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說記者是「黑記」的傳媒,簡直是傳媒界的恥辱


警方修改《警察通例》下傳媒定義,不再承認香港記者協會(記協)或香港攝影記者協會會員證。只包括已登記政府新聞處新聞發布系統(GNMIS)的傳媒,或國際認可及知名的非本地傳媒。警方做法與官方發採訪牌照無異,影響網媒、學生媒體採訪工作,妨礙新聞自由。沒有網媒,香港的新聞發展倒退至十多年前。

筆者看到9月23日《大公報》頭條:「黑記縱暴阻執法警方撥亂反正」,頓然憤怒。建制派、親中派說記者是「黑記」見怪不怪,但出於媒體之口,不但侮辱自己的員工,更污辱「傳媒」兩個字,簡直是傳媒界的恥辱。

《大公報》侮辱記者

《大公報》的新聞導語指:暴亂期間,穿「黃背心」的假記者橫行現場。不少自稱網媒人士,印張「記者證」便走到暴亂最前線,以「採訪」之名阻礙警方執法,警方經多方諮詢及研究,決定修訂《警察通例》關於「傳媒代表定義」及「如何配合傳媒工作」的指引……以做到正本清源、撥亂反正。多個新聞組織表示支持警方修訂,保障新聞採訪專業,必須堵截假記者。
 
不知《大公報》記不記得2019年8月5日全港三罷事件中,深水埗警署《大公報》一名記者聲稱當時想阻止警員踩到受傷的攝影師,結果被指襲警被捕,20分鐘後獲釋。請問《大公報》,該名身穿「黃背心」的記者當時是否阻止警方執法,是否阻止暴力?他是否一名「黑記」、假記者?
 
大家都是媒體,為何要真假之別?為何要黑白之別?

只靠官媒隱藏真相

網媒、學生媒體雖然沒有電視台、電台、報館人多,但記者年輕力壯,流動性大,一個人拿着電話四處跑,容易發現傳統媒體沒發現的新聞。更重要是新聞自由度比傳統媒體更高,不易被老闆掣肘。
 
如果沒有網媒米報,大家會知道8.31警方在太子站港鐵車廂襲擊市民嗎?如果沒有城大編委,大家會知道10.1警方在荃灣近距離槍擊中五學生嗎?如果沒有網媒丘品創作,大家會知道11.11警方在西灣河近距離槍擊IVE學生嗎?如果沒有科大新聞,大家會知道9.8警方在旺角大規模拘捕一名12歲女童嗎?

警方常常要求記者保持遠距離,不要阻礙執法。警方執法為名,難道怕驚為人知的秘密公開?如果沒有網媒、學生媒體,一般傳媒只從政府、警方得知消息,市民只能盲目相信。當天元朗721事件,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如果媒體沒有現場報道,市民就會相信新界北總區刑事總部高級警司陳天柱所言,雙方勢均力敵,旗鼓相當。
 
特首林鄭月娥說香港沒有三權分立,對筆者而言,香港的第四權傳媒基本上已經消失,因為香港只有官媒和黨媒,所謂的傳媒不是被政府打壓,就是被政府拒諸門外了。
 
註解:〈大公報記者採訪期間被指襲警一度被帶走〉 Now新聞,2019.8.6 00:23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