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長文慎入】去年10.1被控暴動的年青人:真的要救下一個國家,文化是一個基礎


去年的香港(圖中人非受訪者)。周滿鏗攝

一年前的10.1,反修例運動遇上中國國慶,網民號召「十月一號 賀佢老母」,示威活動在五區開花。猶記得當天,全城嚴陣以待,各區大型商場率先宣布關門,警方在多區駐重兵,尤其是港島。中午之後,黃大仙響起當天第一枚催淚彈。而後來香港人都記得的是荃灣開槍案,中五生健仔被警員近距離以實彈射中,子彈穿肺,他拉開「豬嘴」高呼救命。當時一名示威者欲上前救健仔,旋即被警員壓制在地,惟仍不斷呼喊:「救佢啊,佢中咗槍啊」,事後雙雙被控。當日共有269人被捕。

眾新聞接觸到一位在去年10.1被捕、現被控暴動罪的年青人,他因個人原因不願訪談,但提議可以書面訪問。記者提出了幾條問題作為方向,請他自由撰文。幾日後,他回以7頁紙、逾6500字的文章〈由我十月一號被捕開始〉。他首先交代:「我今日所做的書面訪問,希望日後的自己回看今天的自己的時侯,能夠記起當年心情,也希望在我身邊的你們,在以下的故事中找到對你們的啟示。而在我角度下當日發生的事,你們總有一天會知道,而這是另一個故事。」

文章很長,他開首就說了「我知大家都係too long don’t read的人」,建議無意慢慢睇的讀者直接跳去第六部份「結語」。眾新聞這裡先「劇透」一下,他在文中自述,表示自從在YouTube接觸到一個文化平台,他明白到了魯迅棄醫從文的心情,「真的要救下一個國家,文化是一個基礎,所以我都用心選題獻俾大家,希望啟發大家的思想走遠一D。」文章主體就是五個他寫下的故事,可能是他的背景關係,開首三個故事的主人公是熱力、量子力學和草本植物⋯⋯後來的兩個故事應該較易理解。

插圖:river_art_hk

去年的10.1,健仔中槍一幕。港大學生會校園電視台影片截圖

接下來是 〈由我十月一號被捕開始〉 全文刊登:

由我十月一號被捕之後開始,很多傳媒都希望跟我做訪問,而我亦擔心會影響日後的訴訟而謝絕當中的大部分。接近一年過去,加山傳播和我有過間斷的聯絡,希望可以和我做訪問,而我在要準備完成自己最後的畢業程序,以及訴訟的理由都一直拒絕了他們,我知道他們的經營一直接受很大的考驗,所以我一直有考慮透過書面回應他們以示支持。其後眾新聞透過我的好友表示,希望我可以接受訪問,而我在千萬個不願意下,向他們提出我可以作書面訪問並選擇性回答問題下,他們都答應了。我今日所做的書面訪問,希望日後的自己回看今天的自己的時侯,能夠記起當年心情,也希望在我身邊的你們,在以下的故事中找到對你們的啟示。而在我角度下當日發生的事,你們總有一天會知道,而這是另一個故事。

我知大家都係too long don’t read的人,而我係不會跟著眾新聞的問題逐一回答,所以我會在此放下問題,由你們在文中找,而我的回應會係一連串的故事整合,所以分開睇又得,一次過睇曬都得,而我喺所有故事之中最中意係結語,因為然後沒然後(too long don’t read, sor),以下就係眾新聞嘅問題:

1. 當初點解參與反修例運動、以往嘅政治參與?

2. 10.1事件發生後,點樣改變咗你嘅人生規劃?尤其是學業方面,一邊應付官司、一邊讀「」嘅困難?會否擔心未能取得「」學位?(可以透露正在攻讀哪一學系的「」嗎?{唔可以} 「」係代表一個名詞而我del咗

3. 近一年來,心理壓力會否好大?最難過/辛苦的時候?點樣度過嗰段最難過/辛苦嘅日子?

4. 會否想像過坐監?怎樣的想像?你覺得接受到要坐監呢件事嗎?

5. 家人理解你嗎?佢哋對於你被捕、被控暴動有咩反應?

以下內文會分成6部:1. 動力的故事;2. 是上帝讓他們不能溝通;3. 草本植物和木本植物的戰爭;4. 計劃;5. 二十元的啟示;6. 結語

(我都嫌故事太多太長,無心機嘅你都係睇結語好D)

1. 動力的故事

以下係一個熱力學的故事,我知道大家的科普水平都一般般,所以我不會在這裡說好「深奧」的東西(因為我都唔熟),但如果你有一定的歷練而我文筆又ok,你會明我的用意。

在科學快速發展的過程中,人類構想有冇一個機械可以永遠為人類提供動力,而人類唔需要付出任何成本,呢個就係第一類永動機。人類希望打造一個唔識得食但只係識得做的機械,並希望透過佢的自產勞動力去完成每一個艱辛的工作,自此人類不需要為勞動力而煩惱。而科學家為個呢個夢想努力,雖然多半是無聽阿媽教「天下無免費嘅午餐」而苦苦去尋找,但到最後呢D唔聽阿媽教的科學家,都接受了呢個世界係沒有一個系統,會由nothing中自行生產能量,而能量係唔會消失係nothing之中。呢個「家訓」就寫在熱力學第一定律之中。

人類之後「聰明」了一點,喺「家訓」入面睇到能量唔會消失喺nothing,咁可唔可以叫D機械食幾多做幾多,即係要100%回報率。喺求得100%回報之前,首先要知點先可以投入而有回報,而呢個問題就給了熱機去回答。熱機就係一D透過熱能去產生動力的機械,最出名就係蒸汽機。熱能之可以產生動力的方法,最簡單是透過氣體加熱膨脹去推動氣缸入面的活塞,可憐活塞在氣缸的有限的空間下,不可能無限制地讓氣體永遠膨脹,最後活塞停了,氣體分子會因過份的熱力投入而在固定的空間下升温,他們的命運只剩下脹破氣缸或者敵不過堅實的氣缸而被困死,而這樣熱機將不再能提供動力。所以設計需要有過程把氣體分子冷卻,奪走他們的動力,好讓他們收斂下來屈縮一角,令活塞回到起點。

在熱機系統之中,最有效率的去透過對氣體分子忽冷忽熱的循環,誘使他們去「工作」的是卡諾熱機,因此要有100%的效率,你要麼付出無限大的温度或是絕對零度去對待氣缸入面的氣體分子。可惜人類社會追求高速增長的GDP,卡諾熱機這些追求效率卻做事相對緩慢和使用彈性低的系統,開始不受歡迎,可是第二類永動機的概念就由卡諾熱機之上建立起來。簡單的理解是這樣,因為「家訓」話能量守恆,因此氣體分子的動力喺由你熱投入系統付出,這個熱投入減弱了下一個循環可投入的熱。為了可以再讓氣體分子再工作,你要奪走他們的能量,而你的冷卻系統因而升温,減弱了他下一個循環的冷卻能力,因此第二類永動機設計,需要將冷卻系統由氣體分子獲得的熱能,全數歸還給熱投入的系統去再投入。可惜上帝有點固執,不讓人類將冷卻系統由氣體分子獲得的熱,無條件回到熱投入系統,令氣體分子繼續工作,而人類又多了一個「家訓」,寫在熱力學第二定律上。

要對付上帝的固執,人類決定召喚了妖孽,而他就是「鹿」克士威妖。如果孽召喚成功,以上兩條「家訓」就真係可以當廢紙。人類計劃用箱困住一團氣體,在箱中間建立一個有活門的牆壁,這個活門由妖孽把關。他的工作,就是監控每一個氣體分子的行為,適時打開和關上門,去把當中較高動能和較低動能的氣體分子分隔在箱的兩邊,久而久之箱的一端和另一端產生了温差可供熱機使用。這個妖孽在科學家一百年的探索中被找到了缺陷,就是這個妖孽在監控的過程之中,腦袋的訊息會增加到他可以容納的上限,到時上帝會找他討債,要他付出能量將自己腦袋的訊息重置,或是他就不要幹。可是這個妖孽的腦袋有多發達,好讓上帝遲一點找他討債,氣體分子就不得而知,到今天氣體分子都只好在這個妖孽的玩弄下繼續為人類工作。

2. 是上帝讓他們不能溝通

對不起,這是一個量子力學的故事。人類由經典力學走入量子力學的過程中,找到很多突破性的發現,而物理學家利用兩種看似不同卻是等價的數學方法,即薛丁格的波動方程式和海森堡的矩陣力學去描寫量子力學。呢篇文係我刺激你對矩陣力學想像的文章,專有名詞同用法唔駛太執著,重點係個故事。

矩陣係一個方陣入面每一格都有數字的東西,如果方陣係正方型,在數學的操作上,我們可以問一個本徵值問題,即什麼的向量在結合這個矩陣下,等同這自身的向量的乘以一個本徵值的倍數。這個正方矩陣的大小決定了他有最多有多少不同的本徵值,好似3x3有最多三個不同的本徵值,NxN就最多N個,而符合這個本徵值問題的向量叫本徵態,而本徵態的數目,一定等於正方矩陣的大小。如果你想像不到我說什麼都不要緊,重點是故事。

量子系統的世界就在這個正方短陣內,物理學家透過本徵值問題去找出這個量子系統中所有本徵態和他們的本徵值。物理學家們關心的是本徵值,因為是代表本徵態的物理量,例如能量,位置和「顏色」都是物理量。如果找出了所有本徵值,而按他們的大小排列,你會發現他們是沒有中間的,例如1,2,3之間是絕對沒有1.5在1和2之間及沒有2.5在2和3之間,而這就是我對量子力學量化的概念。

上帝接受物理學家用本徵值問題,在量子系統根據本徵值為本徵態分類,但上帝又有一個怪毛病,就是不同本徵態不能互相溝通,即使他們活在同一個量子世界。他們不能互相溝通是什麼意思呢?在數學角度指是他們的內積為零,即這些本徵態所指向的地方是完全不同。儘管所指的方向不同,上帝默許了本徵態之間的可以過各自的日子,但就是不能好好溝通。

此外,又有些物理學家找到上帝的另一個毛病,就是即使是相同的本徵值都可以有不同的本徵態,而這個問題通常都在有對稱性的量子世界找到。天啊,不同的本徵值的本徵態,在同一個量子世界都已經不能溝通,何苦上帝連相同本徵值都要建立不同的本徵態,令他們都不能溝通呢?無解,只是量子世界的在對稱性下,迫使某些不同方向的本徵態都出現相同本徵值而已。如果硬要在量子世界建立出一個對稱性是可以的,但那些物理學家要警醒,即使擁有相同的本徵值,終到底是不同的本徵態,是互相溝通不來。

縱使這些不同本徵態在量子世界各有所指,但對這同一個的量子世界是好事嗎?上帝的答案是︰好!就是因為他們各個本徵態指向不同的地方,他們的全體的組合就成了量子世界的態(State)。而物理學家可以放心,上帝早已設立法則好讓不同的本徵態換換位,不過這是另一個故事。

3. 草本植物和木本植物的戰爭

我己經不記得是那時那一個頻道所做的節目了(只肯定係大台買來播),他的節目是討論草這一種植物的故事,在我眼中是一個植物之間的生存戰爭。

陸地植物世界的祖先是一班無花植物,他們當中有些演化出花這一種植物的「性器官」,讓有花植物有更大的基因演化機會,成功活在地球上每一個角落。而草,作為有花植物的一分子,又悄悄地進入植物世界的舞台。他們相比木本植物沒有高大的樹幹,幫助葉片獲得充足的陽光,令葉片在高空中避開一定的素食生物。有高大的樹幹在強大的樹根支持下,撐起如大傘般茂密樹葉的木本植物,他們已是生物史上一個非常成功的例子,草本植物是怎樣戰勝木本植物,成為草原的霸主呢?手法是十分「殘暴」的,就是焚燒。

草本植物,在地上的部分差不多全是草的葉子,他們可以生長得很快很高。在乾旱配合狂風雷暴下,草葉的可燃性和他們可發出一定的揮發油下便很容易引發大火,把一切在地上的的可燃物焚燒殆盡,當然包括木本植物。所有可憐不能動的植物都會死於這一場大火嗎?不,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草的重點在根部,因為火熱是向上升,大火燒不到地下深層的根部,草根會在有利的條件下會重生出葉子,而木本植物將有機會逃不過火災而燒死。

風不單是擴散草原的大火,也協助草傳播花粉和種子,在風可以走過的地方留下後代,而後代生長以後,可以透過狂風把草原大火接過來,再把大火傳到更廣更遠,去燒死身邊的木本植物。這正正代表草是食盡天時地利,靠上自身的特質,在自由奔馳的春風下打造出一片片的草原。

所有草本植物,都是這樣打敗木本植物的嗎?如果計地上植物的面積,草家族的確是佔了大部分,尤其這個計算中包括了禾本科。禾本科植物,是草的一類,有草的生長力,和草一樣都是透過風傳播花粉。在人類的文明中,他們的種子是人類的食物。稻梁菽,麥黍稷,此六穀,人所食,去除菽(豆類)而加上玉米,你會明白禾本科在人類當今的地位。而他們之所以戰勝木本植物,卻是透過剝奪種子隨風而行的能力,並把種子們餵飽餵滿以供人類食用。人類食剩的種子,會在他們破壞不同的植被後,所獲得的土地上繁衍,繼續為人類產下不得隨風而行的種子。

雖然這些禾本科是由人類一手養成他們這樣,令他們和人類之間互利共生稱霸地球,但他們在地球的生態系統上都是渺小。在地球的懷抱中,已經出現過很多次的大型生物集體滅絕的事件,只有一直演化的生命,才可以繼續在地球上活著,而地球也正慢慢地展開和他們的戰爭。

4. 計劃

在某一片大地的小漁村上,有一名村官好像染了一種不明疫病,成個人變得瘋癲似的。漁民生怕這個村官瘋癲下去,遲早有一天會把他們都害死了,便趕緊請願叫他「好好休息」。可惜的村官好像真的瘋得很徹底,把自己在村口飼養的惡犬放入漁村,將請他「好好休息」的一些漁民都咬死了。

這個村官反覆研究漁民的「疾病」,驚覺和狂人日記所記載的病徵十分相似。這樣瘋掉的村官,沒有了制約是可怕的,尤其是他的惡犬也都實在兇殘,經常啃掉一些請願的漁民,而這村官樂見這些瘋掉的漁民,被自己養大的惡犬咬死。他心裏盤算著,自己的惡犬究竟在那一天,可以把全部瘋掉的漁民都統統都食掉,好讓漁村回復正常。

這班漁民之中,分著聰明人和傻子和奴才。好奴才都讚美著這頭惡犬把傻子們都咬死了。沒有這麼好的奴才,看見那頭惡犬,每一次張開那血盤大口,咬死一班又一班請願者,動了惻隱之心,卻又幫不出手來。傻子眼見犠牲者一直增加,便決心起義對這個村官和惡犬。傻子們雖然沒有看透人禽之辨,做成每一次起義都有大量的死傷,卻成功打動了聰明人和一些奴才。

作為聰明的漁民,為了好讓大家的心情都平伏下來,買了一籮籮的白饅頭,並走到惡犬那邊,用饅頭拭乾淨那惡犬口中的鮮血。這些聰明人的計劃,是拿著這些沾有起義漁民鮮血的饅頭,在漁村的德先生祭祀中獻上,以求祂在皇天保祐漁民安全,或者把這村官和惡犬擊殺。雖然作為漁民們都信奉的祭祀儀式,但祂都好像從沒有眷願過他們。可能他們也都需要祭祀一下賽先生,好歹有些是德先生辦不來,尤其是腦袋的問題。

因起義而被咬死的漁民數目一直增加,一籮籮的白饅頭都開始沾滿充足的鮮血而變得通紅。聰明人為讓計劃成功,努力地安撫一些奴才和傻子去參加祭祀,並表示這一籮籮人血饅頭,是他們今次在德先生祭祀中的新貢品。可憐的傻子和奴才,眼見饅頭上仍未乾透鮮血,雖心生厭惡,但為了死去的漁民,在想不出辦法下,都無奈接受的使用這些貢品,祈求德先生保佑。

今次的祭祀非常盛大,聰明人和不太好的奴才,經過這一個祭祀,成功撫平自己的心情,但無奈的傻子們,看著祭司們津津樂道地享用這些貢品,難免聯想到死於狗口的漁民,也逃不過祭司們的大口。的確,現實就這麼殘酷,即使經過再多的祭祀,每一個死了漁民的家庭,都要繼續辦喪事,還在生的漁民可能不會欠香火錢,但有否欠了死去的漁民,只有躺著的他們知道。

夜幕低垂,不知今日村口的惡犬又啃掉多少漁民,還有誰可以救救他們…

5. 二十元的啟示

在偶然下,八卦的聽到了一個故事,請不需要聯想誰是那一個主角和配角。

在一次小學的集隊,老師向台下小學生問了以下的問題︰「你覺得你價值是多少錢?」台下的小學生沒有一個回答,老師便提出了獎勵。即使如此,小學生們都好像沒有勇氣,在全校前回答這一個問題。老師在這群鴉雀無聲的小孩中,終於看見了反應,便立刻邀請了這一個同學仔回答問題,而他的回答是他的價值是二十元。

正常的朋友都知道,這是一個多麼智障的價值,小學生可能不知無限這一概念都好,好歹回答一個很大很大的價錢才合理吧!你知,台下班小學生都知,個個都開始恥笑他。老師聽了這個答案,見到台下的小學生恥笑開始,便訴說人生的價值,並提示這個小學生在小息找她去獲取獎勵。

這個小學生,在小息有去找老師,老師告訴他很有勇氣,在全校同學面前說出自己的價值。老師運用下游比較心理學,去鼓勵呢個小學生他有一個相對高的價值。當然言語的鼓勵,是勝不過這班小學生們的挑戰,這就是真的有小學生拿住二十元說︰「這是付你的二十元。」

眼見這個愚蠢的回答直接面對了羞辱,總有正常的小學生看不過眼而出手阻止,尤其是那個同學仔真的打算接下那二十元。事後,這個「笨小孩」有兩個朋友,希望開解他而去找他。這個「笨小孩」在對話中,表現出他真的有想過自己值二十元,在告訴他們老師的看法後,有一個朋友說,其實二十元很多了,猶大都是把耶穌用三十銀子賣掉。好明顯這是好像用過腦的垃圾安慰,不過有第二朋友幫他「說」出真正的用意來。

人的價值不是來自自身,我們天生都是沒有價值,而我們的價值是來自環境中所賦予,正如你回答二十元,本質上是反映你認為你在這的環境的價值是二十元,而這個二十元的回應,在欺負你的人的眼中也都應該確實如此。說著說著,這群小學生都悲從中來而開始掉下眼淚。這個朋友繼續說道︰「猶大能用三十銀子把耶穌賣掉,而耶穌用三十銀子卻買不回自己,耶穌在這個買賣中的確就是三十銀子,而他生命救贖了全人類,卻不是三十銀子可以做的價值,而我們今天希望你知道,你不只是值二十元。」之後這三傻開始哭起來了。

雖說這就是朋友,而他們看待陌生人又如何呢?這三傻說穿了,一個人可以看成的自己有無限價值,終到底一個人真的值多少,就要由他身邊的人和陌生人,願意付出多少去體現這一個價值了。

6. 結語

來到我最中意的環節,本身我打算打埋《在倉門打開之後》同埋《生命中的三個支柱》,可惜我唔夠時間寫俾大家。我出文的用意,真係好希望喚起大家的思考日後的去路,我唔會係度解我每一個文章的用意為何,所以你哋睇下會唔會有人有興趣,去為一D好似好難嘅文章寫一D見解,我拋磚能否引玉,就得看你們自己了。(其實我好耐冇寫過中文文章,難免有D語癌,在此抱歉)

由我接觸某個Youtube文化平台開始(因為人哋唔中意俾人開佢朵,所以我唔會係度講),我就明白到魯迅當年棄醫從文嘅嗰種心情。真的要救下一個國家,文化是一個基礎,所以我都用心選題獻俾大家,希望啟發大家的思想走遠一D。我作為他們的聽眾的心得,就係香港需要建立出文化戰線,先救香港人出來,再由香港人救回香港。

香港自古而來一直都係俾上面嘅人用嚟走鬼地方,我的認知最早由南宋末年皇帝避元來港開始,而文天祥就是在我的教科書上,帶皇帝走難時,在伶仃洋上被元朝捕獲,最後仍對南宋忠心耿耿,不屈元朝的誘降。而我係度為大家獻上文天祥的《過伶仃洋》作結: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裡嘆零丁。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多謝大家嘅關心同鼓勵!

心照不宣的名字

眾編註:受訪者表示眾新聞和加山傳播共享此書面原文訪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