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鹿逢國的眼淚


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立法會議員馬逢國(根據警方的邏輯應該改稱鹿逢國)昨日在記者會上回應防疫抗疫基金措施期間竟然流下男兒淚,點名批評政務司司長張建宗要未獲支援人士識大體,結果發現自己成功指鹿為馬,原來誤解了張建宗的言論。其實鹿逢國的眼淚實在十級無聊。作為建制派議員難道你今天才知道在政權眼中,所有的藍絲包括你自己都不過是condom嗎?你以為流幾滴眼淚就可以改變你們condom的身份嗎?就可以爭取更多資助嗎?傻了吧。真正獲得政府放水的當然是有政治考慮的項目,例如八億元的銅心抗疫口罩,還有五億三千萬元的全民病毒檢測計畫。馬逢國和身邊的業界藍絲在遭到內地封殺的時候,哭著要求政府支援,是不是有點無恥呢?

作為功能組別立法會議員,鹿逢國一直以來都是在擔任投票機器,但選舉始終會來,就算鹿逢國不連任,相信也希望為建制派保留這個議席吧。鹿逢國去到今時今日才向政府要求各種各樣的支援,但過去多年來見到業界的沉淪卻選擇性失明。就算談及近一點的事情,例如警方單方面修改警察通例,選擇性表示部分傳媒符合警隊的定義,作為代表出版業界的立法會議員,鹿逢國也選擇要求新聞界主動和警方接觸,自己沒有流下半點眼淚,出半分力協助業界。其實像鹿逢國這樣廢的議員,如果我是張建宗,也不會選擇協助吧。因為這些議員連業界遇上什麼問題也一知半解,疫情由今年初爆發至今,鹿逢國的貢獻隨時比郭富城和古天樂更要少。

換轉我是張建宗,也會懶理鹿逢國這些毫無存在感的議員吧!最後整個業界獲得的資助出奇地低,全靠相關業界人士多年來投錯票,選擇讓鹿逢國擔任業界代表。冷血一點說,當天投錯票的人其實抵死,你以為奶共就有用嗎?奶共也要聰明一點,像相關業界人士一樣蠢,以為投票給建制派就會有建制派的全力協助,但到頭來這班建制派不過是投票機器,就算眼見多年來業界走錯方向,一面倒強國化,失去了本土特色,鹿逢國也一直視而不見,最終導致業界沉淪。現在碰上了恐怖的武漢肺炎疫情,想生存就更困難,結果就要鹿逢國出來做一場戲,希望用眼淚換取資助。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如果一早選對了合適的人造業界代,相關界別就不用淪落至此。

這一刻,更應該落淚的並不是鹿逢國,而是當日投票給鹿逢國的人。這些人以為投票給一個奶共的議員就可以得到榮華富貴,卻不知道其實一直在吃慢性毒藥,最後全面出賣了業界賴以為生存的本土特色,結果最後生存不了。找鹿逢國這些小丑做戲,希望得到政府的憐憫,只可惜一切已經太遲,因為當業界自毀長城,已經在失去生存的空間,希望政府可以增加資助去苟且偷生。張建宗的涼薄,不過是代表業界是可以正式放棄的舊condom吧!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