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一個龐大帝國對一個渺小詩人發動的種族滅絕戰爭


大陸詩人王藏和妻子王莉芹先後被抓,都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論處,留下四個有父母的孤兒。

2020年5月30日深夜,五十餘名武裝警察包圍雲南省楚雄城中的一幢普通居民樓,抓捕了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八五後先鋒詩人王藏。

天上佈滿星星,樓下塞滿警車。眾鷹犬兵分幾路,從樓道和電梯,以及左右單元的樓道和電梯,潮水般向上翻湧,幾分鐘就交織成天羅地網。當房門突然炸響,剛剛躺下的王藏夫婦彈簧般從床上蹦起,急急忙忙穿戴,四個孩子也嚇醒了,齊聲大哭,聲震屋瓦。王藏衝出臥室,抵攏房門,掏出手機開始拍攝,而王莉芹緊緊摟著孩子們。

外面叫開門,王藏不開,外面就轟轟撞擊,王藏連罵強盜,第五聲「強盜」尚未落音,門板就脫離門框,砰地一聲直倒下來。王藏轉眼被五隻鷹犬按翻在地,反扭胳膊上銬,由於警察們都是手肘和膝蓋齊嶄嶄碾壓,撕裂般劇痛的王藏禁不住哀嚎,隨即短暫休克。王藏妻子王莉芹見狀毛骨竦然,就尖叫一聲「你們」,可話音未落,也被按翻在地,堵住嘴巴。孩子們失去母親庇護,就躲進落地窗簾繼續大哭。這也太誇張了,本已萬籟俱寂的整棟樓,整個居民小區,剎那間如死火山甦醒沸騰,數百人匆匆起床圍觀。為了警告大夥兒別太靠近,警笛淒厲地撕裂夜幕。

王藏的四個子女。王藏妻子Twitter

王藏媽媽、弟弟和妻妹趕來馳援,結果也被抓捕。這一大家子,六個大人,四個小孩,統統被扭送派出所,陪王藏熬了一宿。所有人都被沒收手機,查禁微信帳號,嚴防與外界聯絡。次日下午開釋時,為首的警官特別警告大夥兒:「不準透露王藏的任何情況,否則將嚴懲不貸。」

可王莉芹作為四個孩子的媽媽,頂樑柱爸爸出事兒,一籌莫展的她,只能向外界求助。自己手機被扣押,她就用王藏弟弟的備用手機,翻牆在推特發送SOS,還附錄了四個孩子(最小三歲、最大十歲)齊聲吶喊「爸爸回家」的視頻——六年前她也是這麼做的,當時王藏因為竄通北京宋莊的十幾個藝術家,一塊撐傘拍照聲援香港佔領中環的雨傘革命,而被監禁九個月。由於在獄中被酷刑,五天四夜不准睡覺,致使心臟病突發,差點死於非命。消息傳出,王莉芹五雷轟頂,情急之下,就將襁褓中的幼兒掛在胸前,高舉「王藏無罪」大紙牌, 率領另外兩個兒女,呼叫著「還我爸爸」的口號,在藝術村中遊行,驚動當局。不知是哪一位當權者偶發善念,已被起訴的王藏幾天後被釋放了。

然而這一次,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非常時期,警察說「就沒這麼便宜了」。

6月7號,在王藏被抓一星期後,王莉芹被抓,都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論處。王藏的罪證是2014年至今的網絡文字,包括大量先鋒詩歌,其中一首《入獄》只有兩句:

我想把你關久一點
關久了就有故鄉的感覺

還有一首《殺人狂》,出自詩集《我終於成為精神病患》:

做一個殺人狂
無數次將自己殺死
這是最好不過的事情
能避免法律的嚴懲
以及警察的棍棒
還能得意洋洋地
獲得新生

還有一首《厭惡呼吸》:

我厭惡了空氣
空氣中包裹著
我看不見的刀片
我厭惡呼吸
每天每時每刻的每次呼吸
總把那些隱形的刀片
吸進體內
在心臟上
劃出道道傷痕

不知道有多少中國人讀了王藏的詩會有共鳴?至少以習近平總書記為首的、從中央到地方的警察同志們是有共鳴的,否則這些詩就成不了「煽動顛覆國家」的罪證。他被捕前的兩個多月,翻牆上臉書,順手發給我一首《趕緊自殺》。其時,清華大學的許章潤教授的名篇《憤怒的人民不再恐懼》傳誦一時, 於是我將詩題改為《恐懼的人民趕緊自殺》,在新書《 當武漢病毒來臨》第三章裡引用:

我怕我失去這僅有的權力
我得趕緊自殺
否則某天被人殺害
還被法官判定爲
自殺
我這不是叫
死不瞑目嗎?
再說
只有我自己
能將我徹底殺死
別人把我殺死了
我還會在他的夢中活過來

也許,這些剃刀般鋒利的先鋒詩歌令網絡管理員深感冒犯,所以要治作者的罪,可作者妻子與詩文無涉,也不參加任何政治活動。她被治罪僅僅是因為公開求助,告訴別人「丈夫被抓」——這也極大藐視了警方「不準透露王藏的任何情況,否則將嚴懲不貸」的禁令。

接著,王藏弟弟被抓捕,從此銷聲匿跡,因為他不僅藐視禁令,還與警方爭辯:「父母被抓走,四個孩子餓死怎麼辦?」

再接著,王藏妻妹被抓捕,這條「在這場龐大帝國對一個渺小詩人發動的種族滅絕戰爭」中唯一的漏網之魚,某一天從失去自由多日的王藏母親和四個孩子身邊離開,傷心欲絕,一時衝動,竟冒險翻牆將王藏夫妻的兩份《逮捕通知書》公佈於推特新號,激起一片嘩然。

就這樣,整個家族都因「違法走漏風聲」被抓捕,自此聯絡全斷,外界再沒有王藏母親和四個孩子的任何消息。各地維權人士對他們的物資支援,包括寄給孩子們的米麵油鹽、衣褲鞋襪等等,都石沉大海。有人試圖接近他們「畫地為牢」的樓道,卻被警方強制驅離。作為與王藏從未謀面的文友, 我在臉書上寫道:

先抓捕詩人;再抓捕詩人妻子;
隨後抓捕詩人的弟弟,昨晚再抓捕詩人的妻妹;
詩人的爸爸57歲就死了。
詩人的媽媽,一個貧病交集的老人是四個孤兒的唯一依靠。

他們會不會抓捕詩人的媽媽?

他們搶走孩子的一切。企圖讓孩子永遠失去父母。如果有一天,有人發現四個孩子倒斃在街頭、河流、橋下或茫茫田野,渾身傷痕,請千萬別吃驚。他們在香港和新疆都是這麼幹的......

這一切都會過去。所有的罪惡都會被遺忘。1989年的天安門大屠殺會被遺忘(最小的遇害者才九歲);2014年的雨傘運動會被遺忘;2019年的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會被遺忘,成千上萬的香港孩子被殺戳、被強暴、被失蹤會被遺忘,新疆洗腦營會被遺忘,西藏幾百佛教徒自焚會被遺忘——將來的人們記不住抗爭者和受害者的名字,這麼多的被抹去的名字,就像天上的星星,誰也記不住這些星星或這些為自由而犧牲的孩子的名字......

因才華和勇氣出眾,到訪中國的德國總統高克夫婦曾在駐北京大使館接見王藏一家,並合影留念。我當時看見,替他高興——因為高克總統在1989柏林牆倒塌前,是前東德最有影響的人權牧師,許多年來,一直在德國民眾中享有最崇高的威望——為營救劉曉波夫婦,我與高克總統夫婦有過不少通信—— 我以為這是一張超級國際保護傘,可誰能料到「覆巢之下,安有完卵」,這個被新冠病毒搞得瀕臨崩潰的共產帝國,從上到下都已瘋掉。

而最最喪心病狂的,莫過於四面樹敵的,偉大、光榮、正確的當今皇上。

廖亦武,2020.9.21

德國總統高克訪問中國時,曾在駐北京大使館接見王藏一家。

附錄1:

關於出逃的通信

廖老師好!

我和妻兒目前大冬天在北京再次被逼遷,這已是第十次,堅決不讓住了,畫也被沒收,幾個有點收入的藝術項目也被破壞,去找新的工作室也被拒絕,無處可安身。此前在老家等於被監視居住,媳婦和我都極為壓抑⋯⋯

兩月前只好再次來京,心境還好起來點。我再低調,如今又被逼得走投無路,感覺再這麼下去,她和我和孩子可能真的要崩潰了⋯⋯

有段時間,在老家上學的孩子還被他們指使的混混跟蹤並威脅,心理已有些問題。上次被逼遷,搞得焦頭爛耳,這兩年來心思和時間疲於造成的惡果,還不讓公開表達,一發啥又被三番五次帶到派出所威脅和折磨⋯⋯

很多進行中的自認重要的寫作也一直無法完成,感覺整個人乏力不堪,如同廢物。家人和我一起受累,活得人不人鬼不鬼,家父得病也無能為力,才57歲就病死了,隨後家母還被老家國保上門威脅,抑鬱不堪⋯⋯

唉!媳婦多次表明要和他們拼命,數月前當他們面跳樓,差點成功,幸好被我拽住。目前,第一次萌生強烈的不想再留大陸廢墟的心思,所以在此拜請廖老師能否百忙之中指條明路或救拔一把,永遠感恩並未來爭取回報您的大恩大德!

王藏,2020.1.5

王藏:

讀你的信好久,不知該怎麼回。我當時是買通黑社會,從雲南河口到越南老街——老街的沙巴,是法國人留下的避暑勝地,在那兒可以不用護照,用身份證呆下來。但是,沒人接應是萬萬不可的。況且,我是一個人都嫌目標大,你是一家六口。能否順利到達河內,並進入越南駐美國或德國使館, 還是未知數。

我那是九年前,現在的情況,我明天打電話給貝嶺,問問他泰國的情況,估計不是太樂觀。

當然,如果你一家已經到了外面,爭取政治避難是可行的。

祝你全家新年大吉。

 老廖,2020.1.6

附錄2:

一顆子彈消滅不了一個敵人
王藏

敵人無處不在
我對天空喊了一聲
天空,你是我內心的空洞
我就成了啞巴的敵人
啞巴群體的敵人
啞巴們就把盒子
包裝著的草繩
送給我作生日禮物
還親自為我
吹滅火紅的生日蠟燭

我用耳朵聽到了風的怒號
陣陣冷風穿過村莊的每一片樹葉
我就成了聾子的敵人
聾子群體的敵人
聾子們起早貪黑
不辭勞苦地打造了
一根烏亮的鋼精
說是為我掏掏耳屎
卻把我和我長著耳朵的同伴
倒掛在菜市場的肉架上

我的眼睛閃著太陽耀眼的反光
看到路面上一坨佗有乾有濕的屎
我就成了瞎子的敵人
瞎子群體的敵人
瞎子們七手八腳
按緊我的頭顱
他們告訴我為了大夥
共同的光明
我們要一起忍受
相同的黑暗

我把我的雞巴挺得如青銅一樣直
全身湧動著黃色皮膚下的精血
我就成了太監的敵人
太監群體的敵人
太監們嗒嗒嗒嗒地
裸露出滿口金牙
他們還扛著教我做人的旗子
吸乾了我的精血
烹煮了我的雞巴
延續了他們的肉渣
他們把自己的敵人
整啞整聾整瞎整陽痿
與自己一個樣
還企圖用一顆子彈
打穿敵人的心臟
消滅一個敵人

他們不知道
他們打死的只是
敵人跳動的心臟
而敵人震撼著的心靈是永遠
打不死的

我是他們的敵人
他們也是我的敵人
我不知道我的敵人
是真啞真聾真瞎真陽痿
還是裝啞裝聾裝瞎裝陽痿
我分不清敵人
我就成了我的敵人
我是能夠戰勝我的
我也不可戰勝
自始至終
只有我能打敗與戰勝
自己
毀滅與重生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