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容不下三權分立的香港


三權分立,這個港人熟悉,學生從小就從課本中讀到的東西,近來受到特區政府和建制派頻密的挑戰和攻擊。教育局長帶頭插第一刀,指「在香港是沒有三權分立」,不論九七前的制度,至九七後根據《基本法》的制度,都不是一個三權分立的制度,強調「這些事實必須清楚在教科書中說出」[1]。建制派及港英舊電池亦不甘後人,指三權分立之說「不準確」、「政府過往一直沒有清楚界定三權分立」、「非常不好意思‥這麼多年我亦有責任。我們多年來做得不好,現在就講清楚。」[2]。最後特首自己扮演「真理部」部長,指「市民對三權分立概念有誤解,原因或是宣傳教育不足、有人居心叵測挑起矛盾,或有人對憲制認知不深」,並重申「真理會越辯越明」,而她所謂的「真理」就是:「香港政治體制是行政主導,並以行政長官為核心,希望以後社會不會再有關於香港有三權分立與否的炒作。」[3]、「從來就沒有三權分立」,就這樣把舊日香港價值和制度的核心打入天牢,等候秋決,不容任何異議。這樣急風暴雨式的打擊,究竟所謂何事?為何定要消滅三權分立?為何要在此時此刻消滅它?一權獨大後的香港將往何處去?

為何定要消滅三權分立?

其實從極權者的角度看,問題不是為何要消滅三權分立,而是為甚麼這多年來容忍它一直存在。現在回頭看,答案已很清楚,無論是名義上還是實際上,過去容忍三權分立留在香港,是出於戰略需要。無論是加入世貿,或是為了走資集資功能,都不能把香港舊有的制度破壞殆盡,否則世界各國也難以賣賬。但時至今日,美國對華政策急轉,戰略形勢今非昔比,利用香港作白手套和技術物資轉移的如意算盤開始打不響了,那還有需要保留三權分立這件裝飾品嗎?外交戰略方面的考慮當然重要,但最重要的還是對絕對權力的執著。近日已有論者指出,從2003年五十萬人遊行反23條立法開始,當權者的神經已被挑動,對港實行全面管治,根本早已在中南海議程之中。經濟利益和外國觀感是重要,但對比絕對權力,兩者立即給比下去。權力是黨的命根,回歸初期極權性格約隱約現,只是策略性收斂,到了關鍵時刻,本性仍是要顯露的。三權分立是法治與憲政的重要一環,對堅持要掌握絕對權力的黨來說,是砒霜毒藥,從來都是除之而後快,讓它續命至今,已叫寬容。

為何要在此時此刻消滅三權分立?

承接以上分析,極權選擇此刻廢去三權分立武功,重要原因之一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開始改變對華政策,從緊密合作變為防範,甚至圍堵。香港作為中國最重要的對外窗口,因此受牽連,外國給予香港的特殊待遇不再(不要相信廢官們的廢話,這些待遇人家愛給誰就給誰,不是靠甚麼基本法施捨的),金鵝不生蛋了,一早握在手中的刀就忍不住要砍下去了。但問題是,健康的雞才能生蛋,你不讓雞健康生活,牠下蛋功能受損,你反過來以此為理由,要把雞進一步改造,成為一隻科學怪雞(Frankenstein Chicken),還把一切外間的勸喻、警告當作別有用心的陰謀,這不是極度偏執和自卑的怪雞心理嗎?要雞多生蛋其實不難,只要農場主人心理正常,不要時常以為別家農場不安好心,又或不是終日作「農場堀起」的夢,自己農場裡的走地雞能如往常生活,仍吃往常飼料,牠們自然安寧,生蛋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這樣的道理,極權者其實豈不心知肚明?現在決心製造怪雞,只表示他已經下了決心,要一錯到底,甚至不惜把這顆東方明珠毀掉,也要做他心中最偉大的極權實驗。他就是不信邪,那怕要這個城市陪葬。因此,選在此時此刻廢掉三權分立,其實是一種意識形態上的宣戰,要正式向全世界宣佈,要把舉國極權體制行到底,包括先前幸免的香港!換言之,在極權者眼中,這已經不是一時的策略和權宜考慮,而是長遠管治方式的根本改變。

一權獨大之後

一權獨大的後果,其實不用想像,因為過去一年我們已切實經驗得到:警權獨大,不受制衡;行政機關權力全被架空,所謂特首只是傀儡一名;言論自由只剩幽閉空間;最近甚至連買賣股票獲利也被扣上莫須有罪名,而這一切大概還只是往後黑暗的起始點。香港這艘「撞進了冰山,捲上了急灣」的船正在下沉,而它是否會一沉到底,還是尚有生機,能再看見「白雲搭上一片藍」?[4]歷史只有向前,折返不是選項,既然連風衣救生衣也破了丟了,面對茫茫前路,除了逆風而行,闖出新路,我們也大概別無選擇吧!

註釋:
[1]明報:楊潤雄:港沒「三權分立」 須在教科書說出
[2]now新聞:范徐麗泰:政府過往一直沒有清楚界定三權分立
[3]蘋果日報:【三權分立】林鄭稱行政主導「真理」越辯越明 涂謹申斥唔老實:擺明改寫歷史
[4]取自Rubberband的《發現號》歌詞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