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向梁振英尋找失去了的公義


九龍塘宣道小學一名教師被指有計劃地散播港獨,教育局以嚴重專業失德為由,取消該名教師的註冊。有關事件引發的香港版文革從來沒有停止過,連楊潤雄也不滿的前特首梁振英接受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在社交專頁訪問時表示,有必要公開犯事教師的資料,也促請宣道小學公開被除牌教師的身份。對於相關公開身份言論,其實如果根據梁振英的邏輯,犯法就係犯法,一定要負責,更加要公開身份的話,筆者強烈要求梁振英主持公道,立即譴責警務處處長鄧炳強。警務處過去一年拒絕去年9月29日採訪期間被防暴警察射盲射爆眼的記者要求,公開該名警員身份,梁前特首好應該替這名記者爭取應有的公義呀。

九龍塘宣道小學事件純粹是小事一宗,沒有人盲眼,也沒有人受傷。相比之下,去年的記者射盲眼事件證據確鑿,有關記者亦已經尋求法律意見,要求獲得涉事警員的名字,但一直未獲警務處回覆。警務處處長鄧炳強豈不是「為官避事平生恥」,當習近平的言論是耳邊風?梁振英呀梁振英,要是你如此關注公義,好應該立即為這名印尼籍記者主持公道。這名記者受傷事件已經拖了一整年,但警務處態度極不合作,拒絕向受傷記者及代表律師提供警員身份,比起宣道小學事件嚴重不知幾多倍。如果教師準備工作紙有問題,那麼手持槍械的警員射錯人,難道罪行不是嚴重上十倍甚至百倍嗎?梁振英怎能夠用雙重標準對待事件,全力狙擊小學教師,但同時放生射盲記者的警員?

去年9月29日,本港印尼語媒體SUARA的女記者Veby Indah在灣仔行人天橋上採訪時,被撤退中的警員開橡膠子彈射中右眼,永久失明。周滿鏗攝
 

如此著重公義的梁振英前特首你怎能夠讓一名無辜記者含冤受屈,永遠無法知道是誰人射盲自己呢?筆者強烈要求梁振英立即譴責鄧炳強為官避事平生恥,無法為那名印尼記者討回應有的公道!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