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記我的71Bar  


我是沒有64記憶的那一代。

1989年只有一歲;64 Bar 還在經營的時候,是小學至初中生,還未出來玩。
 
到後來幾經辛苦做到大學生,一些真正的學習和成長終於可以較自主地發生,就跌入了71 Bar 這個地方。記得有一晚,突然跟一個大學教授在講莊子(我應該是聽多過講。而且現在已不記得內容。)還有無數個思想震盪和交流的晚上。

71Bar內貌。照片由筆者提供

現在回想那些記憶,細節有點模糊,但感覺還很清晰。
 
除了令人放鬆的酒吧氣氛和酒精,美麗的風景從來都是人。71的獨特就是這裏聚集了很多不同背景、經歷、年齡、職業,各種各類的人,沒有高低階級,每人都暢所欲言。也是作為年青人的我,感到少有被尊重的地方,說話和感受會被聆聽。(酒又平又好味都是重點)

曾經帶過新朋友來,她說71有點像以前巴黎那種沙龍文化,這個形容挺貼切。

「71危機」經歷過數次,後來都安然無恙。71的下午時段都因此而第一次發生。於是,我也幫忙過沖咖啡,而且肯定我是71第一個和唯一一個講解着物(和服)和日本文化的人。時為2013年。

其實我都做過Bartender,好像是2015年,一星期,老闆Grace跟我講「你有節奏,不過那是日本的節奏。有點慢。」然後,就沒有然後了。(還是乖乖的飲酒俾錢。)

不是很多地方有的Tetley’s,71名物之一。另一名物還有養生寧神桂圓茶。
Cocktails的味道也很合口味,最喜歡點Seabreeze,Pina Colada、Nothing和Hot Toddy都不錯。
 

後來多了media寫和刊登關於71的文章,又後來到了2019年,71好像上了神檯。但我對71的感覺沒有變,Grace 也沒有變。上星期她看到我,都說過了多年我都沒點變。
 
Grace也是一個看著我長大的人。我們太好傾,記得有次她問我,以前係64有無見過你呀。一聽到我又笑出來,其他一些酒客都有問過這問題。有點相逢恨晚。我跟Grace的女兒同年,有機會一定要認識。
 
那天收到一個「要結業」的Whatsapp message,以為71 Bar 又會再一次安然無恙的,我們都說要「睇定D先」。後來再看到Facebook 公告,10月將是最後一個營運月。(10 月30日結業。)

攝於2015年,獨酌於黃仁逵(阿鬼)的畫牆下。71都適合一個人靜靜的飲酒看書的地方,也有人在此寫essay或工作。
上星期就撞到阿鬼大哥,跟他戲稱每人去牆上用錘仔之類起一塊給自己,以後我們每人再拿著自己那一塊去相認、合體。他笑稱,那就變成柏林了。到底可以如何把畫牆留下呢⋯⋯
 

71的人很多都多愁善感、心思細密、細膩敏感。我也不例外吧,以為自己都算看得開,但竟然寫到流出眼淚。但「常存希望」是2020年的重點,也是人生的重點,71 Bar 可能又會有下一個華麗轉身?
 
每人一個71故事。最近看到很多人都在分享,有窩心、感動、傷感、思念、回憶、和飲飲食食,都好看。有緣千里能相會,江湖再見。

71結祥物,我給他起了個名字,Jack。這麼多年只有我一個會如此叫喚,而其實我也不知道Jack 是男是女。總之他在我心中就是又靚仔又wild的Jack啦。
攝於2019年7月2日。那天很傷心,自己一個去了71安慰心靈,Jack 就靜靜的坐在腳邊,聽我說話、陪著我。
上星期終於得到10年71認證!!我們都見證住Jack的轉變,由充滿戒心、富攻擊性的街貓,養成一隻肥肥白白(黑黑?)又親人的小狗。
我們就這樣幸福地維持了近一個鐘,死忍到支撐不住,四目交投跟Jack講數,他就放我去洗手間。謝主隆恩。
 

延伸閱讀:
 
立場新聞:曾為社運人士聚腳地 「71 吧」宣告結業
端傳媒:一處酒吧能做什麼?從「六四吧」到「七一吧」所講的香港故事
SCMP:Club 71, go-to bar for artists, activists and creatives in Hong Kong, to close –killed off by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