面拒絕該律師的服務。假設阿儀已見過其他律師,覺得沒有必要再會見母親為她安排的律師,該律師可以要求阿儀親自向他確認拒絕服務。如此,該律師雖然獲拒絕,他仍可以跟阿儀母親交待,阿儀的精神狀態如何,已確認阿儀身在何處,是阿儀親口拒絕服務,並不是被警方阻撓而見不到阿儀。律師與阿儀母親之間的合約,故然會受到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的約束。但在任何一個階段,律師都不會被要事向警方展示阿儀與母親的親屬關系公證,警方更不可能因為阿儀已見過另外兩名不知名的律師,拒絕由阿儀母親委託的律師的會面要求。

過去一年,我們故然對警方感到失望,聽過很多濫捕,目到律師每每被拒於警署之外。身邊朋友沒有消息幾個小時,我們就會懼怕他已被捕。可是,至少,我們都知道警方亦只能羈留被捕人士48小時。我們都知道48小時候後會發生甚麼事,如果親朋被帶上法庭,我們會知道他/她被控何罪。即時親朋要被還柙懲教看管,至少,我們知道可以到那個羈留中心探望。

12港人的家屬。12港人在內地被拘留,他們不會收到像香港警察的「張發給被羈留人士或接受警方調查人士的通知書」
 

再看一河之隔的那個地方,一年多前特區政府還在推行移交逃犯到中國大陸受審的可能性。今天,我們看看那投奔怒海的12名港人。過去25天,家屬就只收到過一張透過警方發出、來自內地當局的《港澳居民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情況通報表》,被知會12人正被拘於鹽田看守所。他們循正式途徑委託的中國律師被拒於看守所門外,根據要求做了中國公證書證明親屬關系後,反被通知拘留者已委託官派律師。12名港人身在何方?是生是死?被控何罪?有飯吃嗎?有受傷嗎?連律師都無法解答。原來在一河之隔的這個地方,想知道一個人是否安好是如此困難。

在沒有Pol. 153的地方,祝君們,安好。

註:
1. 見https://www.police.gov.hk/mip/doc/pol_153c.pdf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