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動搖三權分立,就保不住一國兩制經濟繁榮!


由教科書修訂內容引發的「三權分立」爭拗,一如去年的逃犯修訂條例,最初由教育局局長楊潤雄發難,繼而有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和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先後加持,最後中聯辦及港澳辦一錘定音,大家恍然大悟,原來有中共幕後操控的把戲。政治目的清楚不過,就是要具體落實當年港澳小組組長習近平來港視察的主張,要求香港三權合作,管治香港。 

1997香港回歸時發放的新聞資料,曾白紙黑字寫明香港政府體制為三權分立。資料圖片

 「三權分立」是維持香港五十年不變的核心價值,也是建立和維繫港人對主權和治權回歸中國後的信心所在,對維持香港穏定繁榮至關重要。雖然「三權分立」 並無白紙黑字寫在《基本法》的條文上(所謂「行政主導」 同樣沒有),但根據當年身屬草委的李柱銘的憶述,草委會曾經有意在《基本法》條文上寫明,但國家領導人鄧小平反對,認為香港與西方國家不同,不會照搬民主國家的「三權分立」政治制度,但「分權分立」、「互相制衡」的原則和精神,卻通過《基本法》有關行政、立法、司法機關的權力規限的條文充分體現,確保各自權力獨立,互相制衡。行政機關必須遵守法律,向立法會負責;立法會通過的法案須經行政長官簽署、公佈,方能生效;法院獨立進行審判,不受任何干涉。

回歸後,終審法院李國能、馬道立及高等法院首席法官陳兆愷亦先後公開發言,申明香港司法獨立,三權分立。在梁國雄司法覆核曾鈺成一案的審理上,法院裁決不受理,原因也是尊重三權分立,司法機關不會干預立法會的決定,而中央從未就上述的發言和判詞提出異議。

可是,回歸之後,香港的「三權分立」 的情況卻隨著中港矛盾的逐漸惡化而每下愈況,不斷受到蠶食。最先遭殃的是權力相對最弱的立法會。由於中英雙方在最後階段未能達成直通車協議,中共強行推出臨立會一年,推翻不少港英管治時期立法局通過的決定,例如取消勞工的集體談判權及恢復公安條例。回歸後,中央通過中聯辦大力扶持及資助建制派操控立法會,早已是有目共賭的不爭事實。2003年七一大遊行後,廿三條立法失敗,民間反對聲音擴大,中央成立法澳協調小組直接領導港澳工作,中聯辦乘機坐大,曹二寶公然倡議成立「第二管治中心」,每次立法會選舉,中聯辦台前幕後出錢出力,協調、指揮和操控立法會選舉,甚至配票,以至在重要法案表決時,由中聯辦發出指令投票,也是公開的秘密。至此,建制派佔大多數的立法會已淪為傀儡議會,只佔關鍵少數的民主派除了消極抵制、負隅頑抗外,根本無所作為。何況,立法會在權力上既不能提出涉及公共開支的法案,在民主派勢孤力弱下,亦無法否決政府提出的法案和預算案,所以實質上立法會已淪為橡皮圖章無異。

香港97回歸時,由於中英雙方在最後階段未能達成直通車協議,中共強行推出臨立會一年。(資料圖片)

行政機關行政長官以「行政主導」為由的大權獨攬下,自董建華主動要求釋法,干預終審法院就「居留權」的裁決,已立下壞例,干預司法獨立。梁振英上台後,更變本加厲,竟濫用權力,向司法機提出訴訟,干預立法會的獨立自主,迫令立法會主席梁君彥以宣誓形式違反《基本法》規定為由,DQ多名立法會議員。到沒有最差、只有更差的林鄭月娥上台,更每下愈況,經常繞過立法會作出重大政策決定,甚或先斬後奏,用「先通過、後審議」的方式,強行通過惡法如「蒙面法」,收緊社會大眾的自由權利。

今次的風波,矛頭直指一直相對獨立的司法機關。官方強調香港「 從來沒有司法獨立」的言論,只是製造輿論,配合中共和土共幕後策劃對司法機關的打壓。兩份左報和親中網媒先後公開點名批判被指「放生黑暴」的「毒官」 何俊堯,否定「疑點利益歸於被告」的審判原則;建制派議員周浩鼎、葛珮帆叫囂政府及司法機構研究設立量刑委員會,向法庭建議針對某類刑事案的量刑指引,公然干預法官的獨立裁決。七月六日在一個全港裁判官出席的司法機構會議上,高院法官黃崇厚基於司法獨立原則,發言提醒法官在撰寫判詞時,必須要持平中立,不應表達個人的政治立場及意見,需根據相關案件的案情及證據,作出公正及客觀裁決,用詞不能渲染和偏頗,更不應加入個人的觀感,竟有人匿名向左報揭發,後者借題發揮,大事抨擊黃崇厚以及只在場列席沒有發言的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明顯施壓迫其就範。

建制派議員葛珮帆及周浩鼎建議設立量刑委員會,公然干預法官的獨立裁決。

上述種種,顯然是有組織、有計劃、有部署的向司法機關施壓,針對個別法官,企圖迫令所有司法人員就範,要法律為政治服務。這不僅是對法庭的侮辱,更打擊司法機關的威信,除了是不折不扣的干預司法獨立,也涉及藐視法庭的罪行。  

這種公然干預司法獨立的言行,明顯違反「三權分立」 的原則和精神,破壞行之經年有效的制度,直接戕害「一國兩制」,是非常危險的做法。香港已經行政霸道、立法跛腳,如果連碩果僅存的司法機關亦不能維持司法獨立,刑事裁決要按照政治標準辦事,以符合所謂三權合作,那麼香港賴以成功和締建今天經濟繁榮的核心價值自由與法治便被徹底摧毀,蕩然無存。香港勢將一無所有,「一國兩制」 也就真的名存實亡,從此一去不復返,而香港的經濟繁榮也肯定不保,要維持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幾稀矣!

際此風雨飄搖時代,香港生死存亡,繫於一念之轉,當權者還不臨崖勒馬,只會追悔莫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