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教宗閣下,真要作這樣的交易嗎?(下篇)


2018年4月,教宗方濟各在梵蒂崗聖彼廣場接見一班中國天主教徒。美聯社

本文上篇(〈教宗閣下,真要作這樣的交易嗎?(上篇)〉)簡略討論了梵蒂岡跟中國簽訂臨時協議背後的動機。教廷宣稱協議不涉外交及政治,純粹從牧養角度出發,本文討論也大致限於此,外交及政治,以致較深入的神學討論,有機會再另文處理。上篇指出,有關協議是為了解決存在已久的中國教會本色化(indigenization)及主教任命權的問題,也稍稍交代了當中的歷史糾結。筆者的疑問是:教廷似乎只看重協議帶來的好處(如果真能實現的話),而忽視了當中的負面因素,下文將就此討論。

對忠於信仰者的出賣?

那些年一直抵著政權壓力和迫害的國內地下教會,如今面對這樣的協議,會否感到被出賣了?中共簽署這樣的臨時協議,是為了教會的好處,還是為了它自己的?中共會因著這份協議,放棄對那三十位主教甚至地下教會的逼迫,真心讓教會在內地克服分裂,健康成長嗎?還是它會繼續壓迫這些忠於信仰和教廷的信徒,另一方面扶植那些親近政權的?《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於2018年初就有關協議的報導中引述國內信徒的意見,他們擔心「協議可能會結束地下教會長期以來的獨立性」[1],更引述陳日君樞機尖銳的評論:「‥和解可能會導致1200萬中國天主教徒實際上被置於共產黨控制的『牢籠』之中。他指責教會官員『出賣』中國天主教徒,並警告稱:『一個被政府奴役的教會並不是真正的天主教會。』」

不怕主教受政治操控?

馬維尼還提出了一但教廷始終未能回答的問題:究竟是基於甚麼原因接納那八位未經教廷同意任命的主教?如果當年不接納他們,是因為他們是中共權力在教會內的代表和延伸,這情況現今有改變嗎?如沒改變,為何教廷如今要違背不讓政治力量干預教會內部運作的原則?中共信任的人,教廷真的能保證這些人不受中共操控?

現任聖座國務卿帕羅林樞機。照片來源:vaticannews.va
 

現任聖座國務卿(Secretary of State )伯多祿・帕羅林(Pietro Parolin)在續簽臨時協議的消息傳開後,勸喻國內信徒要負起修和的任務,並說中國教會「需要合一、需要信任和新的推動力、需要有好的牧人,被伯多祿繼承人和他們國家的合法民事當局承認的好牧人。」[2] 「中共承認的好牧人」?宗座和國務卿難道不察覺當中的矛盾?中共絕不會承認一個自己控制不了的人,但一個甘受中共控制的人真的能成為好牧人嗎?至於這位聖座國務卿的勸喻是否值得聽從,大家可參考陳樞機對他那一針見血的評語:「(他是)一個信仰貧乏的人(a man of little faith)」。對於教廷傾向任命獲得「北京祝福的人」出任香港主教,陳樞機明言,若教廷如此堅持,他身故之後,「也不希望安葬主教座堂內,因不想與這樣的人一同安葬,盼可在普通墳場與其他對上帝虔誠的子民一同埋葬,這也是他的遺願。」[3]

陳日君料這是自己有生之年,最後一次到梵蒂岡晉見教宗,但不獲接見,無功而還。陳日君Facebook

有些事是不能交換的

教會的成立是為了見證信仰,如果組織的規章成了見證的障礙,理應修正。但讀教會史已可知道,讓政權滲入教會運作,對見證信仰的弊處是太明顯了。正如馬維尼指出,為了不再讓政治權力操控教會,第二次梵蒂岡會議(Second Vatican Council)已訂明:「今後不再授予國家政權任何選舉、任命、推薦或指定主教的權利及特恩。(For the future , no rights or privileges of election, appointment, presentation or designation of Bishops are conceded to civil authorities)」[4] 對一般政權尚且如此,讓一個意識形態上要消滅信仰和宗教的無神論政權參於決定主教人選,這樣明確背離「梵二」決定,方濟各可會公開說明理據何在?若動機是出賣這個原則以交換在中國傳教的自由,這實在是一場豪賭。能贏甚麼實在毫無把握,但原則在此刻已輸掉。

事實上,正如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最近在一個天主教宗教與公共生活網站「First Things」發表的文章所言,[5] 教廷與中國政府簽署首份臨時協議已近兩年,但中國國內的人權和宗教自由卻急劇倒退,教會受到的壓迫反而較達成協議前更嚴重了。而教徒為免因表現信仰立場而遭受逼迫,反而減少了參加於政府許可的教會內舉行的崇拜。蓬佩奧更勸喻教廷,面對嚴重違反人權的行為,它必須遵行耶穌基督的吩咐,背起它的十字架,它有道德責任帶領世界與之抗衡,就像當年若望保祿二世一般。而教會在極權之下若選擇沉默,抗衡極權的一方就會更勢孤力弱。

教宗方濟各資料照片。

從蓬佩奧口中讀到這段話,實在不無感概。一位政治人物,基於種種利害考慮,尚且能道出這樣顯明的道理,以教宗過往表現的柔和謙卑,何故卻噤若寒蟬,對邪惡視若無睹?跟眾人一樣,筆者渴望得到答案,但教宗可願開示?

[1] 紐約時報中文網:梵蒂岡與中國政府談判引發擔憂
[2] 梵蒂岡廣播電台:聖座國務卿:教宗將修和的任務託付給中國天主教徒
[3] 蘋果日報:陳日君料最後一趟到梵蒂岡:如教廷堅持任命「北京祝福的人」 死後不願安葬主教座堂
[4] 天主教法典Code of Canon Law
[5] FIRST THINGS:CHINA’S CATHOLICS AND THE CHURCH’S MORAL WITNESS by Michael R. Pompeo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