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判詞細讀】626警總暴動案罪成 官︰包圍行動有共同目的 襲擊行為成定罪關鍵


去年6.26包圍警總案中,報稱受襲警員作供指右臉中拳致痱滋「爆咗」,26歲地盤工人岑曉麟昨日(17日)被裁定暴動罪及普通襲擊等罪成。區域法院法官郭啟安頒下39頁的書面判詞,並將案件押後至下周五(25日)判刑。

本案是反修例運動中,首宗經審訊裁定暴動罪成案件。與先前裁定罪名不成立的兩宗暴動案比較,是次法律爭議有何不同?定罪基礎又是甚麼? 

早前裁定暴動罪名不成立的兩案,分別為20歲學生林子浩被控於去年10月1日在黃大仙紀律部隊宿舍外參與暴動;以及被稱為「赴湯杜火」的湯氏夫婦和17歲少女,被控去年7月28日在上環參與暴動。

就林子浩案件,區域法院法官沈小民裁決時指,法庭不能安心接納警員證供,單憑被告身穿衣物及裝備,無法排除被告只是路過現場。就湯氏夫婦案件,區域法院法官郭啟安認為,控方未能證明夫婦曾身處暴動現場,另一17歲被告只是圍觀,未能證明曾參與集結,強調普通法「寧縱毋枉」的原則。

至於今次岑曉麟案件,法官郭啟安在判詞指出,警方以他的衣著、服飾、形態、步姿,以及較對現場發現指紋,確認被告案發時曾身在集結現場。而岑亦承認曾在警總外搬鐵馬、以雜物堵塞車閘出入口,呈堂片段顯示在車閘施襲男子為他本人。

郭官認為,故本案的審訊議題相對直接,一是包圍警總示威者是否非法集結,若是,集結者有否破壞社會安寧而令事件演變成暴動;二是被告有否連同其他人非法襲擊警員張金福,因而連帶作出參與暴動的行為。

非法集結是否演變為暴動 關鍵在襲擊

就第一議題,判詞指當晚數以千計的示威者為政治訴求包圍警總,以雜物堵塞每個出入口、塗鴉建築物外牆、噴上侮辱性字句;有示威者為掩飾行為和身份,以垃圾袋遮蓋閉路電視鏡頭,行為均具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至少屬擾亂秩序。郭官認為張金福被襲前已出現的這些行為,均已構成非法集結,法律絕不容許,「不論他們認為他們行事的動機是是伸張正義或譴責『警暴』」。

至於「非法集結」是否演變成「暴動」,關鍵在於集結人士有否破壞社會安寧,形式則視乎案情,而本案指的則是示威者襲擊張金福的行為。判詞指,被告暴動罪的定罪基礎,就是他曾否參與襲擊。

「乘亂施襲」乃非法武力 包圍行動有共同目的

就第二議題,辯方立場是,張金福衝入警總時曾推倒一名在場女子,若被告只是本能地作出自衛、保護他人或防止罪行之行為,就沒有使用「非法武力」的犯罪意圖,自然沒有破壞社會安寧之意圖,而是在當時急切情況下,不能期望一般人能準確測量合適的武力程度。辯方亦強調,被告無法預知張金福轉入車閘前曾被他人襲擊,即也與其他暴動者沒有共同目的。

不過郭官指,張金福並非故意推倒該女子,只是在擺脫和逃離示威者時意外撞倒,指被告自衛和防止罪行的說法是「削足適履」,並不可信。法庭綜觀所有證據後,認為被告只是見張金福被示威者追打、現場起哄,「『加入戰團』並乘混亂中對控方第一證人出了兩拳一腳,所使用的武力絕對是非法的。」

雖然辯方一再強調,被告只參與警總車閘位的集結,不牽涉其他示威者於夏慤道襲擊張金福的行為,雙方沒共同目的集結或暴動。不過,法庭就視當日為「一整個包圍行動」,指整個時段「明顯是有一個共同目的/集體性質」,只要任何參與該集結人士破壞社會安寧,該集結即屬暴動,集結的人同屬暴動集結。

判詞續指,被告作供形容該女子為示威者之一,可見心目中視對方為「同路人」,有著共同目的,也自然對張金福「撞倒該名女示威者的敵對行為即時反感」,法庭認為他「明顯是為了『報復」而參與了追截甚至追打控方第一證人。」

因此,即使被告在張金福於夏慤道遇襲時仍未參與,由他在軍器廠街向張金福使用武力一刻起,已被視為作出破壞社會安寧的行為。判詞寫到:

狹義來說,他可以說是將自己在庭上承認的那個『非法集結』演變成暴動;廣義來說,他也是後來參與了在夏慤道早已發生的『暴動』。無論在軍器廠街的暴動是獨立一個抑或是夏慤道的暴動的一個延續並不重要,在任何角度下,被告都是參與了一項暴動。

另外,法庭認為張金福為誠實可靠的證人,證供與庭上片段顯示細節吻合。

警員痱滋傷勢「微不足道」 未構成「引致他人身體受傷」

報稱受襲警員張金福作供指,當日右臉被拳擊中致口腔痱滋「爆咗」,出現疼痛一周。判詞就指,張金福在事發兩天後才拍攝受勢,不能肯定當中「爆裂」與被告出拳的因果關係。判詞寫道:

本案沒有醫學專家的證據,但日常生活知識告訴我們,很多時痱滋若果不及時處理,例如在傷口處塗搽一些消炎藥膏也會很容易自然爆裂。

郭官澄清,法庭不質疑張金福中拳時因剛好生了痱滋而疼痛,只是對痱滋因此即時爆裂有所保留。再者,「因受襲而導致口腔內『痱滋』爆裂並非法庭常見的身體受傷」,因有關情況十分輕微,「甚至可以說是微不足道」,認為以此為由控告較嚴重的「襲擊引致他人身體受傷」並無必要,裁定罪成不立,而裁定較輕微的交替控罪「普通襲擊」罪成。

辯方︰只「13秒參與暴動」 郭官︰「星星之火可燎原」

辯方大律師黎家傑求情時指,案發時整個香港充斥負面情緒,認為當時社會氣氛容易令人迷失,用錯誤方式表達訴求,希望法庭能以人性化層面看待此案,考慮被告當時的思想情緒。黎又表示,被告襲擊警員張金福只是短時間作出的行為,以此為暴動罪基礎的話,岑曉麟亦只是「13秒參與暴動」,比其他案例輕微。

黎家傑補充,建築物本身的標誌性只是判刑其一考慮因素,重申被告雖然作違法行為,但惡意意圖低,是次暴動不涉及武器,行為無預謀,客觀上「大家唔會預計控方第一證人(警員張金福)會喺轉角突然出現。」

郭官則認為,案發當日大批示威者聚集警總外,在人多擠迫情況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集結可衍生嚴重情況,這次只是「幸運地無造成更多騷亂。」郭官又明言,警員張金福當時獨自一人,不敢想像若被群眾制服後果如何。雖然明白示威者訴求是指警方執法不公道,但郭官指警總是法治的重要機關,示威者當晚行為是「嚴重挑戰法治」。

就本案案情,郭官指「不得不承認處理有困難」,因涉及暴動行為與以往案例有別,不是一般與警方對抗、掟磚、襲警等行為,或在同類案件算是輕微,判刑需作多方面平衡。不過強調案件仍有其嚴重性,尤其在警總外發生,情況比於旺角街頭作出同樣行為嚴重,指法庭不能忽略判刑需帶出之訊息。

控罪指被告涉於去年6月26日,在灣仔警署外連同其他不知名人士參與暴動;並於同日同地襲擊警員張金福,因而對他造成身體傷害。岑曉麟另曾於去年11月缺席聆訊,12月遭緝拿歸案及充公保釋金,他早前已承認未有按法庭指令依期歸押。報稱受襲警員張金福作供指右臉中拳致痱滋「爆咗」,出現疼痛。

被告岑曉麟暴動罪及交替控罪普通襲擊罪成,下周五(25日)判刑。

【案件編號:DCCC825/2019】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