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要消滅司法獨立?


黨報刊登題為  〈司法機構不能成為「獨立王國」〉  的社論,點名指裁判官林子勤和何俊堯是「黃法官」,「不把民意當一回事」,接連輕判,使「警方拉人,司法放人」的情況愈來越嚴重。而這些「黃法官」敢於作「荒唐判決」,則皆因司法一權在香港高高在上,不受監督云云。[1]黨報這次猛攻,當然是過去個多月來對付三權分立行動的一部份,今次這招,正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大公報》21日社評截圖

過去一段日子,法官就反送中案件的判決和判詞引起社會嘩然的越來越多:斬途人至重傷者被法官稱許為情操高尚,硬物剌傷長毛者又受讚許為熱愛社會,這些都是匪夷所思的判詞,在極大輿論壓力之下,司法機關內部也對某些法官作了特別的提醒和處理。但正如司法機關回應應否設立「獨立監察司法委員會」,讓公眾監察法官的行為時指出,「處理針對法官及司法人員行為的投訴的審議機制應符合《基本法》的條文和精神,故審議應由法官進行,亦僅限由法官進行,有關投訴必須繼續由司法機構自行處理,不受外來的影響或干預。」[2]黨報不是儍瓜,它當然知道司法機構談的是司法獨立的重要性,它只是看準了抗爭陣營對藍絲法官的不滿當中有可乘之機:抗爭者只是不滿個別藍絲法官的判斷或言論,而並非不滿司法獨立的制度。但只要把「公眾越來越不滿法官」這個印象殖入公眾腦海中,而且是選擇性運用(也就是輸打贏要),那麼或許可以打開一個缺口,攻破司法獨立的壁壘,為所謂公眾監察司法鳴鑼開道。而甚麼是公眾?還不是黨說了算嗎?若真有甚麼「獨立監察司法委員會」,還不是由那個傀儡特首一句「我有權委任」就說了算嗎?她對司法獨立有多熱心,從她剛撤銷了終審法院外藉法官任命就可知道了。看過監警會過去一年的表現,公眾能相信這類所謂獨立委員會比尚有司法獨立的司法機關更具公信力嗎?

佇立在終審法院大樓門廊頂端的正義女神泰美斯(Themis)雕像。香港的司法獨立還能撐多久?

黨恨透司法獨立,因為在它的字典中,斷沒有獨立在它以外的權力。只要司法獨立一日存在,它的權力就要受到制約而不能真正的為所欲為。其實黨在香港已經近乎是為所欲為了,透過傀儡特首、西環及銅鑼灣大內機關,行政已完全由它把持。至於立法更不用說了,連選舉也廢了,全然已是隻無牙老虎。唯獨是司法,雖長年滲透,藉升遷制度安插棋子,仍未能把普通法下的法治精神完全清洗殆盡。可哀的是,就只剩這麼一點點的法治,當權者就是容不下,他對在香港行絕對的專政是再也等不下去了,在當前的國際形勢下,當權者自覺需要把一切的權力盡握手中,供他運籌帷幄,而當中也包括香港的資源。在昔日的香港,即使巧取豪奪,一切還是要在法治的框架下進行,也多少受到制約。即使在回歸後的初期,當權者仍然知道對法治最起碼的尊重是一張重要的國際經貿入場券。但如今形勢急變,法治的門面他也懶得再裝了,就干脆掃除了這個擋在路上的司法獨立,讓他實現全面管治香港的欲望。
 
司法獨立身體越來越虛弱,龍精虎猛的日子早已遠去,現在給惡棍圍毆,口肚鮮血,還能在擂台上支撐多久?

[1]  《大公報》社評:〈司法機構不能成為「獨立王國」〉 (2020.9.21)
[2] 《蘋果日報》:三權分立︱《大公報》社評再點名轟兩「黃法官」荒唐 促監察司法機構 (2020.9.21)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