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12被扣港人】廖子文哥哥:好擔心好無助 港府不願理會 只盼當局讓弟致電報平安


12港人上月涉非法越境被中國海警截獲,目前仍扣留在深圳鹽田看守所,至今29天音訊全無。保安局長李家超昨接受傳媒訪問時稱,12名港人全部按當局提供律師名單「揀選」代表律師,即官派律師。家屬事後發聲明,表示感到錯愕嘩然,又指已多次表明拒絕「官派律師」,促請當局立即讓家屬委託的律師面見被拘留者。

其中一名被捕者是現時18歲的廖子文,其胞兄廖子杰接受眾新聞專訪時說,相信弟弟不會自行聘請律師。剛剛過去的8月29日,是廖子文的生日,以往一家人都會外出吃頓飯慶祝,但今年弟弟只能在鹽田看守所渡過。

子杰眼中的廖子文,為人「硬頸」,總愛收藏自己感受,讓人感覺自己很硬淨,願意路見不平挺身而出。與弟弟失去聯絡的這29天,子杰總會憶起那些兒時往事,想著那個愛哭鬧、會保護哥哥的小身軀。子杰現在既擔心又無助,每晚只能睡上兩個小時,他說父親跟弟弟的性格很似,口裡說著不擔心,卻每晚喝酒,翻著舊相片獨自哭泣。

子杰認為,被拘留12人都是民主運動人士,所以港府才不願理會和不積極跟進,他試過致電入境處、駐粵辦等,均求助無門。現時不奢望一家人今年中秋可以團圓,只是希望當局至少讓弟弟撥一通電話,能夠報一聲平安,以解思念之苦。

採訪:周滿鏗

拍攝剪接:莊曉彤

哥哥子杰今年23歲,比弟弟子文大5歲,小時候弟弟愛黏著哥哥,為人性格爽直,願意路見不平挺身而出。

我細個嗰陣,俾年紀大的人『恰』,佢(子文)直接用單車撞佢。試過有一次,我同朋友出去玩,跟住話唔帶埋佢,佢然後就喊,仲話要報警話我唔帶佢出去,當時佢6、7歲,哈哈。

子杰自16歲便出社會工作,雖然少了時間與弟弟相處,但雙方至今也不乏聊天話題,「咩嘢都可以傾,講下佢女朋友,講下我女朋友,時事都講下。我同老豆關係唔太拘謹,比較和諧,呢排都真係會講下政治,因為爸爸又係到講。」

雙親近年離婚,兩兄弟與父親同住,與母親一年只見一次面。子杰說,去年反修例運動爆發初期,父親本身「偏藍」,一家三口就經常因社會事件而爭吵,當父親與子文吵架時,哥哥就擔任中間人調解,向父親解釋每件事背後的來龍去脈。他認為,直到子文被捕後,父親態度開始有所轉變,「又變返黃黃地,佢係支持我細佬,支持他的理念,但都係那句,唔想出事嗰個係佢。」

去年9月30日,廖子文被警方控告串謀意圖危害生命而縱火,當時他正就讀中五。哥哥形容,子文本身學業成績不錯,全班排頭10名之內,亦曾說過希望將來考進大學,但自子文被捕後,哥哥便察覺到他情緒變得低落,無心上學,駐校社工告知他胞弟的情況,才得悉子文成績大跌,排名甚至跌至全班尾幾。「佢嘅情緒......我聽爸爸講,佢有少少喊,於是同佢傾兩句,同佢講唔洗咁擔心件案。」說到這裡,訪問期間總帶著靦腆苦笑的哥哥,也停頓了半刻,然後慢慢道:

尊重佢做呢樣嘢,但有時自私咁諗,希望被人拉的唔係佢。

在這廿多個難眠夜裡,可有哭過?「有都唔話你知。」哥哥跟弟弟,或許兩人其實很相似。

子杰說,父親口裡說不擔心,卻見到他每晚喝酒,翻起舊相簿哭泣,相片為子文一家人小時候回母親家鄉的合照受訪者提供

今年年初爆發武漢肺炎疫情至今,街頭運動漸漸冷卻,但哥哥說,子文的學業情況未有好轉,亦沒有主動找他傾訴,哥哥認為是因子文個性怕麻煩和連累他人,「佢唔想因為自己的事,怕連累到人,好多嘢都收收埋埋。」

直至8月23日離開前幾天,哥哥說子文生活如常,僅記得有天工作時突然收到子文來電,但當時仍不以為意。

佢打電話問我做緊咩,又話好好照顧爸爸,我話好、好,但因為那時太忙,就話『得啦,返來再講』

哥哥當晚深夜回家後,子文已經熟睡,未料那次通電,卻成為兩兄弟至今最後一次溝通。

兩父子盡是擔心和無助,直到8月28日,有警察上門向他們交了一封由內地當局發出的《港澳居民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情況通報表》,聲稱子文8月23日被廣東海警截獲,涉偷越國(邊)境案,正被深圳公安局拘留於鹽田看守所,兩父子才得悉事件始末。翌日,立法會議員朱凱廸主動聯絡家人提供協助。

父親試過致電到《通報書》上內地當局的聯絡電話,對方僅提及子文在拘留所,沒有提供更多關於子文的訊息。之後哥哥又多次致電予入境處和駐粵辦,對方的回答均不置可否,「兩個答案都差唔多,我記得係問可唔可以唔要官派律師,佢話唔係好清楚,問返內地(駐粵辦),打去內線又唔聽,打咗一、兩次就無打。」

8月28日,有警察上門向他們交了一封由內地當局發出的《港澳居民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情況通報表》,聲稱廖子文8月23日被廣東海警截獲,兩父子終得悉事件始末。莊曉彤攝

父親託內地親戚找律師,他亦另外委託律師,預計下星期能取到公證文件,但估計情況如同其他家屬的遭遇,同樣會被拒探視,「其實多數係(無作用),無理由我咁特別。」對於港府及內地當局聲稱當事人全部已經委派律師,他相信弟弟不會自行聘請律師。

現時入境處等部門只是告訴他,可以將信件送上內地,至今沒任何新進展。哥哥直言,擔心子文在內地會不公平的對待,例如被打等,已不奢望可以馬上與弟弟見面,只希望當局讓弟弟能夠撥一通電話,報一次平安。「如果最好的話,梗係香港政府接返落來受審,落返香港,家人可以見佢,但依家聲又聽唔到,樣又見唔到,人又唔知點……如果唔得的話,都係打個電話落來,『我係鹽田,唔好咁擔心』,等我哋可以求個安心。」

9月12日,6名被扣港人、共13名家屬首次公開見記者,並提出四項要求,包括拒絕「官派律師」等,但廖子文的家屬沒有出席。資料圖片

上周六(12日),6名港人家屬首次公開見記者,提出4項要求,包括拒絕「官派律師」,讓家屬委託的律師面見被拘留者、提供合適藥物、准許被拘留者致電家屬以及要求港府將12港人由中國大陸接回香港。子杰說當日因工作太忙未能請假,沒有出席記者會。他說,母親因政見不同,曾極力反對幼子參與社會運動,子文出事後,母親沒有幫忙,而父親則傾向低調處理事件。

港府在家屬記者會的翌日(13日)回應,僅稱「尊重並不會干預其他司法管轄區的執法行動」,哥哥對於港府會出手相助感到悲觀。「佢(港府)好明顯唔想理,我唔知會唔會因為佢哋係民主運動人士,可能係咁」。同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亦在Twitter指被拘12人是企圖將香港從中國分裂出去。哥哥表示:「好唔關事,好唔make sense,明明係好明顯的普通偷渡,點解可以話佢哋係分裂國家呢,有咩原因呢?唔係佢哋諗就得架嘛,佢哋又無實際上做啲咩。

與弟弟失去聯絡的第29天,哥哥只有簡單一個心願,就是再聽到子文的聲音,簡單報一聲平安。周滿鏗攝

哥哥選擇高調接受訪問,父親的態度卻截然不同。《明報》上月曾報道,廖父表示不擔心兒子在內地拘留時會被不合理對待,引用多名親友指現時內地「很文明」,「上面啲公安可能好過香港(警察)。」廖父也說過,「應該始終都要坐監,等佢受下教訓先囉」。

但子杰向記者解釋,其實父親實際上十分擔心兒子,父親這樣說只是希望透過稱讚內地公安,令兒子有更好待遇,「如果唔係佢唔會喊,日日拎相簿睇,其實佢好掛住(子文)」、「(父親覺得)讚下內地公安,會唔會對個仔好啲呢?上面睇到報道可能會對個仔好啲。」縱然兩父子有著不同做法,但同樣的是,都是出自那份對於摯親的關愛。

以往每逢過時過節,哥哥說,一家人都會外出吃飯,簡簡單單已心滿意足。今年他最大的願望,是一家人可以一起食月餅,但成真的機會已是微乎其微。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