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容許討論為何「不應討論港獨」嗎?


教育局祭出殺手瞷,終身免除一名小學教師的教學資格,只因他所製作的一張工作紙,被指控為宣傳港獨。當局不理校方意見,對該位教師處以極刑,擺出來的態度是「權在我手」及「當你的意見透明」,但道理還是要講清楚的,不是指望官員會聆聽民意,而是尋求真相、釐清道理是對抗不義的關鍵一步。局長楊潤雄在記者會中的發言有太多值得批評的地方,今日先談其中一個關鍵問題:「怎樣決定甚麼能討論,甚麼不能討論?」楊潤雄強調「沒有必要在學校討論港獨,也不應作開放式討論」,並反問說:「你想一個小學五年級學生做咩學術討論呢?」。[1]

楊局長這番說話,大有「一言而為天下法」的味道,稍有批判精神的人大概會如此回應:
 
1) 他是如何斷定「沒有必要在學校討論港獨」的?憑甚麼準則去決定?經過甚麼程序去決定?如有這些準則和程序,教育局可以公開交代說明嗎?如沒有相關的準則和程序,是否只是教育局個別官員的個人判斷?如果只是個人判斷,是基於甚麼理據?

2) 即使「沒有必要在學校討論港獨」這一論斷成立,「沒有必要」代表不應或不能討論港獨嗎?

3) 「不應作開放式討論」這論斷理據何在?「非開放式討論」就可以?還是根本不容討論,但又自知理虧,不敢直言?甚麼是「非開放式討論」?是指討論封閉,不容質疑,只容許官方的結論嗎?如果是,這樣的討論意義何在?這樣預設結論的討論還是討論嗎?

4) 當記者問及是否容許學校就港獨議題作學術討論時,楊局長斬釘截鐵回應:「你想一個小學五年級學生做咩學術討論呢?」但其實記者和楊局長都弄錯了重點:誰說該位教師是在跟學生做學術討論?除了學術討論,世上就沒有其他方式類型的討論嗎?小學老師為了教導學生認識世事,學會分辨是非,就不能因材施教,用小學生能明白的語言去討論嗎?還是楊局長乘著記者問題中的漏洞,刻意偷換「討論」和「學術討論」的意思,令人覺得這類討論一定超越了小學生心智能了解的程度,因而不應出現在小學階段?如果他真有這意圖,是否太侮辱港人的智慧?楊局長難度不知道甚麼是「深入淺出」?就舉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孝道為例,這是小學教育裡必定會涉及的課題,但同時也是大學裡的中文系、哲學系、文化研究系及人類學系等的研究課題。要討論孝道,可以很複雜,也可以很簡單,視乎學生程度和老師功力。

5) 楊局長認為,港獨議題不符合《基本法》,又是差之毫釐,謬之千里。「港獨不符合《基本法》」跟「港獨議題不符合《基本法》」是完全兩回事。《基本法》保障港人言論自由,當然包括討論港獨的權利,所以說「港獨議題不符合《基本法》」,若非故意扭曲,就是連最顯淺的法律文本解讀也弄錯了。其實按常理,反對港獨不代表反對討論港獨,這實在是很簡單的道理。如果不許討論,又怎樣確立反對的理據?還是政府根本不想市民思考反對港獨的理據,只是單純的接受?楊局長認為不應在小學討論港獨,那麼又是否容許小學師生討論為甚麼「不應在小學討論港獨」?如果容許,這其實就是在討論港獨的對錯利弊了。如果不容許,即是教育當局要強迫學校接受一些不容討論理據的政策,楊局長你究竟是誰,憑甚麼不容許別人討論政策背後的理據?難道你的說話是「不證自明」的嗎?
 
常言道邏輯分兩種,第一種是邏輯,第二種是中國邏輯,從楊局長一向的言論判斷,他明顯是中國邏輯專家,在特區官場的前途應該一片光明。689要小心了,你的競爭對手可能不只那個女人啊!

[1] 眾新聞:【教師釘牌】教育局指課程花長篇幅討論港獨 楊潤雄:港獨不應作開放式討論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