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劉文成自傳之10:反英抗暴後遺症 (對後代的影響)


 

劉文成年輕時照片,右邊為假髮相。

由於經過 67 年的事件,對家庭的衝擊很大,自己亦知對兒女將來影響深遠,所以當在建設太古城薪金比較好的時候,就將三個兒女送到英國讀大學,讓他們的將來會過得好些。到我的兒女學成回來就業,就出現了問題。大女兒申請到英國商務專員公署工作,他們接納了她的申請,並帶她看她的辦公室,說:「劉小姐,這房間是你的,這裡對著海,風景很美,你到時候上班吧!」但在她上班前一天收到電話說:「劉小姐,你不用上班了,因為警察局說你們家中有一個人有問題。」第一個女兒就這樣,第二個女兒小梅回來的時候,八十年代,盛 行外國學成回來當AO,她有申請,當時如果是英國大學畢業的,百分之九十也會請,但她面試的機會也沒有,可能亦是由於我的問題,遺害多深遠。

回歸之後,當然女兒工作上有影響,我自己身心也受到打擊,對家庭的影響都不能避免。當時,雖然太太亦有參與支持我這樣做,但後來對事情的結果也有埋怨,認為最不好就是跟我有左派思想,影響整個家庭和兒女。

我覺得最大的打擊是兒女的前途受影響。到現在,這些當年有知識的青年都已為人父母,有自己的子女,他會否叫他們的子女去愛國嗎?他們自己本身都受著這些影響,亦知道父母親參加鬥爭的遺禍,這些禍害會一直帶下去給子孫,造成香港一部分,包括很多受大陸解放後各種鬥爭運動的受害者家屬及後代都有畢生的怨恨,這正正就是香港人心不回歸的主要原因之一。

當時我一家人從來對錢都沒有欠缺的問題,即使罷工,家裡還有兩、三萬;因為當時人工高,我們十分節省,生活就如普通工人一樣。那時女兒都在培橋學校讀書,住舊樓、板間房,亦沒有去應酬。有空就上工會,參加歌詠班、粵曲班。我太太馮秀芳在政軍醫工會做管教員,在畢拉山(Mount.Butler)上的石廠工人宿舍;當時他駕私家車去,教管教班一個月110元人工,虧本的。每個人都知道我是傾向進步思想,培僑學校那時有個姓周的總務和藍明生副校長,有時供水有問題都會來找我。當時我認為是我的責任,愛國團體的事就是我的事,公事上有能力做得到的都盡快去做,真是雄心一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