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為何新加坡大學需要本土學人?


2014 年5月,兩位在美國讀書、成長於新加坡的博士生,發表了探討新加坡大學之中本土學者比率的文章──Where Are My Country(wo)men? The Lack of Singaporean Academics in Singapore’s Universities。文章同載於哈佛燕京學社(Harvard-Yenching Institute)。

文章開首便提到2014年3月,新加坡國會議員Seah Kian Peng對新加坡的大學之中外國學者數量之多、本土學者佔少數,感到震驚。他認為,新加坡的大學──特別是重視脈絡分析的學科,例如政治科學(context-sensitive subjects like political science)──需要有更多新加坡學者。

2013年新加坡官委議員Eugene Tan,也曾於國會提出同類議題。文章援引2013年政府數據,指新加坡本土學者在各間大學終身聘用系統(tenure-track)的比率,介乎於近17%至33%之間。這篇文章有意思之處,是透過涉及本土學者比率與知識生產關係的新加坡情景,提供另一角度,思考「本土」的意義與價值。

文章作者曾進行網上調查,研究國家內外的新加坡人博士生對新加坡學術就業市場的看法,調查共得到43個來自世界不同地方的回覆。調查的其中一項發現是,有44%受訪者同意新加坡的大學傾向聘用外國學者,38%認為有可能,只有少數的18%不如此認為。

作者歸納了受訪者對新加坡大學傾向聘用外國學者原因的數個觀感,當中包括:其一,為追趕國際排名,新加坡的大學傾向聘用外國著名學者,以確保大學的研究產量與水準、國際能見度;其二,外國學者的水平,被認為高於本土學者;其三,新加坡的大學並不積極聘用留學海外的新加坡學人。 

文章的幾個結論,頗有引人思考之處,其中兩個是:第一,新加坡學術圈相對缺乏機會乃至學術自由,令海外新加坡學人缺少誘因回國發展;第二,縱然上述受訪者對加坡大學傾向聘用外國學者的觀感,未必有足夠實證,但作者認為更重要的問題是,為何受訪者會有這些觀感?

作者除了建議新加坡的大學利用不同方式、善用海外新加坡學人人力資源之外,還提出了一個很重要、很根本的問題──為何新加坡的大學需要聘用本土學者?他們的答案,是引述著名東南亞歷史學者Harry J. Benda在1960年期刊文章──Non-Western Intelligensias as Political Elites的觀察──身在母國的東南亞知識份子,都很積極參與政治,以推動社會與政治發展。新加坡需要新加坡本土學者,也就是建基於這份本土情懷──國家未來的文化、社會與政治發展,不能期望與依賴外國學者的熱心參與、同時將新加坡學人排拒在外。

 

文章與調查問卷問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