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觀

終院法官以腳投票 國安立法震散司法


 楊健興【香港這一天】結集

政府周五(18日)公布特首林鄭月娥自本月 2 日起,撤銷終審法院外籍非常任法官施覺民(James Spigelman)的委任,所謂撤銷,只是技術上的說法,簡單的事實是,施覺民原本任期2年後才結束,提前「劈炮」,沒有解釋原因,但根據澳洲廣播公司記者 Stephen Dziedzic 在 twitter 表示,已向施覺民確認,他辭任與北京通過國家安全法的內容有關。特首辦沒有補充,但假如報道屬實,施覺民辭任是向國安法下香港的司法獨立投下不信任票。

國安法通過並隨即實施後,法律界人士已公開對部份內容表示憂慮。7月中,身兼英國最高法院院長及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韋彥德(Robert Reed)發聲明,表示關注港區國安法部份內容,並指英國最高法院的法官會否繼續在終院擔任法官,須視乎香港能否維持司法獨立及法治。而英國最高法院按現行機制會派出2名法官來港出任非常任法官,不過,早前英國最高法院前院長何熙怡退休所產生的空缺尚未替補。韋彥德法官當日聲明隨即被親中人士批評,甚至提出可由本地法官代替。

國安法實施未到3個月,不少法律和司法界人士可能仍抱觀望態度,但近月來的事態發展,並未能消除相關疑慮,反而越來越清楚,一場針對司法的政治運動正在升溫,包括將基本法保障的司法獨立抹黑為「司法獨大」,意思明顯要「撥亂反正」。林鄭較早前公開聲稱,「香港沒有三權分立」,強調行政主導制度下,特首是核心,亦有衝著司法的味道。

林鄭和官員雖然仍強調司法獨立,特首不干預法院裁決等等,但香港政治體制走向特首獨裁管治模式的趨勢越來越明顯。一方面,國安法內條文對香港法院對案件的管轄權、委派法官,以至制衝國安人員執法、搜查權力都有限制,另一方面,來自社會對司法機構和法官的攻擊亦有增無減,司法機構四面受敵,要求為政治服務的壓力不斷增加。施覺民辭任是清楚警號,不排除陸續有法官「跳船」。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較早前回應時,不認為委任外籍法官制度會有改變,因為基本法已有保障。 終審法院設外籍法官是按97前中英協議規定,在基本法內清楚列明,目的是要令本地和國際社會、投資者放心,香港在一國兩制下仍實行普通法、法治、司法獨立。張建宗保證外籍法官制度不變意義不大,事實說明一切,香港實施國安法等因素對法律和司法制度帶來嚴重衝擊,外籍法官失去信心,以腳投票,受損的是香港。

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Kemal Bokhary)6月接受眾新聞書面訪問時表示,法治風暴已全面爆發,可謂不幸言中。月初,終審法院前法官烈顯倫以「是時候緊急改革了」為題投稿中英文報章,文中多番批評法院,包括斥法院持續讓公共利益屈從於個人權利的主張、幫助創造出導致過去一年街頭混亂的社會環境等,為親中建制派提供彈藥,製造輿論壓力,要求改革司法,成立監察司法委員會、量刑委員會等。

國安法殺傷力大,但能否震懾反對政府聲音成疑,隨時先震散司法制度。司法獨立不保,不但外藉法官走,投資者走,走得都走。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