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831灣仔暴動】臨時審「插贓嫁禍」:證物放櫃桶無影相無人證 同事受傷寫成自己 證物警認:違反警規 文筆唔好


去年8.31灣仔暴動案續審,辯方曾質疑警員插贓嫁禍本案第四被告龔梓舜,周一下午臨時開庭傳召負責證物的警員蘇達龍。庭上披露,蘇達龍檢取證物後未有即時影相,事後放進自己的櫃桶內,幾乎大半個月後才醒起「做漏了」 ,但蘇在案發當日曾為警員拍攝傷勢,遭質疑為何不影證物?蘇稱「唔知點解相機運作唔到。」 

事後他將懷疑汽油彈的玻璃樽液體倒進膠樽再拿去化驗,但未有寫在警員記事簿上,也沒有將樽放進防干擾證物袋、沒有標籤來源、沒有找警員見證。辯方問到,是否全部都違反警隊程序?蘇答「是。」蘇另在口供提及「襲擊我面部、我受傷」內容,但實情是遇襲警員受傷,案發時蘇不在現場。辯方質疑「抄邊度番嚟?」蘇稱「可能文筆唔係咁好。」

眾新聞製圖

審訊第九日,周一早上完成八名被告拘捕過程,控方傳召的證人作供。其中第四被告龔梓舜另被控涉嫌管有攻擊性武器,即是伸縮棍及汽油彈。辯方曾在庭上質疑警員「插贓嫁禍」,控方就涉嫌管有攻擊性武器控罪,下午再傳召證人作供。專家證人政府化驗師蘇文浩,確認在膠樽內305毫升的透明液體,為有機混合物,包括甲苯、二甲笨,同屬高度易燃,亦即是天拿水的主要成分。按另一名證人的口供稱,膠樽內的液體是由檢獲的玻璃樽倒出來。

這位證人是屯門警署軍裝巡邏第2小隊警員蘇達龍,去年8月31日,他隸屬灣仔刑事調查第8隊,即是本案第四被告的證物人員。他供稱在9月1日凌晨,前往律敦治醫院調查一宗襲警案,警長58171向他展示遇襲警員檢取的證物,即是一個紅黃藍圖案的背囊,內有640毫升的藍妹玻璃樽,懷疑是汽油彈,另有23厘米長的伸縮警棍、透明眼罩和面罩。他稱,啤酒樽內有三之一液體,也有總長25厘米的淺毛布,橫跨樽身內外,有天拿水的氣味。

他當時有拍攝警員的傷勢相,並檢走證物,返回灣仔警署後,將證物放在自己的櫃桶內,其後鎖好。他稱由於有很多案件需要即時處理,為證物封好、打了死結、鎖好後,就做其他事。直至9月6日早上,他返回警署後已立即處理汽油彈,當日早上9時半寫字樓沒有人,他將玻璃樽內的液體倒入礦泉水樽內,約10時拿玻璃樽到鑑證科先進科技組套取指模。他將淺毛布證物入袋、帶同礦泉水樽液體、眼罩、面罩,中午交予何文田化驗所。

去到9月23日,他得悉由港島總區重案組接手調查案件,同時發現自己「做漏了」沒有拍攝證物相,但汽油彈、眼罩、面罩已經在化驗所,手上當時只有警棍及背囊,於是替兩證物影相。9月30日,他再將伸縮警棍交予何文田化驗所,期間曾不小心打開證物袋。12月11日,他將證物交予灣仔警署證物室。今年1月14日,他將玻璃樽、警棍、背囊交予警員13682處理;同月22日在化驗所取回水樽連液體、毛布、面罩、眼罩後,亦交予警員13682處理。

為何不影證物? 警:唔知點解相機運作唔到

在盤問下,警員蘇達龍同意當日只是處理襲警案而非公眾活動,亦知道當時遇襲警員供稱被鐵通打(編按:遇襲警員早前在庭上改口供稱被人踢到),背囊與襲警案無關。辯方大律師石書銘質疑,為何還要拿走背囊?蘇稱,雖然無關但也有調查程序。蘇承認檢走背囊後,沒有交予處理公眾活動的警員,也沒有問誰跟進案件,但相信化驗是第一步工作「有第二隊要驗自然會搵我」。辯方質疑,即是由案發9月1日至12月,涉事證物放在蘇的櫃桶三個月?他稱沒有三個月,也一直不知誰人處理,自己就一直處理證物。

辯方亦質疑,蘇在醫院內有為警員的傷勢影相,為何不影證物?蘇稱「唔知點解相機運作唔到、影唔到、容後處理。」辯方再問在警署內,為何又不用另一部相機?蘇稱工作太繁忙,還有其他新舊案要處理,因而忘記為證物影相。但他同意證物對案情有影響、是重要調查工作、亦應即時和盡快紀錄,承認職責有疏忽。

警員蘇達龍(左)承認職責有疏忽。張凱傑攝

全部違反警隊程序? 警:是

辯方指出,蘇達龍的警員記事簿,在檢取證物的內容隻字不提、沒有紀錄。蘇不認同,稱有寫在調查報告當中。至於是否每個步驟也有即時紀錄?蘇稱會用紙抄寫下來,但現時曾作紀錄的紙張已經碎了。辯方指出,案發後第二日,即9月1日晚上10時,蘇達龍有上班,但都沒有跟進證物。蘇指當時也太忙,承認沒寫到記事簿,亦沒更新警方電腦紀錄。辯方再指去到9月30日,蘇也沒有記錄拿棍化驗。

根據《警察通例》第30章有關處理證物的內容,需存放在防干擾證物袋。辯方指出,蘇沒有將玻璃樽、水樽放進防干擾證物袋、也沒有標籤來源、更沒有找現場警員見證。蘇承認「我沒有做到。」辯方問到,是否全部都違反警隊程序?蘇答「是。」辯方亦指出,除了蘇本人,根本無其他人可說出本案證物曾處理的步驟,蘇答「是。」

辯方亦指出,蘇達龍供稱在9月6日,將玻璃樽內的液體倒入礦泉水樽,但沒有相關步驟紀錄,而玻璃樽亦沒有化驗殘餘物、沒有標籤來自何時何地、蘇也沒有跟進遇襲警的醫療報告。蘇達龍同意,沒有遵守處理證物的規定。另外在蘇在口供上提及「襲擊我面部、我受傷」,實情是遇襲警員受傷,案發時蘇也不在現場。辯方指出這是第一身字眼,質疑「抄邊度番嚟?」蘇稱「可能文筆唔係咁好。」辯方反問「文筆唔好都識分你同我掛?」指出證人的口供不盡不實,蘇表示不同意。

在主控官張錦榮覆問下,證人表明沒有串謀、沒有捏造證據、沒有講大話。他稱,也因為無可能無時無刻拿著電腦,因此很多即時紀錄會寫在紙上。

臨時下午開庭

原定審訊早前改為半日庭,但區域法院法官沈小民要求即日下午開庭處理,控辯要求傳召涉及管有攻擊性武器的證人作供。有大律師質疑做法不妥,警員早前口供由嗅到電油味改為天拿水味、呈堂片段亦見拘捕前地上已有棍狀物,證物鏈有問題,無論是否認同「插贓嫁禍」,都應給予控辯時間和機會,重新檢視證物鏈。但臨時改為下午開庭處理,證人是否準備好、代表律師是否準備好?「如果我是被告,我會很憂慮。」他指出,司法不僅要履行公義,還要彰顯出來,讓人看得見。(Not only must Justice be done; it must also be seen to be done)

控罪指,8人被控去年8月31日在灣仔涉嫌參與暴動,被告依次為余德穎、賴姵岐、鍾嘉能、龔梓舜、陳虹秀、簡家康、莫嘉晴、梁雁彬。龔梓舜另被控涉嫌管有攻擊性武器。各被告分別由大律師黃瑞紅、大律師藍凱欣、大律師王國豪、大律師石書銘、資深大律師潘熙、大律師曾藹琪代表,大律師李國威則代表第七和第八被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