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安全局在行動——記錄小說《當武漢病毒來臨》節選


2020年2月26日,二十五歲的Kcriss起了個大早,他像往常一樣,裹上鎧甲般的防護服,蒙上口罩和護目鏡,遠遠望去,恍若登月宇航員。

他躡手躡腳下樓,開車上路,他深吸一口氣,叮囑自己要特別小心,因為今天要去探尋超級敏感的P4實驗室,嘗試解開武漢病毒泄漏之謎。

想去就去了,他沒考慮這有多危險。武漢封城已一個多月,沿途陽光燦爛,氣流清新,卻空無一物;紅綠燈依舊,交警卻無。他狂飆一會兒,就抵達江夏區的「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鄭店園區」,P4實驗室就在裡面—— 不出所料,這兒已成軍事禁地,一大片區域都被圍得跟鐵桶似的。他被兩排持槍的藍色身影勒令停車檢查,幸而各類證件都齊全,體溫也正常,他口稱路過,立馬遵命倒車,都沒敢提「P4」 二字。

Kcriss有些沮喪,卻心有不甘,就驅車繞著巨型鐵桶外圍兜圈兒,他時不時探頭,做出迷路的樣子,其實在碰運氣。可沒任何運氣,天氣極好,能見度高,可也極荒涼,沒任何生命跡象。殘冬未盡,幾塊人造樹林,如被指甲撓過的大地的牛皮癬,枯枝敗葉間,人、狗、貓和鳥,都不知上哪兒了。Kcriss將車停在一條短巷內,背後是通往高速路的三岔口。而前面,所有的建築物都不超過三層,只有那可望不可及的P4實驗室——一個長方形,一個圓筒形—— 拔地而起,赫然矗立於半空,令人聯想到前蘇聯的切爾諾貝爾,那核爆電廠的外表,也是長方形和圓筒形,它所產生的核輻射,據說能在幾個月內,令整塊歐洲大陸寸草不生,於是數萬人爭分奪秒,不顧生死,鑄造一個無比巨大的罩子,將核電廠廢墟永遠密封,猶如將潘多拉的盒子再次關上——可這次,武漢病毒早衝出國門,傳染到世界的每個角落,數萬里內外,死亡數字每天都在激增——潘多拉的盒子能再次關上嗎?

武漢P4病毒實驗室。照片由編者所加

Kcriss無所事事,只能呆在車裡,上網從YouTube翻出柴靜的紀錄片《穹頂之下》來看。他已看過許多遍,依舊興緻勃勃。時間不知不覺過去,他逐漸忘記身在何處,也忘記了這是個警察國家。

幾十米開外的三樓窗口,幾個國保警察一直盯著這兒。開頭他們以為這是接頭地點, 會有一個賊頭賊腦的潛伏特務閃身而出,遞給Kcriss一疊情報,可盼望中的劇情沒有發生。國保隊長老趙嘀咕道:「兩三個鐘頭了,還不走,想在這兒過夜嗎?」於是招了招手,叫小李過去倒騰電腦,從屏幕裡,他們看電影般欣賞著Kcriss 在車裡的一舉一動。老趙說:「再拉近點。嘿,裝得蠻像回事兒,這麼長的霧霾專題片,在哪兒不可以看,偏偏停著車,在P4這兒看,肯定有名堂。」

天網工程早幾年就覆蓋了全國,小李點擊著鼠標,令車窗兩邊建築的隱蔽攝像頭上下左右翻轉,電腦屏幕出現兩個或四個分鏡頭,Kcriss的左耳左眼、 右耳右眼、鼻子、嘴巴,大特寫一個接一個。毛孔放大了。小李說:「嘴角起燎泡,上火厲害啊。這麽個小帥哥,也不泡妞,是同性戀吧。」

「你懂個屁。」老趙說。接著示意屋內其他人都過來。七個腦袋碰在一塊,聚焦電腦屏幕。「趙隊,這麼久了,」 胖子小周提議說:「收線吧。」

「對對,帶回局裡再說。」小劉贊同。

「再說個屁。」老趙皺眉。「你以為他是本土方斌?抓一下放一下, 網上鬧翻天也沒關係?」

「此話怎講?」

 「你們看這裝備,德國大眾越野車,頂級防護服,超大屏幕手機和高清攝像頭,舉手投足,那土鱉方斌豈能相比?都是和黨中央作對,方斌蹬一破自行車,陳秋實騎一破摩托,拍的視頻也沒外景......」

 「有外景啊。人家方斌拍醫院,鏡頭全都屍體一樣橫挺著,一句『死了八個』至少說了八遍。」

「所以啊,這個Kcriss有來頭,他在鳳凰衛視和中央電視臺都做過主持人,竟然辭職不干,這脾性, 活脫脫一個紅二代、紅三代、紅N代的公子哥兒。萬一...... 」

「萬一他是上面的某個,哎呀,這派那派,咱也搞不明白,這次死人太多了,從來沒這麼多,誰都擔戴不起......」

「廢話少說。我們是這裡的國保,按理說,為了確保P4萬無一失,任何闖入者,都可以先抓起來。可這個帥哥嘛,還是讓國安局去處理。」

老趙撥通當地國安局長的電話,簡單交流了一番。局長說人手不夠,況且國安局是「隱蔽戰線」,對Kcriss的背景摸底和危害級別評估,我們儘量提供,但按合作慣例,明面事兒還得國保做。老趙斬釘截鐵說不行,他是你們範圍的人,「隱蔽戰線」也該浮出水面了。

國保們是抓人行家,動作比打雷還快。Kcriss之前的兩名通過自媒體播報武漢疫情的「公民記者」——陳秋實和方斌,一個沒來得及留下證據就「人間蒸發」, 害得一把年紀的陳媽媽也天天翻牆上推特「尋人啟事」; 另一個隔著鐵柵和鐵門,剛嚷嚷「我沒發燒,不用你們隔離」, 門就被砰地撞開,人也轉眼被按倒在地——這種粗活兒, 文化程度偏高的國安們,自然遜色些,他們的強項在高科技領域或「打入敵人內部」——所以,當國安局長指令手下丁劍,帶兩個人去執行公務時,同時也叮囑不能用有國安標誌的警車。

丁劍略一遲疑,就帶人下到車庫,尋了一輛白色的越野,親自駕車出去。此刻的Kcriss,在車內憋了幾個鐘頭,瓶裝水也喝完了,依舊口乾舌燥,周圍啥都沒有,於是想去P4領地之外買一些水。不料他的車剛駛出巷子口,丁劍的車就從單行道迎面逆行而來。他以為它這樣違反交通規則,只是為抄近道,拐彎兒進巷內。卻不料,它嘎吱一聲,突然橫在路中。

Kcriss手腳併用,拉踩剎車,輪胎冒了兩股青煙,才沒撞上去。他反應賊快,轟隆隆倒車,穿回巷子,從另一頭飛逃——這是國安的疏忽,如果換作國保,另一輛車早就橫在另一頭—— 沒被甕中捉鱉之魂飛魄散之Kcriss,也逆行好長一段,以至少兩百碼的速度,衝上正道,後面的車緊追不捨,不管他聽沒聽見,都一直在呼叫「立即停車,我們命令你立即停車」 。

可是,除開這場瘋狂的追捕,這條似乎通向彼岸的公路,一望無際,沒任何生命跡象。夕陽緩緩落下,連綿起伏的樓群猶如深海排浪,在上帝的掌心流淌,拍打。曾幾何時,這方圓數百里的江漢平原,塞滿了車和人,船和貨。武漢是歷史名城,也是古往今來最大最重要的水陸交通樞紐,從地圖上看,這顆華夏心臟位置居中,四通八達的路線如細密的血管,交織、搏動、穿流,而京廣鐵路和滾滾長江猶如兩大動脈,帶動著這個獨裁帝國的日常運轉。1966年,七十三歲的怪獸毛澤東要發動整死國家主席劉少奇,順帶給八億中國人帶來浩劫的文化大革命,就首選武漢,並在此下水漂流幾公里,上岸寫詩:「才飲長沙水,又食武昌魚。」「自信人生二百年,會當水擊三千里。」引起八級精神地震,當地的《紅衛兵戰報》以訛傳訛,稱最新科學檢測結果表明,全世界人民心中最紅最紅的紅太陽毛主席目前的身體健康狀況,至少能保持150-200年以上......

如今,若乾類似的武漢神話都隨風而逝,與之相反的真實神話,如文革中未經證實的「小道消息」在民間傳播:P4團隊將蝙蝠體內提取的SARS病毒,經過降溫處理和「中介宿主」,而誕生的這個新型冠狀病毒,具有發明者賦予的「人工智能」,例如潛伏和偽裝,都是中共早期地下黨最拿手的——被傳染的患者,開始不發燒不咳嗽,稍後有輕微的發燒和咳嗽,直到喘不過氣來的晚期,才突然如浪峰陡起陡落,眨眼就跌入死亡穀底——海外中文網絡傳言蜂起,「武漢病毒」是獨裁擊敗民主的「終極生化武器」, 本來首選攻擊目標是不屈服的香港,卻不料跟前蘇聯切爾諾貝爾核事故一樣,因官僚體制的管控漏洞,意外泄漏和擴散,接著為了國家利益而打壓「謠言」,欺騙公眾, 失去再次關閉「潘多拉盒子」的時間, 讓計劃中封城軍管的香港眨眼變成武漢。

初生牛犢Kcriss,對坊間種種P4謠傳,也有所耳聞。因為武漢封城,位於城中的P4,是每個武漢人心裡都清楚、而嘴上卻不敢觸碰的政治禁忌——Kcriss真是不顧死活啊,正如三十多年前的六四淩晨,一個叫廖亦武的詩人在天安門的槍聲和慘叫中朗誦《大屠殺》......接踵而至的追捕和入獄是註定的,可是,他媽的,青春的正義的騷動豈能按捺得住——在30多秒的SOS求救視頻中,Kcriss感覺整個車在飛,方向盤快不聽使喚了:「我在路上,我現在被國安的人開著不是警車的車,在追我……我在武漢,我開得很快很快,他們在追我,他們一定想隔離我……」

 隨後他衝上一座立交橋,速度稍慢,後面的車就上來,擦著車身超車。他朝左甩了一下方嚮盤,如同諜戰電影,對方嘎吱退後。他將油門一踩到底,不要命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