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律政司點名後援亦涉違法 義載司機:警冇引導離開先有「家長車」 物資站成員︰愈壓迫愈反抗


律政司就上環「赴湯杜火」一案,向上訴庭尋求法律意見,認為原審法官錯誤理解「夥同犯罪原則」(joint enterprise)不適用在非法集結及暴動控罪,並羅列哨兵、協助逃走的司機、武器及防具供應者、物資站成員、幫手掘磚的後援示威者等角色,有機會同樣犯法。

有法律界人士稱,律政司回歸後第一次引用《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81D條,情況罕見。雖不會影響案件中三人的無罪裁決,但會影響日後同類非法集結及暴動案件。大狀舉例,如果日後樓下有示威活動,市民在屋企站在窗邊嗌句口號,分分鐘都涉及夥同犯罪原則,因為不在現場也犯法。有曾參與義載及物資站運作的市民均表示,不會因此而感到害怕,日後亦不會停止抗爭。

律政司就上環「赴湯杜火」一案,向上訴庭尋求法律意見,認為原審法官錯誤理解「夥同犯罪原則」(眾新聞製圖)

義載車司機:警無盡責指引市民離開 先有「家長車」

30多歲、曾多次參與義載的Tony認為,社會不應曲解「義載車」的定義:「唔應該為『家長車』或『義載』下咗定義先,所謂嘅『家長』只不過係喺道路上,因為其他人搵唔到合適嘅交通工具,而協助佢哋離開危險地方嘅一啲人。」他續說,每逢社會運動發生,巴士、地鐵均會停止運作,「家長」只是希望幫助他人盡快離開現場,平安回家。

他批評,示威活動不時在熙來攘往的鬧市發生,警方卻未有對身處現場及路過的市民提供支援,「只係舉藍旗、橙旗,但從來都無提供任何指引或者方向,引導佢哋離開。警察無盡責任,而『家長』只係想幫人。」

Tony又稱,舉證責任在於控方,警方首先要證明司機有涉及案件中的指控,他不擔心會被檢控:「我作為一個司機去車朋友,你要舉證到我有牽涉相關控罪先。」他指,自己不會因相關案件而放棄日後義載。

去年9月1日機場示威,大批司機開車到東涌接載示威者,令前往機場的幹道大塞車。 (圖片自 Studio Incendo 專頁)

 

物資站成員︰政府打壓見怪不怪 「由前面拉到後面」

自去年6月起,多次負責看守大埔物資站的 A(化名)聞畢律政司的論據後,稱自己「唔會特別驚政府秋後算帳」。她說,自己本就不是因害怕檢控才擔任後勤工作,而是「知道自己跑得唔夠快,唔想害人」。A坦言,現時較少上街的抗爭活動,加上每個人都有不同抗爭成本,難以估計物資站的義工數量會否因此大減,但如有人因怕被檢控而退出後勤支援,她會予以理解。她認為大部分港人,對政府打壓異見的手法已見怪不怪:

我自己唔會驚,政府離譜都唔係今日嘅事,大家都預咗。佢要拉嘅話,點都可以做到,而家個趨勢就係由前面拉到後面。
不少市民曾到各區物資站捐出生理鹽水、哮喘藥等物資,圖為去年大埔示威活動中的一個物資站。(資料圖片)


A續指,有不少5、60歲的街坊,因看到新聞中示威者受傷的片段,心痛年青人孤立無助,便主動向物資站捐出如水、藥物等緊急物資,「佢哋無被檢控嘅準備,可能會覺得好詫異,或者怯一怯。佢哋嘅心態就係嘗試話俾前面嘅人知,後面仲有人喺度。」不過她認為,政府進一步壓迫,只會讓愈多人反抗,香港人會有新模式繼續抗爭,取代過往高風險的手法。

A稱,自己一向有清理手機記錄的習慣,其他負責看守物資站的同伴,亦因曾被捕而對行蹤記錄特別警覺。不過她呼籲,其他有參與過物資站工作的人,應盡量保護個人隱私,並多加留意被捕支援,保障自己。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