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回望一年抗爭】紀律部隊前勇武成員:無力感大到形容唔到


一年前,反送中運動剛掀起戰火,眾新聞追訪到一名前線勇武的紀律部隊成員阿天(化名),他透露了自己6.12之後,由一名和理非變成一名勇武的故事。一年後,隨着武漢肺炎肆虐,抗爭熱度漸漸減弱,甚至有人說「抗爭已完」,加上國安法殺到,迎來一國全面管治的新時代,吹起一陣陣風聲鶴唳,人人自危。身為紀律部隊一員,一年前懷着滿滿鬥志走上街頭抗爭的阿天,究竟這一年間的心路歷程和變化是怎樣呢? 

圖中人並非受訪者阿天。美聯社資料照片
我已經好耐冇同人傾過,我諗自從上年11月之後,我就搬咗去平行時空住。

去年11月,前公務員事務局長羅智光再向全體公務員發公開信,表明政府各部門要同心止暴制亂,涉嫌參與非法公眾活動被捕的公務員將被着令停職。同一個月,香港發生了很多事,科大學生周梓樂墜樓身亡、中大保衛戰、理大圍城......阿天表示2019年11月是令他最心痛的一個月。

阿天直言去年11月是他在抗爭中最後的探戈,他深呼吸後,向記者娓娓道來:

當日我有去幫手營救理大,差少少,大概只有一隻手臂嘅距離,我就會比佢哋捉到。我唔敢想像之後會發生咩事,我唔係怕比啲狗糟質,亦都唔係怕要坐監,而係怕萬一我有啲咩事,邊個去照顧我兩老?

阿天的父親年過六十,由於身體有長期病患,醫生說不宜工作,去年提早退休;而他的媽媽因為要長期照顧阿天父親的起居飲食,也無暇正常工作,只能間中做兼職幫補家計,所以一家三口的主要經濟之柱,就全落在阿天身上。

他說自從上年11月的公開信後,他的同事大部分都極其小心,絕對要避免前往可能會發生示威的地點,「因為喺啲高層眼中,你係冇任何理由同藉口出現喺示威現場附近。儘管你嘅理由有幾充分,例如你住喺附近,落街買餸、又或者你一早Book咗檯,今日食飯,佢哋都係唔會接納,因為喺啲高層眼中,你係唔會無端端出現喺一個有事發生嘅地方!」阿天坦言,他現時仍然十分擔心過去一年自己在前線抗爭的蹤影,有被傳媒拍到,他試過抗爭過後回家,不斷查閱當日不同報章的新聞攝影圖片至深夜,目的只是為求得個安心。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日前表示,指引針對參與非法公眾活動的試用期公務員,一旦被捕,無論有否被起訴,部門主管都可考慮終止試用期。眾新聞製圖

公務員事務局日前向各部門主管發指引,新入職公務員若因參與非法公眾活動而被捕及起訴,應不予通過試用期。至於已過「試用期」的公務員,截至九月底,共有46名公務員因涉嫌參與非法公眾活動被捕,全部已被停職。局方早前回覆眾新聞指,如被捕公務員不再接受警方調查,相關部門會按既定機制,決定是否需要展開紀律行動和應否讓有關人員復職。局方又指,政府有既定機制處理公務員的紀律事宜,如公務員被裁定干犯刑事罪行,當局會在刑事程序全部完成後,對有關人員就其定罪採取紀律行動。

阿天出學堂工作已一段時間,他深明職場生存之道,就是只談工作不談政治,除非你支持政府,就另作別論。「其實我知道同我差唔多歲數嘅同事,有好多都係黃,但問題係藍嘅都唔少,而且大粒嘢(高層)嗰班,更加係藍到發黑。」因此,阿天在工作時只會保持沉默,對社會運動的所有事情都盡可能隻字不提。他指,間中在休息時間聽到不少「藍絲」同事就時局高談闊論,「死曱甴」、「又出嚟搞事」、「廢青垃圾」等詞彙亦會傳到阿天耳中,但阿天總會默不作聲,避免因爭執而暴露自己的立場。

阿天又提到,有同事試過在網民號召三罷的期間閒聊,內容感覺上像互相試探口風,猜測對方是黃還是藍,「其實只要問條好簡單嘅問題,例如『頭先返工交通有冇受影響?』,如果佢話勁影響,你就大概都估到佢對示威者嘅態度係比較負面,應該係偏向藍;但如果佢話冇乜嘢,某程度上你估到佢同你立場相近,甚至係同路人」。

雖則如此,但阿天身為「深黃」一員,更加不敢輕言相信他人,因為他難以估計對方究竟是「真黃」還是「偽黃」,「有好多可能只係用念力抗爭、做冷氣軍師,但我自己參與得比較多,要保障番自己,同埋萬一佢係藍扮黃,隨時因為咁而俾人篤背脊,可免則免啦!」他坦言在工作的地方,只會視他們為同事,並不會當成朋友。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表示,政府將於十月中發出通告,公布新入職公務員簽署文件的安排,文件內容包括要求擁護《基本法》、效忠特別行政區、盡忠職守及向特區政府負責,若不願簽署將不獲聘用外,日後獲推薦晉升出任較高職級、首長級等重要角色公務員,以及職級較敏感的公務員,例如紀律部隊、政務主任、新聞主任、律政人員等,都是首輪要宣誓的人員。

被問到會否願意宣誓時,阿天打斷記者問題,說:「吓!你覺得有得揀咩?除非你唔想做囉。」他認為簽署這份宣誓文件是「必要動作」,他又形容這個舉措就好像瀏覽一些成人網站時,網站問你是否已經年滿18歲,「就算你未夠18歲,你都會㩒是女嫁啦,除非我唔想睇嘅啫;同一道理,呢份嘢,你唔簽就冇得撈嘅話,咁你可以揀唔簽咩?」

 阿天去年接受眾新聞時曾表示,「......如果遲啲真係要清算我嘅,咪當重新嚟過囉,起碼我仲有能力同未有咁大負擔底下,想為香港付出更多。」記者今日再問他,他的答覆已經截然不同。

「我承認,我諗法的確比起一年前唔同咗。我唔想咁講,但講真,自從上年兩場大學戰之後,香港人嘅抗爭意志已經消磨得太犀利。太多人被捕,個個都驚晒,唔敢出嚟,加上國安法,而家仲邊會有人願意無條件咁企出嚟啊?日子總要過去,我哋都要生活,唔可能因為憤怒而放棄所有嘢。我相信呢個掙扎,唔單止我一個人,全香港人都面對緊同一個問題。」他又指對於自己的「自私」感到抱歉,但沒辦法,現時的他和家人,始終需要這份工作。

阿天在過去一年感受到無比的「無力感」,他認為很多香港人都正面對類似困境。圖中人並非受訪者。資料圖片

阿天坦言,「無力感」是他過去一年的最深感受。

過去呢一年,有好多唔合理嘅事情侵襲我哋,我哋好想反抗,但係都做唔到,最後只可以被逼接受。由禁蒙面法到國安法,甚而連遊行集會自由都失去埋, 眼見咁多手足被捕,仲有最近12個被送中,呢種無力感,我相信唔係三言兩語就可以形容得到。

阿天又指,現時街頭抗爭看似不再是最佳選擇,甚至有好多人覺得是「送頭」,從而令到走上街頭的人越來越少,但他並不認為就代表抗爭已經落幕,反而覺得抗爭者需要一個契機,令到他們再次走上街頭。他又若有所思地說:

可能等梁天琦出返嚟,抗爭意志就會重燃,雖然我覺得共產黨唔會比佢自由太耐,但我覺得信念好緊要,而天琦就正正就代表住我哋呢一代人嘅抗爭信念。

阿天不願透露太多關於去年他到街頭抗爭的點滴,他在整個訪問期間都表現得不太自然,他解釋是因為他感到很羞愧,因為他訪問前,特意重看了一遍自己一年前的訪問。

覺得自己好慚愧囉!一年前講到自己幾大義凜然,講到自己點都唔會做一啲違背自己良心嘅事,如果要做嘅話,就寧願唔撈;結果一年後,就一大堆藉口說服自己要接受,要妥協,最緊要保住份工等。可能就係因為呢份好慚愧嘅感覺,所以我從來都唔會同人哋分享呢啲嘢,因為我覺得自己都對唔住當初嘅自己。

最後,他希望寄語和他面對相似困境的香港人,要學識「沉澱」,意指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學會沉澱自己。

無論我哋遇到幾大嘅困難同劫難,當你嘅心沉澱咗之後,一切都會比較容易向住好嘅方向轉變;相反,倘若你係困境入面,更加急躁、慌亂,最終只會將自己置於更加麻煩,以及無可挽救嘅地方。希望我哋可以一齊成長,一齊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