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辯論混戰】拜登策略遭打亂 特朗普亂中求利


特朗普(右)與拜登(左)在克里夫蘭巿舉行首場辯論。中為主持人華萊士。美聯社
特朗普指拜登四十七年公職無作為。美聯社
拜登指特朗普是「小丑」。美聯社

距離投票日33天,2020年美國大選第一場總統候選人辯論,是90分鐘的特朗普、拜登、主持人華萊士三人疊聲一片。特朗普主攻拜登47年從政空白一片,拜登指特朗普是「小丑」,最後連呼姓喚名都費事,就說「呢條友」(this guy) 。美國主流傳媒稱,「從未看過如此混亂候選人辯論」,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會後民調顯示,48%受訪觀眾認為拜登贏了這場辯論,41%說特朗普勝出,10%認為打成平手。

辯論之前,特朗普在民意調查仍然落後,儘管只是幾個百分點之差,可是投票這事,輸一票都是輸,特朗普若不能在這一戰搶分,以後兩場辯論肯定吃力。拜登亦是十五十六,民調領前幾個百分點,扣去誤差的四個百分點,實是三四個百分點之別。這一差別,一個大浪打來就沒頂。至於美國傳媒取態,前天《華盛頓郵報》表態撐拜登,可是傳媒四年前的往績已經說明,選民與主流傳媒想法迥異。《福布斯》周一有文章翻舊賬:2016年美國大選前夕,全美100間最大報紙,只有兩間支持特朗普,支持希拉莉的57間;甚至美國自由黨的總統參選人莊臣(Gary Johnson )也有四間報紙支持。大選結果是特朗普勝出,折射傳媒表態與選民行為有巨大落差。

特朗普上屆亂中殺出一條生路,推翻美國幾十年來選舉的既定預期,把華府精英建構的總統選舉模式和參數一舉掃平。一介商人,在勢均力敵的選舉,打垮七十年代起以從政為己任、做過參議員也當過國務卿的希拉莉。

美國總統選舉勝負揉合多種元素,「一隻手掌打不響」,希拉莉的精英特質,不為中南部藍領白人選民所喜,特朗普看準這一階層,一舉奪下大選。到了今年,食髓知味,面對是希拉莉另一翻版:從政47年的政治人拜登。

美國總統電視辯論始於1960年,由時任副總統尼克遜對麻省參議員甘迺迪。論政治經歷,尼克遜參眾議員都做過,1952年艾森豪威爾勝出大選,尼克遜以副總統身分隨其視政。甘迺迪是麻省愛爾蘭裔世家後人,政治能量完全不是尼克遜對手。就在這一年,美國首次舉行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尼克遜形象在新世代之中吃虧,結果以少許票數敗於甘迺迪手下。這一次選舉,電視辯論因素的出現,顛覆了多年以來的選舉,從形式到內涵俱是。

特朗普的2016年大選也是另一種顛覆。人們可以批評此人行事粗糙理念不全,可是,2016年的美國選民不少受落這一套。對民主黨、對伊朗、對中國、對非法移民,特朗普的民粹主義對準某些特定階層。四年過後的今天,特朗普照辦煮碗,在第一場電視辯論,就看到四年前他的身影。

拜登從政之路由家鄉特拉華州起步,從地區做到聯邦,從議會做到副總統,堪稱齊全。先不說政治立場如何,他行事有一套論述及表述,從第一場辯論看,拜登陣營本來精心設計的是要與特朗普辯論政策,圖以此突顯特朗普不諳國事。想不到的是,特朗普不理辯論規則,屢屢打斷拜登發言,掀起一場互擲泥巴爛仗,寧願兩敗俱傷,也不讓拜登取得甜頭,拉開兩人距離。

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辯論之後的民調結果,雖然拜登以七個百分點壓倒特朗普,可是,民主黨選戰系統上下想必並不欣喜:一、拜登的整套辯論策略,包括指特朗普撒謊、指特朗普須為疫情惡化負責、指特朗普須為推倒醫保計劃負責、指特朗普須為種族主義猖獗負責。這些都是美國政治主體,每屆總統大選都是這些議題,沒可能避得過。然而,當拜登準備祭出這些政策武器時,特朗普就打斷拜登發言,令拜登準備逐點狠批特朗普的辯論策略,瞬間陷入疊聲連連的吵罵當中。

二、拜登雖然在第二個議題開始還以顏色,但是特朗普已搶了不少主動。此時的辯論進入混戰,拜登的劇本應該是早就寫好,更可能包括認為是傳媒翌日見報的「金句」。可是,吵到後來,拜登喝叫特朗普「收聲好冇,阿生」(Will You Shut Up, Man?),肯定已非原來的劇本,而是拜登在互相指罵叱喝聲中的反應。從拜登支持者看,這句話屬於情理之中,可是在另一個角度看,拜登是被特朗普的亂拳打散部署和步伐。

三、打算猛攻特朗普的拜登殺傷力不足。美國疫情死亡人數天天見報,特朗普責任難逃,這是既知事實。拜登只是把指摘重讀一遍,沒有再向特朗普施壓。誠然,拜登的文宣班子是有動過腦筋,例如他說的一句「早餐桌上從此少了一人」之語,那刻確有撼動人心的能量。不旋踵特朗普打斷發言,把一段傳媒本可全文照登的金句斬成斷橛禾蟲,威力大減。最令人費解的是,辯論前夕《紐約時報》爆出特朗普10年未交所得稅,2016及2017年兩年僅交750美元稅款,拜登在辯論中質問特朗普後沒有打爛沙盆問到篤。倒過來,特朗普以「商業領袖都這麼做,除非他們是傻瓜」」搪塞,拜登此役沒有咬着特朗普的痛處,不知何解?另外,特朗普拒絕譴責白人極端主義分子,拜登又沒窮追猛打,可說莫名其妙,莫非留待下次辯論才質問?

於特朗普陣營而言,此役受到的猛攻是意料中事。相反,特朗普陣營今仗看到拜登的軟肋,就是兒子與中國的關係。特朗普此役攻擊拜登兒子,其實有一定風險,若拜登以「通俄門」反擊,特朗普未必有力招架。可是,拜登的回應來來去去是軟弱無力的「這不是真事」,沒有細述,一片蒼白。第一場辯論六大議題沒有外交這一項,兩人未來還有兩場辯論,以特朗普陣營的策略,首戰打成一場爛仗的招數虧也想得出來,拜登兒子的中國關係,必定難逃被掀鬥命運。

辯論之前,特朗普提出藥檢拜登之說,最後不了了之,但讓民眾留下一個「期待」:拜登的狀態及身體情況到底如何。第一晚的電視辯論,拜登沒有出現大錯,可是台上三位年逾七旬的先生,特朗普74歲、拜登77歲、主持人華萊士72歲,要以特朗普及華萊士精神最好,專業主播多年的華萊士,疊聲之爭竟不及特朗普的聲大夾惡。相對於此,拜登雖是說話有條有理,可是中氣不如特朗普,間中出現疲態,三齡之差,果有分別。

這一役最後變成一場爛仗,民主黨及美國民眾始料不及。現時美國開始有一說法:若不遵守辯論規矩,不如取消以後兩場算了。如此,則正中特朗普陣營下懷,民主黨從此負上畏戰之罪,有理說不清。因此估計辯論還是會繼續下去,只是苦了以後兩場辯論的主持人。

桑德斯支持者在社交媒體貼文「你現在想念我嗎?」圖片

題外話是,社交媒體Facebook有一個叫「People for Bernie Sanders」專頁,追蹤者逾156萬人,在辯論開始十幾分鐘之後,貼出一張總統選舉民主黨參選人桑德斯的照片,上面打上Do You Miss Me Now? (你現在想念我嗎?),時間是在特朗普開始打斷拜登發言之後。桑德斯的支持者,對於民主黨溫和派連續兩屆逼退桑德斯心生不忿,這則貼文,是否便是這一系認為桑德斯比拜登更有能力對付特朗普?這張圖片令人想起四年前桑德斯一派的怨氣:如果出戰特朗普的是桑德斯而不是希拉莉,吃敗仗的可能是特朗普。

歷史沒有如果,桑德斯是否對特朗普更有把握,沒有人知道。但是,桑德斯的進步派特質,遇上星期二晚辯論的特朗普,這場爛仗會怎樣鬥到完場,這是相當有意思的話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