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李國能:釋法是加諸普通法的政治決定


 

終審法院前首席大法官李國能昨日出席一個閉門論壇時,罕有談及對人大常委會釋法的看法。他指出,人大釋法是加諸普通法制度的政治決定,中港之間雖然認同只能在特殊情況下釋法,但對釋法會否影響司法獨立並無一致共識。

李國能在城市大學一個閉門論壇上,被問及人大常委會就立法會議員梁頌恆、游蕙禎宣誓案解釋《基本法》104條。李國能雖然未正面評論案件及宣誓內容,但指出人大釋法是加諸普通法的政治決定,因為三大原因:

一、人大常委會是政治組織;
二、釋法前只需要諮詢基本法委員會,諮詢過程不對外公開,無從得知諮詢提交的意見;
三、根據過去居港權案內地法專家證人意見,釋法內容肯定比普通法解釋法律廣,因為內地釋法可以補充法律的。

李國能表示,一般普通法制解釋憲法公開透明,清楚界定法律原則。資料照片

李國能指出,普通法解釋憲法一般是公開透明,包括開放審訊過程,判決有詳細解釋並清楚界定法律原則,日後可以引用。他反問,「為何香港行普通法?因為《基本法》寫明叫香港行普通法的!」

不過,李國能表示,人大釋法是一國兩制下妥協,香港必須接受人大常委會有最終的釋法權。

曾經參與回歸處理居港權案的李國能指出,吳嘉玲案為本港回歸初期後新憲法秩序提供了有用參考,爭議讓各方包括北京知道,人大常委會只能在非常例外情況下運用釋法權力。

李官提及的吳嘉玲案,是1999年觸動人大常委會首次釋法案件,當時人大常委會根據時任特首董建華提請,在終審法院裁決後再解釋《基本法》。終審法院其後裁決居港權案中分別確立人大常委會有不受限制釋法權力,但本港法院同時有權解釋《基本法》,確立本港法院違憲審查權。

李國能表示,1999年的居港權釋法後,2004年釋法不涉及法院審訊、2005年釋法是剛有人提出司法覆核申請,認為兩者均未算太大爭議。他表示,歷年下來,相信中港之間有共識,人大常委會在特殊情況下釋法,但對釋法會否破壞司法獨立沒有共識,雙方認知有差距。

李官舉例說,香港方面認為人大釋法推翻法院裁決、在審訊期間釋法,均是影響司法獨立或有此觀感,但北京並不同意:「我們有權就可以行使,這(釋法)是法制的一部分,點解法制一部分會影響司法獨立呢?」

李國能說自己並不擔心差距,最重要是中港之間互相理解對方立場,尤其希望北京理解香港不同觀點是處於出於制度不同,他半開玩笑地說,「而不是我們是搞事份子,或者不愛國、不愛黨」。

被問及內地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表明要抵制三權分立,李國能審慎地說不能評論內地法律制度,亦認為外人無從說其他地方法制較內地好,因為每個法制適應不同地方及不同發展。

李國能在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104條宣誓條件後,曾在去年11月7日短評人大釋法。港大《學苑》當時引述李國能說,釋法只能在「很特別的情況下」才行使,北京與香港之間應該有共識,但不評論宣誓案是否算是特殊情況。

2013年李國能卸任後,曾在一個午餐會上首度談及四次人大釋法,表示人大常委會有權釋法,但不適宜推翻法院裁決,尤其是終審法院裁決。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