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發生了就是發生了,9.28六週年


今日的香港像一個政治廢墟,一場政治核爆後存留下來的政治廢墟。那場駭人的政治核爆於12.6.2019下午發生,產生強大的政治輻射,引發其後1.7.2019、31.8.2019等一連串慘烈政治風暴,更與外圍大國搏奕產生的振盪聯乘起來,衍生令人目眩的蝴蝶效應。對香港人來說,過去這一年實在艱難,像經歷了十世人生,只因有太多我們珍惜的價值和制度,在我們眼前像北極冰棚那樣溶化掉了。有些人,尤其是看重現實利益的一羣,心裡渴想這一切都沒有發生,而時光可以倒流至這一切亂象開始以先。但正如最近一套熱門電影裡的一句對白所言:「事情發生了,就是發生了(What’s happened, happened)」,現實不容許我們像電影中的橋段那樣在時空中逆向行走,人也不能回到那原點改變歷史。但雖然改變不了歷史,讓記憶回到那原點,看看我們走過的路,畢竟是人之常情。對我來說,那個原點是28.9.2014,而說這個日子是歷史原點,可從「重價抗爭」和「一國兩制崩壞」兩個角度去理解。

「重價抗爭」的起點

2014年9月28日,香港警察在金鍾和中環一帶施放共87枚催淚彈,但群眾不懼不散,開展了持續79天的佔領行動。
被佔領的夏愨道。

顧名思義,「重價抗爭」指的是為了抗爭付出高昂代價。在2014年以前,香港從沒有這樣大規模,參與者數量這樣多(根據統計,曾經到過佔領區的港人達一百廿萬)的堵路佔領運動。爭取民主運動在回歸前後都有,但絕大多數參與者並不打算為此犧牲個人自由或招惹官非。在一段相當長的日子裡,「長毛式抗爭」是極少數人的選項,是異類,大多數爭取民主者頂多只能尊重,但絕不會照辦煮碗。但在28.9.2014那一天,數以十萬計市民衝出夏愨道,跟自己供養,周身精良裝備的警察對峙,首次見證密集催淚彈的威力,其後更留守佔領七十九日。參與者都知道,在689治下,佔領行動風險高,隨時有可能中胡椒噴霧、吃幾記警棍、被逮捕、檢控甚至監禁,但參與者還是沒有後退,直到清場那一天。可以說,兩傘運動為往後的日子打下了心理基礎:從此抗爭不再廉價,抗爭者面對的將是艱險重重的前路。

果然,先有9.26公民廣場案學運領袖被判入獄,後有佔中九子最終於2018年被控以荒誕的煽惑罪名,2019年全部被裁定有罪,被判即時監禁、監禁緩刑或社會服務令。當權者藉判刑向社會發出明確的警告,任何膽敢挑戰它權力的人,都有機會付出沉重代價。但這種恐嚇不但未能止息抗爭之心,反倒讓港人逐漸認清,在自由受到空前威脅之際,實在再無法迴避「重價抗爭」這條道路,而這種心態正是反送中運動最重要的精神面貌之一:每個真心愛香港的人,都找尋自己的抗爭方式,在強權警暴面前,即使最荏弱的一員,也準備好為自由和公義付上代價。正是這種心態,才成就了這一場沒有魅力領袖,卻波瀾壯闊,且牽連全球的抗爭運動。

「一國兩制崩壞」

所謂一念天堂,一念地獄,面對暴政,港人選擇勇敢或怯懦,會把社會引向完全不同的局面。同樣,當權者今天的殘暴不仁,受天下圍攻,也是它自己所種的孽。眾人皆知,28.9.2014那天群情汹湧,原也是被政府硬生生迫出來的。沒有31.8.2014人大發表白皮書落閘堵死普選去路,就沒有26.9.2014公民廣場事件,原先擬定的「以愛與和平佔領中環」也不會被迫提前在金鐘以難以逆料的方式啟動,也就沒有後來的雨傘運動。換句話說,否定真普選,強調全面管治權,才是一切激烈抗爭的始作俑者,是當權者立意消滅兩制的差異,才導致港人奮起反抗。面對空前的社會動盪,任何有民意認受性和負責任的政府必定會自我檢討,然後以德政撫平創傷,重建互信(1967左派暴動後,港英政府做的正是如此)。但當權者走的是另一條道路:死抱權力不放,進一步侵蝕香港的價值和制度,把剩餘的一國兩制也徹底摧毀,以政治檢控和恐佈手段對付敢於反抗的港人,最終把香港推向滅亡之路。試想想,如果當權者不是那麼權迷心竅,能對港人有那麼一點點的信任與尊重,香港斷不會墮落到如今這個樣子。這個城市的敗亡,當權者早在2014已埋下了種子。

2014年12月15日,警方清場,示威者在夏愨道上留下「WE'LL BE BACK」的裝置。

結語

英人於1841遠涉重洋,在港島水坑口登陸,至1.7.1997降下米字旗登上不列顛尼亞號離港,歷經一百五十多年,才成就了這個光輝都市;但從28.9.2014這個歷史原點出發,到2020只是短短六年,一群所謂當家作主的香港中國人,卻親手斷送了這個城市的未來,制度的崩壞、價值的淪喪是如此迅速,歷史像迫著我們承認:「這一切都回不去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