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拒絕服藥作無聲抗議


網絡照片

工作多年,不時遇到復元人士抗拒服藥的情況。而很多時,家屬或照顧者都非常擔心,甚至因此出言責備或施加壓力,與患者的關係亦變得緊張,爭吵無日無之。
 
有時候,家屬或照顧者真的不用太緊張。試試代入復元人士的內心世界,他們面對過分的保護或管束,自然會感到不舒服或反感,甚至刻意對著幹。
 
剛收到一位媽媽的電話,她一直為兒子未有按醫生指示服藥而苦惱不已,兩母子為此不知爭吵過多少遍。這位年輕人被診斷患上精神分裂症,跟不少病友一樣,他對於當年病發時爸媽召警送他入院,一直未能釋懷,慨嘆精神病的標籤,摧毀了他的前途與人生。
 
事實上,服食精神科藥物令年輕人反應遲緩,在工作地方遭人白眼,常被老闆與同事揶揄及責罵,也無法長期維繫一份穩定的工作。近月來,年輕人對雙親的監管愈來愈不耐煩,常常在家發脾氣,好幾次在家大發雷霆,歇斯底里的狂罵雙親,大力推撞爸爸的房門,又強迫媽媽向自己下跪道歉。
 
經歷數次大爆發後,年邁的爸爸因為抵受不住沉重的心理壓力,搬往其他家人處所暫住。做媽媽的不忍丟棄兒子,堅持留在家中。為免再次觸怒對方,她無奈採取放任自由的態度,不再每天催促與監督兒子服藥。
 
沒料到的是,這態度的轉變竟帶來意外收穫:年輕人主動吃藥,隔了一段時間也恢復與媽媽對話,情緒亦不若之前的躁動。
 
說到底,人的本性始終是崇尚自主自由,無論有沒有精神病,都不喜歡被管束。更重要的是,管束行為的背後,反映了對當事人的不信任,這正正可能是令後者最不滿的地方。
 
所以說,復元人士不肯服藥,不一定就是沒有病識感,又或者無法承受當中的副作用。有時候,他們可能藉著「抗命」行為,向權威人士(醫護人員或家長)作無聲抗議。
 
記得一位案主曾經向筆者說過,在現今的精神健康醫療制度下,面對著醫護人員與家人密切「注視」,雖然身處社區,卻猶如置身在一座監獄,無論身心都無法感到釋放。而正正因為這感覺,令其對他們心存憤怨。
 
期望大家可以更有耐心,了解復元人士的內心世界。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