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褚簡寧:唔係我變 係香港變咗


曾幾何時,褚簡寧在《南華早報》的專欄文章,曾是港人講地、香港G報等建制媒體的摯愛,他挖苦民主派的文章由英文被翻譯成中文,再選出一兩句精句製圖,藍絲在群組轉載個不亦樂乎。

曾幾何時,褚簡寧與《南早》高層雲丹・拉圖(Yonden Lhatoo)及移民加拿大的盧綱(Alex Lo),並稱《南早》「三寶」,三人專欄語不驚人死不休,挖苦反對派及批評西方國家雙重標準,是常見論調。

然而,經歷《逃犯條例》風波及去年連場示威,褚簡寧文章中的論調幾乎180度改變,公開鬧爆林鄭「雙手沾滿鮮血」,直指中央通過國安法是「恐懼治港」(rule by fear)。有人在Twitter甚至講笑問:褚簡寧真人去咗邊,係唔係被拐走?

褚簡寧爆住粗受訪:「唔係我變,係香港變咗、係中國變咗。」

褚簡寧早前接受網上媒體《灼見名家》訪問,其後被該網讀者大罵外國勢力、為何不先關心印度,連《灼見名家》都要表明立場捍衛言論自由。褚簡寧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尤其粗口),卻不會看中文字,樂得不和藍絲筆戰。林勵攝
 

Michael Chugani,褚簡寧,是香港土生土長的印度裔資深記者。他在回歸前任《南華早報》記者,也曾替《南華早報》和《信報》做駐美記者,其後歷任《虎報》編輯及《東快訊》總編輯,回歸後回流香港,擔任亞視英文台總編輯及時事節目《Newsline》主持,亞視清盤前轉到無綫主持時事節目《清心直說》。

他的記者履歷,用英文說,就是speaks for itself,不證自明。美國1992年訂立《美國香港政策法》,是他獨家報道,當時訪問現任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談了半小時,然後在國會大樓用收費電話,分別打給《南華早報》和《信報》用電話「讀」稿給編輯(當時香港已晚上10點、11點,《南早》前總編輯劉志權做編輯年代幫他「收料」),就是翌日的頭版。

那是記者的黃金時代,這位資深政治記者如是說。

可是他寫的文章在英語圈子曾經頗受非議。他支持前特首梁振英限雙非、限奶令等政策,被標籤為梁粉。他在2015年贊成政改袋住先,因為強硬路線下北京不肯鬆手。隨意點開《香港G報》,2017年七警案,他在《南早》專欄質疑民主派看看歐美情況,《G報》配上標題:「泛民稱7警案反映『警暴普遍』?褚簡寧:我向他們豎中指,試去歐美搞佔中睇吓警察點做!」。

2018雙學三子終審法院判刑,《G報》再翻譯他在《南華早報》的專欄:「放生反東北友 厚待雙學三犯 褚簡寧質疑法官同情暴徒?」

2014年佔中爆發,褚簡寧在禮賓府訪問梁振英(新聞處上載訪問片段)。圖中可見當時新聞處處長聶德權(右邊靠牆站立者)監場。受訪者提供
 

踏入2019年,逃犯條例爭議,褚簡寧強烈質疑政府處理不當,團結民主派。有人誤以為褚簡寧兄長毛漢10月底被水炮車噴中,令褚簡寧「變黃」。其實早在去年3月中,他在《信報》專欄劈頭第一句說,「如果特首林鄭月娥仍有常識,就應該立即撤回思考不周、與中國的引渡安排。林鄭與官員越為方案辯護,就越將全球焦點放在大陸惡名昭彰的司法體系。」

6月兩次大遊行後,他在《南華早報》專欄批評林鄭說聆聽民意已經太遲,而北京更加應該「放手」。「北京要明白,香港不是西藏或新疆。自由在香港人的血液當中。要贏回港人,北京必須放手,必須重啟民主改革。我們到了一個地步,越採取鐵腕手段引起更大的反抗。」

在《南華早報》和《信報》批評政府力度之大,其他專欄可謂望塵莫及。有趣的是,他仍在大台教英文,做主持。

立場改變之大,幾乎近月多次訪問都有提及,唯獨他嚴守尺度,不評論其他專欄作家評論或傳媒立場,只說自己。

褚簡寧說去年逃犯條例爭議對他改變最大,因為香港變成今日如斯田地,出自一句:睇唔過眼。

「200萬人出嚟(遊行)唔睬、都要過,黑衣人就出來,黑衣人唔係自己create,係林鄭create出來,後尾我180 degree turn。呢個政府如果200萬人和平走出都唔理,就係你啱晒、我哋錯晒咁,我真係覺得好難好難接受。」

「起碼(2014年)佔中時候,梁振英由得你坐係度,跟住等到攰喇、悶喇,就自己走、攞左injunction出來。依家唔係,警察出來扑人、亂拉人,我真係睇唔過眼囉。呢個係我嘅香港,無理由搞到咁。所以我就change咗,因為你force咗我change。」

褚簡寧在《Newsline》提問明快,可是他說香港政界受訪者好boring,尤其官員多做錄音機,不如港督彭定康等有人性化答案。圖為他2014年訪問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訪問片段)。受訪者提供

褚簡寧2014年在中環贊善里附近住,不時走落金鐘佔領區觀察,但從未好似去年示威期間如此感觸,形容如今後生仔真切感受到「香港無得救」之痛。

他近年搬到將軍澳住,貪近電視城方便錄影。近去年11月,科大學生周梓樂在將軍澳尚德邨停車場墮下,延至數日後不治。褚簡寧現時家住將軍澳,家中客房對正涉事停車場,每月悼念一開催淚彈,褚簡寧就落樓。

周梓樂不治後,過千人在現場悼念及獻花,褚簡寧當日錄影完到場觀察,一面傷感,與行家大罵林鄭滿手鮮血。

「林鄭、警察話這些(悼念人士)是恐怖份子,rioter,這些是rioter?你有無看過擺花的人,係唔係rioters? 」

他說自己在去年8月示威開始「落場」,近距離觀察示威者與警方博弈,及與年輕人交談,不像某些編輯和管理層在newsroom隔空看直播、指點江山。

「我寫column,做節目,只係靠睇電視,你無咁嘅feel,寫唔到。所以要自己親眼睇,親眼睇係唔係有外國勢力。」

褚簡寧越講越嬲時,粗口便橫飛。提到林鄭月娥早前接受鳳凰衛視專訪說要在教育及公務員管理及憲法觀念上撥亂反正,便即時火起。

「林鄭呢個人,得佢啱晒,個個都錯……幾X時輪X到你rectify(糾正)個社會,你又唔係人哋選出來。Rectify這些字眼是大陸、中國共產黨用的,香港不用。你有無見過父母帶小朋友出去示威,因為不想香港咁樣。你想rectify佢?佢要rectify你(政府)啊!」

2003年《基本法》23條立法,褚簡寧也曾經質疑美國剛在9.11事件訂立《愛國者法案》、卻來批評香港立法,做法雙重標準。

褚簡寧解話說,當時是因為覺得美國突然愛國主義先行,當阿拉伯地區的人是做恐怖份子,質疑《愛國者法案》就被質疑不愛國。

如今重看事件,他承認當時錯用類比,因為當時美國剛經歷恐怖襲擊,但香港2003年並無安全風險,蘋果不能與橙相提並論。

他反問,「Patriot Act有無用過嚟商場拉人唱歌?Wisconsin燒美國國旗,有無用國安法來拉人,無啊嘛!香港你話五大訴求都拉,唔好compare。美國國安法係真係protect國家,不會stop你個freedom of speech,如果你真係害國家先拉你,警察唔會話示威就可能犯Patriot Act,佢地唔會咁X蠢㗎!」

褚簡寧形容,最差的情況是香港永遠都無protest,但港人的不滿只是暫時被國安法壓下,日後有一日再次爆發出來。

那離開,是否他的選擇?還能不能寫下去?

訪問的咖啡廳播著Bon Jovi的Always,褚簡寧快人快語說今日的答案是會留下,可是他熟悉的香港已積重難返。

如果差到一個地步,是我再接受唔到,我的良知會驅使我走。
You can’t say whether you’d write on, it’s whether people will let you write on.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