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監獄馬拉松


上個月的專欄文章 〈在囚人士重新上路〉 談到香港監獄因為空間有限,雖然懲教處為在囚人士安排每日最少一小時運動(球類活動、循環訓練),卻沒有系統性的跑步練習。放眼海外,不少在囚人士在獄中跑馬拉松,在轉捩點上得到鼓舞,更而足以改變人生,即使出獄後,仍繼續他們的馬拉松之路。

美國聖昆丁州立監獄的囚犯繞著監獄跑馬拉松。照片來源:sanquentinmarathon.com

以一些美國的監獄做例子,監獄官員相信馬拉松除了是運動,也可以改變生命,42.195公里這個距離有別晚飯後散步或消閒跑,有人能夠僅花兩個多小時完成全馬,也有人要花上超過八小時才能跑畢,完成時間雖然不同,但跑手們的那份堅毅、意志和韌力卻是可敬的。

美國俄勒岡州波特蘭市一所青年懲教所,2016年所內人員為在囚青年安排跑步練習,將跑步作為一個改過自新的「療程」,並安排他們參加懲教所內的年度馬拉松。其中,因誤殺被判10年有期徒刑的Johnathan,和因搶劫被判入懲教所的Xavier,年僅24歲和20歲,在跑步過程中毅然立志挑戰自己。

馬拉松進行前夕,懲教所特意找來當年里約奧運跑手Alexi Pappas,與他們一同練習並鼓勵他們。馬拉松當日,Johnathan和Xavier的家人都在場,見證他們用自己的汗水完成曾經以為不可能的距離。Johnathan因監禁已錯過很多與家人的時光,如今他已完成3次所內的年度馬拉松,也不時與年輕囚犯分享自己的經歷,而Xavier亦定下了目標,出獄後想做汽車維修員,從新出發。

美國聖昆丁州立監獄的囚犯繞著監獄跑馬拉松。照片來源:sanquentinmarathon.com

26.2 To Life:THE SAN QUENTIN PRISON MARATHON

港人跑馬拉松愛掛上獎牌打卡、po相,但這並不是在囚人士參加馬拉松的原因,甚至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美國聖昆丁州立監獄(San Quentin State Prison)由1852年開始收容囚犯至今,專門收容重犯,對男性囚犯仍然執行死刑,是全加州最古老的監獄。監內的Markelle Taylor,長於破碎家庭,27歲因毆打當時懷孕的女友,導致腹中胎兒死亡,被判二級謀殺罪,要接受無期徒刑。

Taylor覺得跑步能帶他短暫遠離獄中的痛苦,他在獄中參加過4次馬拉松比賽,每次要圍著監獄跑105個圈,皆以首名衝線,時間分別為3:16:07、3:21:19、3:20:19及3:10:42,完成時間絕對不失禮!

服刑18年後,Taylor成功申請假釋外出,他獄中的教練Frank Ruona知道他的夢想就是跑一趟波士頓馬拉松,決定為他提出申請,賽會人員知道他的故事後,即使已經過了報名時限,仍願意破例讓他參加比賽,給了他「29739」的號碼布。Taylor掛住這張號碼布以3:03:52完成了他獄外第1個馬拉松、人生第5個全馬。即使過去的人生處於黑暗,自己的將來仍取決於自己的選擇。

釋囚Markelle Taylor的馬拉松故事

美國佛羅里達州一所聯邦監獄裡也有過這樣的一個故事,Jim Deupree因酗酒步入人生低谷,因盜竊及搶劫銀行被捕,先後進出監獄7、8次。他在獄中開始馬拉松生涯,利用跑步的時間思考及祈禱,高峰時在獄中連續12天跑20英里(約32.19公里),故事更獲得跑步雜誌報導。

Deupree希望為獄中馬拉松增添意義,便開始寫信給各個馬拉松賽會提出申請參賽,以跑步為美國癌症協會籌款。10年間,他一共跑了200場比賽,2005年更成功申請參加世界上最大型的紐約馬拉松。信中,他寫道「我每周跑50英里(約80.46公里),目標在4小時內完成」,不同的是,他不會與紐馬37,000名跑手跑在同一賽道上,沒有鳴槍聲,掛著「49997」的號碼布在相同的起跑時間,獨自圍著監獄外圍跑60個圈,以完成一個全馬。

42.195的力量,讓許多生命得到改變。跑步無分時間地點,可喜的是有在囚人士受到馬拉松感染,釋囚後,仍繼續馬拉松之路。我亦希望馬拉松可以影響更多生命,無論是處於人生哪個階段,高潮還是低谷,年輕還是年長,都可以藉著跑步,感受跑步改變人的力量。

順帶一提,監獄馬拉松也有輕鬆的一面!去年有網民組織監獄馬拉松,有一些參加者穿上「囚衣」,圍繞已棄用的英國薩默塞特郡(Somerset)的一所監獄跑55圈,體驗在囚人士馬拉松日常,這100多名跑手完賽後獲得監獄主題獎牌及監獄餐。
 
本文曾於《信報》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