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視像教學點滴:課室內不存在的體驗


【撰文:黎金志老師@HK Educators' Club】
Edu Insights #0036
 
2020,病毒肆虐,令香港教育界翻天地覆,亦曲線開啟了視像教學元年。
 
25/1,教育局宣佈全港學校延長農曆新年假期,師生即時進入戒備狀態。延長假期→最早2/3復課→不早於20/4復課→27/5分階段復課→13/7提早放暑假→1/9開學不開課,種種消息的潛台詞是:老師!繼續接受鏡頭前的挑戰吧!
 
筆者認同防疫的重要,保持社交距離是一種無奈。今次,想分享一下半年來進行視像教學的點點趣事。
 
停課初期,面對範式轉移的突襲,確實令師生措手不及。筆者算是比較幸運的一群,平時對數碼科技有興趣,不至於手足無措。然而,整天呆坐桌前,對着冰冷鏡頭,確實難禁自閉感覺。螢幕前數十「格」人頭,數十張面孔身處數十個空間,既參與同一課堂,又(可能)同步忙著任何事,電腦裡外都在Multitasking。
 
網上教學增加,首見的轉變是設備越來越多:最初使用電腦附設小鏡頭,不夠清晰,嗯!轉個高清鏡頭;燈光不足,嗯!買個網紅自拍燈;聲音不動聽,嗯!換個專業靚聲咪,日漸泥足深陷而不自知,家中設備好比網紅。回心一想,設備是為滿足教學需要還是購物慾望?
 
寫到這裡,想分享幾個小片段:
 
為回應學生的作息時間,中六級課堂往往安排在中午以後,越接近文憑試開考,同學的心情便越緊張。記得開考前一晚,同學紛紛要求筆者「開live」,就此,「深宵特訓班」便應運而生。由凌晨兩點無間斷上堂至七點,確實是筆者的第一次。這種抱佛腳方式下,重溫知識固然重要,然而更大的價值是一眾同學相互無聲的鼓勵、共赴戰場的支持。

|那夜,同學付出了體力,增加了動力。

另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是家人的亂入,有一次在鏡頭前與同學討論家庭關係,我舉例:「你細個嘅時候唔介意俾阿媽剪頭髮,到你而家十五六歲,仲肯唔肯俾阿媽剪?」突然網絡另一邊傳來一把中年女人聲:「我噚日先至幫佢剪完,剪得好好㗎!」那刻嚇然提醒我:網上教學的天空比所想的更大更闊。那節課,「阿媽」成了一眾同學的訪問對象,她訴說與兒子的相處心得,同學們都聽得津津有味,這「嘉賓」代我帶出了許多人際關係課題,引發討論。

|那節課,教學進度落後了,然而互動、交流、討論卻比實體教材更富效能。

最令筆者印象深刻的,是一個跨地域的意料之外:我有些學生來自巴基斯坦,停課前已飛回老家,礙於交通因素一直未能返港,學習全靠網絡。以致筆者的影像每天也出現在伊斯蘭堡的螢幕。上課時,偶爾會引來一班當地青年「觀課」,他們當然不明白我的說話,只是時而歌唱、時而跳舞,造成一定滋擾,不免令我頭痛非常。不久,這班路人甲乙丙與香港的學生逐漸混熟,彼此雖有語言隔閡,卻能建立獨特的溝通生態圈,課堂成了虛擬交流團。筆者趁機順水推舟,組織一次傳統文化交流課,兩地青年各展示傳統食品/飾物/玩具,全情投入,眼界及笑口同時大開。

|抓緊教學科技集散、廣播的特性,便能創造獨特經驗,重新演繹課堂。

停課以來,老師難免抱怨課時不足、效能下降,視像課堂障礙處處、事倍功半。這些都是不爭的事實,然而在這種百年一遇的境況,嘗試把思維稍稍鬆開,往往能發掘出許多個意想不到,造就師生疫下獨有的經驗。
 
今時今日,學生要獲取知識,老師已非必須品,在教學過程中傾向中介人,然而在師生關係、情感支持、創造體驗上,老師依舊是不可取代的角色。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