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由「河豚計劃」説起


何謂「河豚計劃」?
 
原來,這是日本人在中國東北的猶太人政策。然而,此地何來猶太人?
 
根據馬克・奧尼爾(Mark O’Neil)所著的《異地吾鄉:猶太人與中國》,來自俄國的猶太人,主要是由於俄國先後發生沙皇時代的反猶太主義,及共產革命成功推翻王朝,而避走中蘇邊境的東三省:遼寧、吉林、黑龍江。驚魂甫定,日本不久又侵佔了東三省,於1933年建立偽滿州國。

因為日本欲全面發展滿州國,極需龐大資金,看準了從蘇俄避走東三省的猶太人帶來的財富和技術,同時預計海外猶太人對族人守望相助的情意結,於是在1934年推出了「河豚計劃」,在滿州國計劃設立大規模的五萬猶太人徙置區。
 
眾所皆知河豚是日本人的「國食」,但又因其劇毒可瞬間令老饕猝死,故引伸此親猶政策雖則可能對日本有利,卻同時也可能引狼入室,搖動國祚。
 
可是,由於在1940年日本與德國及意大利簽約成為軸心國,難以再推動親猶政策,沒有真正實行過的「河豚計劃」正式取消。
 
1941年,日軍攻佔上海,次年,德國的蓋世太保首領Jsef Meisinger(綽號「華沙的屠夫」),親臨上海要求日本當局滅絕棲居的猶太人。根據德國的歷史學家Heinz Eberhard Maul 所言,若非德國在蘇聯戰敗,日本可能已遵照執行。
 
然而,就在日本放棄親猶政策之際,卻有一名外交官在歐洲背道而馳。

日本駐立陶宛領事杉原千畝,為猶太人簽發「救命簽證」。照片來源:nippon.com

日本駐立陶宛(Lithuania)的領事杉原千畝,竟公然違反母國的指示,於1939至40年間,向欲逃離歐洲的猶太人簽署中轉簽證,容許他們先停留日本,然後再轉居其他收容的國家。他深知戰時局勢危急,曾在短短六週内完成了6,000份簽證,即使之後領事館關閉要離任,他仍然在登上火車後繼續簽證,把證件抛向站臺上等候的猶太難民。
 
杉原也就是唯一獲以色列頒授「國際義人」(Righteous Among the Nations 表彰二戰期間從納粹魔掌拯救猶太人的外籍人士)之日本國民。
 
可惜,杉原是在軍國主義下生活的人,他要為拒對上級服從賠上不少代價。
 
在歐洲工作的杉原和家人被蘇聯在戰後收監,更難過的是,回國後外務省又認為他在戰爭期間不聽命東京訓示,勒令他自行辭職,使他極度難堪,多年不再與政府聯繫。可是,即使受到如此的屈辱,當杉原被問及有否後悔當初營救猶太人時,仍堅定認為「拯救人命,不會有錯」。

戰後不少戰犯受審時推說是奉命而行,然而,人真的完全可以推卻個人的責任嗎?
 
我們試看納粹集中營的德軍,那自鳴得意的面相,南京大屠殺中,到處日軍洋洋得意的臉孔,在種族衝突時,不少拿著刀去廝殺異族的嗜血鏡頭,政治鬥爭中,那些參與者熱血沸騰的豁出去,總是過之而無不及的傷害他人,那樣的投入、甚至享受的面貌,很難所有人都能單以聽命為開脫的理由。
 
歷代奸狡的掌權者深懂人性之惡,只要煽動人民的仇恨,隨意在要攻擊的群體冠上一個污名,然後吹奏魔咒,人心中的惡便如星星之火燎原起來,隱藏之惡因人人浮面而正常化,變成全民一致的群眾行為。正如亞洲一位民權份子所說,他的國家經歷如此泯絕天良的浩劫,一個獨裁者是無法做得到的,那些真心擁抱,把這魔君捧上天的民眾難辭其咎。
 
可幸,造物者在人心中放了善,在歷史中便看到即使極權如何駕馭人民的思想,仍有人保守內在的善念,不聽從潛藏著的惡之誘惑,不跟隨衆人的惡,以一善抵萬惡,拒絕墮入惡的樂園。也唯其如此,暴政才不會無限延續,世上的人民也不會永世沉淪於惡中不能自拔。
 
今天在立陶宛及以色列的首都,皆有以杉原為名的街道,看到了以善勝惡的力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