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政治風雲下的教育危機


【撰文:素心】

面對管治危機及港人身分認同等問題,特區政府以威權主義的作風和「介入治療」的手法「文攻武衛」,期望收復人心、重振香港的氣象。它的成效如何,且容後再議,可惜教育界首當其衝,承受沉重的壓力已成為不爭的事實。
 
教育局趁基本法頒布三十周年,向全港中小學提出一系列活動建議,期望加深學生對基本法的認識,提升國民身份認同以及國家安全意識。活動日程包括「基本法頒布紀念日」、「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國慶日」、「國家憲法日」及「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活動形式方面,屬於認知範疇的有事項闡述、專題講座、小組研習和問答比賽等;屬於情意表達的有升國旗區旗、奏唱國歌,以及標語、作文、短劇、海報設計等比賽活動。
 
此外,教育局將會頒布港區國安法相關的教材和課程大綱,局長楊潤雄表示不論教師的立場如何,都有責任帶動學生了解國安法的精神及其影響。
 
就當權者而言,這是理所當然的任務,但從教育角度來看,這是社會和政治議題植入課堂的舉措,與先前引起熱議的歷史科試題事件及通識科課程設計問題,應該一視同仁,接受專業的審視和制約。

「學統」、「政統」、「道統」的辯證關係

為了凸顯問題的意義和嚴重程度,下文謹以粗淺的理解,借用新儒家學者牟宗三先生「學統」、「政統」、「道統」的概念(註1),檢視當權者的應對之道。
 
「學統」是探索求真的價值系統,就實踐而言,是學術研究和教育傳承;「政統」是開明管治的價值系統,就實踐而言,是政治和社會事功。這兩項其實是新文化運動的重要課題──科學與民主,至於「道統」,是道德宗教的價值系統,就實踐而言,是信仰和倫理教化。
 
這三個價值系統既互相制約,又彼此成全,但各有其獨立的文化功能。
 
以學術和教育為例,探求真理的科學實驗及科技應用都會設定倫理底線。因此,許多關於生物實驗、基因改造、複製生物甚至人類的議題仍然有所制約,不可越軌。而一個文明的政府處理這些課題時,必須容許學術界及民間有開放的討論空間,以學統引領政統的實踐方向。
 
以政治和社會事功為例,要處理疫症橫行的危局,必須參考建基於科學的調查研究,再考量普世價值、族群意識、民間風俗和社會的承受能力,制訂合情合理的防疫、抗疫措施。
 
以信仰和倫理教化為例,要實踐某種核心價值,須與理性的科學兼容,建基於尊重事實的客觀論述,以及在生活上制訂與政治和社會狀態相應的規程和指引。回顧歷史,世界各大宗教及倫理系統都因應世情在不斷演化中,它們與科學求真的「學統」和社會制度的「政統」之間的互動關聯非常密切──歷史例證如基督教、回教、佛教的延伸發展和不同時代儒家學派的興替;眼前的例證如疫情嚴峻之際,宗教也必須遵守「限聚令」,停止教堂的神聖活動。

當「政統」、「道統」介入「學統」……

以教育操作解決管治危機和身分認同問題,也許是某些政權的慣常伎倆,但兵行險着,整體社會為此而付出沉重的代價:
 
首先是對教育專業的衝擊。教育的重要使命在於啟發思考、讓學生發展才華個性並以去蕪存菁的原則傳承文化。它不同於洗腦,關鍵在於強調獨立思考──「吾愛吾師,吾尤愛真理」(註2),「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註3)。而教統局提出上述的活動建議,期望在學童的心裡植入某些價值觀和行為規範。那些價值觀和規範在當權者而言是不可挑戰的金科玉律,天下蒼生只能服從遵守,不可存疑抗拒。那些所謂「活動」和「教材」,其實只是個別「倫理教化」主題的枝節延伸,如果但求立「功」,虛應故事,會淪為洗腦文宣,結果蠶食了教育專業的含金量,把它變成浮誇的劣幣。
           
其次,舉辦那些活動之後,學生的反應和「受教」程度一般會呈現「常態分佈」,學校要輔導那些跟不上「大隊」的學生嗎?在當前社會撕裂的情況下,這些課題的「學習」差異會不會令學生之間產生芥蒂?學校要不要將學生對那些政治課題所持的立場和積極程度附註在成績表的「操行」裡,作為升學就業的參考?政統和道統的介入,很可能令學生養成壓抑自我、表態效忠的虛偽性格,違反教育的基本精神。
 
再者,預設立場,以當下的政治需要令學生提前處理一些未達其認知程度的課題,會墮入揠苗助長的陷阱。試想,對小學生和未讀過當代史的初中生怎樣解說「南京大屠殺」?校方在活動過後要不要做情緒輔導?事隔大半個世紀,檢視抗日戰爭的歷史只突出「大屠殺」這個重點合情合理嗎?它成為國民教育的熱點會不會與中日外交角力有所牽連?如果這個話題因為巨大的傷亡數字令人震驚而值得關注的話,那麼與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相關的日子不是更值得警醒國人,好好愛惜這個飽歷災劫的祖國嗎?
 
此外,那些活動建議中的標語、作文、短劇和海報設計比賽,都是贊同主題理念之後的演繹,屬於表達技巧的發揮,就本質而言,變成了政令文宣的外判工程,與教育專業無關,甚至與其精神有所牴觸。

「教化」與「教育」的分野

對族群的身分認同及責任承擔屬於情意範疇的表現,能促進這些表現的,是潛移默化、化民成俗的「教化」。與此相比,「教育」則著重有跡可尋的理性探索、個性發展和文化傳承。「教化」通常以不著痕跡的方式達致薰陶感染的效果。建立歸屬感的主要元素是當權者的政績、人格風範和社會生活的集體記憶。如果這三個元素都能令人感到親切融洽而且對明天抱有希望,自然與族群建立血濃於水的關係,在「她」蒙難的時候依然不離不棄,甚至獻身保護她、成全她。

將道統教化變成學童的任務,在疫情反覆、上課不便之際,強推到課程已經壁壘森嚴的校園裡,請問當權者,你們真的忍心嗎?

後記

「政教合一」、「作之君,作之師」是何等神聖的管治理念,不過它的前提是──你必須是聖人,或者柏拉圖筆下的哲王。
 
請恕筆者沒有尊稱「您」,因為在開明的社會裡,不管你是萬乘之君、一品大員,還是前呼後擁、隨聲唱喏的官差衙役,都不過是接受監察、有待考績的「公僕」而已。
 
掌管教育的,何嘗不然?
 
至於教育工作者如何在學統、政統、道統之間堅守專業精神,是另一個沉重的課題了。

註釋:
 
1.     牟宗三 〈略論道統、學統、政統〉

2.     「吾愛吾師,吾尤愛真理」:亞里士多德的名句。

3.     「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見《禮記・中庸》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