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傳媒觀察】改傳媒定義後首場大型示威 記協觀察員呂秉權:警圍封記者不理想,執法標準不一


警方上月突然修改《警察通例》下傳媒代表的定義,稱為協助傳媒工作,今日(1日)是警方修例後,首次有大規模示威,記協派出觀察員在銅鑼灣觀察記者採訪情況。義務擔任記協觀察員的浸大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表示,今日整體的採訪情況沒有大問題,學生記者在採訪時也沒有遇到很大的阻攔。但警方下午一度在百德新街圍封大批記者,做法不理想。

他批評,警員本來表示現場記者只要出示證件就可離開,卻向其中兩名網媒記者發出「限聚令」告票,而同一間網媒的另一名記者卻獲放行,質疑警方「前言不對後語」,執法標準不一。

 

浸大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今日義務擔任記協觀察員。鄭啟智攝

今日下午約2時40分,大批防暴警員沿百德新街向怡和街推進,同一時間在怡和街和百德新街交界,亦有警員拉起封鎖線。現場有超過30名市民和50名記者被兩面包圍,不能離開。被圍封約15分鐘後,警方傳媒聯絡隊成員表示,現場記者可以憑證件離開,及後再要求所有記者離開。

浸大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以記協觀察員身分,向傳媒聯絡隊成員查問,為何警方認可的傳媒不可留在封鎖區內採訪,警方僅回覆是「行動需要」。記者在場觀察所見,學生記者和未有在政府新聞處新聞發布系統(GNMIS)登記的網媒記者,均能順利離開。

在部分記者離開後,警方截查4名在封鎖線內的記者,其中2名《紙光媒體》的記者被警員發出「限聚令」告票。其中一名記者周先生表示,警員稱因為他們「多次警告後無離開」,加上《紙光》沒有在政府新聞處登記,他們也不是記協或攝記協的會員,所以向他們發出違反限聚令告票。他批評警方的做法不合理,「我們只是2人,但你發一張罰4個人(聚集)的告票給我們。」 

其中一名被發出「限聚令」告票的網媒記者周先生。港台Facebook截圖

大批記者在百德新街被包圍時,呂秉權亦在場。他表示被發告票的兩名《紙光媒體》記者,當時已出示身分證、記者證和公司登記證明,但都不被傳媒聯絡隊信納他們的記者身份,最終被發出告票。呂秉權指,《紙光媒體》有另一名年紀較大的記者,因為出示了公司登記證明而獲放行,他批評警員的執法標準不一。加上傳媒聯絡隊曾向他承諾,記者遲一點離開封鎖區不會有後果,認為是前言不對後語。「你之前言猶在耳應承咗(可以離開),突然間又告兩個(記者),大家會覺得你前言不對後語。」

大批記者今日下午在百德新街被警員包圍,當時本網記者亦在包圍在封鎖線內。鄭啟智攝

除了有警員大規模圍封和截查記者外,今日亦出現記者與警員口角的情況。下午約3時40分,記利佐治街推進時,記協副主席、立場新聞記者陳朗昇不滿警員胡亂推開記者,質疑有部分記者可以在封鎖線內採訪,他卻被推到封鎖線外。他與現場警員和傳媒聯絡隊爭論,質問他們如何與傳媒聯絡。警員一度舉起胡椒噴劑指向陳朗昇,又叫他不要除下口罩和「手指指」,請他保持冷靜。

呂秉權總結今日的採訪情況,認為警方在百德新街大規模圍封記者不理想,但整體而言並無大問題,記者都懂得靈活走位,不會阻礙警員執行職務,警員對待記者和觀察員的態度也算友善。他覺得警方不應經常拉起封鎖線,甚至將記者都圍封在內。他認為記者會找適當的位置和距離採訪,亦應該在封鎖區內設立採訪區,方便記者採訪。

不過呂秉權認為,由於警方今日未有明確區分新修訂下認可和不認可的記者,所以未能觀察修改傳媒代表定義後的影響。他舉例指,幾名浸大的學生記者在採訪時,也沒有遇到很大的阻攔。他估計由於今日示威情況不算激烈,只有零星市民聚集和叫口號,所以警方並沒有拉起封鎖區,清楚區分不同傳媒。 

他又覺得記協的觀察員計劃理想,值得繼續實行,藉此維持和監察前線記者的採訪環境。「莫論記協被認可、不被認可,個環境好咗或者惡劣咗,記協作為記者傳媒工會,係有個責任貼地、落地,去睇住個情況變化。」

就今日警方票控記者的數字,警方口頭回覆眾新聞指,未有登記被票控者的行業或身份。截至晚上10時,共有20人涉違反限聚令而被警票控。

呂秉權認為,記協的觀察員計劃理想,值得繼續實行,藉此維持和監察前線記者的採訪環境。鄭啟智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