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教師的專業自主


最近九龍塘宣道小學有老師被教育局取消其教師註冊,很多人批評教育局嚴重打壓「黃師」,亦有人批評家長無理投訴老師。其實近年來,教師的專業自主度下降問題一直存在,這次取消教師註冊只是剛好得到大眾關注。

過去幾年,香港出現不同的社會運動,有人指責是因為香港的教育制度出現問題,因此,「教師專業」 話題引起了廣泛關注,亦引起很多非教育界人士就不同的教育問題表達意見,甚至想干預香港教育制度的運作。例如,《人民日報》 曾批評一些老師在通識教育教材中加入了黃之鋒,並指出一些老師在課堂中故意加深香港與中國之間的衝突。他們還指出,香港教育必須向學生傳承優秀的中國文化,並增強他們的民族身份。亦有人組成民間組織,其中一些成員是父母。他們會監察孩子上課的情況,並檢查其教材是否包含反社會因素,並會向教育局報告,並定期向公眾披露偏頗的教材。 這些例子表明,越來越多的人試圖干預教育領域的運作,這影響了教師的自主權和教師專業。 

自主權是教師專業的一個重要元素。教育界應自行建立一套系統和規範,並對其進行監督和實施,以使老師需向服務目標和公眾負責,而且,這系統和規範不應該受外部壓力的影響。但現今在香港,教師必須向政府註冊,而不是由教育界內自行決定是否批准註冊,條件也由政府決定。引用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CPC)網站:

政府委聘的國際顧問團於一九八二年的「香港教育透視」 報告書中,建議成立一個「香港教師組織」,以提高教師的專業地位。一九八四年,教育統籌委員會(教統會)第一號報告書提出論據及不主張設立教師組織,但建議教育工作者草擬專業守則,以及設立教師中心,鼓勵教師交流經驗,促進教育專業發展及豐富專業知識,藉以加強專業意識。
香港教師中心在一九八九年六月正式啟用。此外,一九八六年,63個教育團體組成一個籌備委員會,負責草擬香港教育工作者專業守則。 守則的初版於一九八九年十月面世,有關方面在參考所收集的意見後,作出修訂。「香港教育專業守則(修訂本)」於一九九零年十月正式發給所有教育工作者。
一九九二年初,教統會收到一份提出成立教師公會概念的聯合意見書。教統會認為, 為教育專業成立一個享有自主權的管理組織是個理想目標,但在成立這個組織前,有數項問題(例如會員資格、組織的功能及職權範圍等)必須先予解決。此外,教統會希望教育工作者清楚明白成立監管組織的好處,並能給予支持,而不是在缺乏積極和廣泛支持的情況下通過立例強制施行。因此,教統會第五號報告書建議首先成立一個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並於數年後,檢討可否設立一個法定的專業管理組織。

然而這法定的專業管理組織(有人亦稱「教師公會」General Teaching Council仍未成立。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CPC)並不能取代教師公會。CPC並不是法定組織,即使有老師違反了專業守則,CPC也只能向教育局提出建議,不能執行任何處分,最重要的是CPC並沒有權力決定教師資格和註冊制度。然而,教育局的員工可能未曾接受過任何專業的教育培訓,他們也可能不了解教育界前線的真實情況。教育事務是由外行人處理的,可能會引起很多問題。 

如果教育界仍不能建立教師公會,教育行業的運作會繼續受到政府的限制,教育界就不能自行對教師的註冊,監督和處分做出自己的決定。教師的專業意見只能被視為建議,它沒有任何法律權力,最終決定權仍在政府中。如今在香港,政府可以決定誰可以當老師,誰不能當老師,而不是由教育界自行決定。教育界的運作不是由專業教師決定的,而是非專業人士來決策,教育行業無法實現自治,自治問題阻礙了教師的專業化。

如不解決根本問題,成立「教師公會」,由教育界人士自行決定教師註冊及監察教師,在現今「紅線」不斷改變的情況下,將會有越來越多的老師因政治原因受到打壓,教育界長遠下去只會成為政權向學生灌輸「政治正確」/洗腦的工具。政治繼續凌駕教育,文革式批鬥不斷,那麼距離失去學術自由的日子將會越來越近。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