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老師心聲】通識老師感心寒 紅線避無可避 教言論自由、國安法步步為營


一名小學教師被教育局指制訂課程時有計劃地宣揚港獨,成為首名因嚴重專業失德而被取消註冊的教師,終生失教席。觸及政治議題的中學通識科,向來是政治風眼。不願具名的中學通識教師K接受訪問時,得悉今次裁決後感到「心寒」,之前他還會在課堂上談國安法等敏感議題,今次事件後要步步為營,避免在課堂觸及有爭議性的政治議題。他坦言身邊有老師擔心得連政治議題也避免談及,即使教授毫不敏感的「宜居城市」概念,請學生寫下對香港期望,老師們在備課時卻要擔心會否有同學寫下「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甚至「香港獨立」等敏感字句。通識教育專業與政治壓力之間的張力,看來避無可避。

夜晚這單新聞出來,但早上咁啱我就同學生講緊言論自由同國安法。如果這單新聞早一日出,我未必會同他們講言論自由同國安法,我睇到這單新聞的第一個感覺是真的心寒。
被教育局釘牌的小學教師之前任職九龍塘宣道小學。資料圖片

問希特拉為何成功掌權 不代表宣揚納粹主義

通識老師K批評今次教育局的決定不合理,認為相關教材完全沒有宣揚港獨思想,涉事教師也不是直接引用「香港民族黨」的宣傳品,而是播放港台節目《鏗鏘集》,內容客觀中立,並不涉及價值判斷。「他是拿你政府的電視台喎,港台的電視節目喎,一套關於港獨同校園(的節目),問點解啲人支持港獨。」

涉事的工作紙問學生為何有人支持港獨,他直言如果問此問題就代表宣揚港獨,不合邏輯。

等同歷史科,問為何希特拉能成功掌權,不代表我(教師)宣揚納粹主義。

K直言,如果想學生對政治議題有公允的判斷,老師需花大量課堂時間教導相關議題,藉此消除學生的偏見和誤解,這也是通識教育的目標。「避重就輕好多時適得其反,學生可能會有更多誤解。」 

擔心教國安法反面論點有風險

星期一(5日)晚上,傳媒報道涉事的教師被釘牌,就在當日早上,K剛在課堂與學生討論言論自由與國安法的關係。他坦言在教授言論自由時,難免會觸及近月的時事話題,包括國安法會否影響言論自由。他身邊部分通識老師因害怕觸及紅線,已越退越後、自我審查,不但避免談及具爭議性話題,甚至連政治議題都不會多談。K卻仍然教授較敏感的政治議題,例如港區國安法,不過會小心翼翼,同時談及正反雙方的論點。

我覺得,做得通識老師係要有啲抱負同理念,所以在課堂上有些位置我都會掂,但我都會發現係好難拿捏得好。

他慨嘆,政府期望老師向學生講述國安法對香港的好處,但作為通識老師,不能迴避社會上有很多人批評國安法限制言論自由,對學生而言同樣是重要知識。他擔心談國安法的正反論點,也不是毫無風險。「講完(反對論點)之後,政府會唔會覺得我是反國安法,話國安法唔好,無做好國安教育?」

K談及通識教育文憑對通識老師的培訓,指出如果要培養學生的價值判斷和獨立思考能力,並不能只教學生「各打五十大板」,而是需要向學生示範自己的思考過程,讓學生學習如何思考。但在示範思考過程時,卻難免觸及老師個人的價值判斷,令他擔心會否被批評是宣揚偏頗的價值觀。 

K擔心即時同時教授國安法的正反論點,也可能會被指無做好國安教育。資料圖片

教「宜居城市」 擔心學生講「光時」、「港獨」

通識教育專業與政治壓力之間的張力,並不止於此。K提及早前他教授「宜居城市」的概念,請學生寫下對香港的期望。一眾通識老師在備課時,討論一但有學生寫下敏感的字句,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甚至是「香港獨立」時,他們該如何應對。他直言通識教育的專業應該要包容不同意見和言論,但教育局也許認為教師應該對這些答案「打交叉」,需要為學生的答案負責。「如果個學生有港獨的傾向,有港獨的立場,但你唔打交叉,其實是老師錯,而不是學生錯。」

一眾通識老師最後選擇尊重專業,如果有學生寫下敏感字句,不會「打交叉」,但在課堂上會避開,不會討論有關內容,K表示最後也沒有學生寫下敏感字句。即使不是教授敏感政治課題,只是「宜居城市」,通識老師也得面對紅線的壓力。 

無形的壓力無處不在,有形的壓力也逐漸浮現。早前通識科教科書中,刪除了香港實行「三權分立」的講法,教育局局長楊潤雄亦表示香港並沒有「三權分立」。K形容當局「一錘定音」,將一個本來沒爭議性的概念,變成有爭議性,通識課上也不能再告訴學生香港是實行「三權分立」。

「現在會同學生講三權分立是一個有爭議性的概念,有啲人話只是三權分散,唔一定是互相制衡,當一個議題咁讓學生認識。但之前我們不會覺得這是一個議題架嘛,三權分立咪三權分立囉,這是一個事實,現在由一個事實變成一個意見。」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9月表示香港並沒有「三權分立」。資料圖片

教局不再信任校方處理投訴 匿名投訴亦受理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表示,自去年6月至今年8月,一共收到247宗有關老師的投訴,其中71宗裁定投訴成立。K的身邊也有兩名老師分別因為課堂內容和網上言論而收到投訴,其中一人最終收到教育局警告信,影響日後升遷。他又表示,學校收到的投訴也越來越奇怪。他舉例指有學校的家長教師會售賣香港製造的防疫物資,校方卻收到投訴指防疫物資背後的供應商涉嫌支持港獨,質疑售賣防疫物資是支持港獨。

他透露,學校的管理層指出在反修例運動發生前,教育局一向信賴學校處理投訴的機制,收到投訴後會先交由校方處理。現而近月出現部分情況,教育局未有交予校方調查投訴,已經先行處理投訴。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昨日(6日)見記者時則表示,教育局收到投訴後,通常會先交予校方調查,之後再審視學校的報告。 

K也表示,教育局以往鮮有處理匿名投訴,因為不能確認投訴人的身分,然而近月當局卻受理越來越多針對老師的匿名投訴。翻查教育局公布的《學校處理投訴指引》,當中列明校方可以不受理匿名的投訴。但今年3月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出席立法會會議時表示,當局會嚴肅處理匿名投訴。

現時針對教育界的打壓日益嚴重,通識科成為建制派「眼中釘」。K認為政府未必會「殺科」,但他預視當局稍後一定會「大執」通識科的課程內容。雖然楊潤雄局長昨日在記者會上,多次否認事件做成寒蟬效應,但K認為今次事件後,感到擔心,坦言之後教學時會更加小心,步步為營,盡量避免踩界,也許不會再教授敏感的政治課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