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教師釘牌 教界人心惶惶


教育局公布對宣道小學教師給予釘牌的最嚴重處分,指其設計的85分鐘教案宣揚港獨信息,播放香港民族黨陳浩天的政論,屬嚴重專業失德。這是多年來首次有教師因教學內容觸及政治敏感課題而被處分,而且是最嚴厲的釘牌處分,事件引起教育界廣泛關注,許多現職教師和教育大學學生對媒體表示心寒,擔憂紅線不斷擴張,令教師動輒得咎。

教協代該教師申辯稱,該教師並非主教該科老師,只是應同工邀請臨時設計教案,其時乃去年3月,正值香港民族黨被取締引發社會廣泛討論之時,遂以該新聞事件作例子,與學生探討言論自由的界線,播放的是香港電台鏗鏘集的《觸不到的紅線》節目,其中既有陳浩天講話片段,也有批評與質疑他的片段,教案設計包括播出特首林鄭月娥、行會成員湯家驊反對港獨言論,與學生堂上討論部分及學生填寫的工作紙均沒有港獨傾向,只是引導學生思考事件為何發生及對言論自由有何影響,學校內部調查及教育局的調查均顯示,學生沒有受到不良影響,並不支持港獨。

但教育局長楊潤雄認為,沒必要在學校討論港獨,也不應作開放式討論,他反問小五學生能作什麼學術討論?他批評老師沒有向學生講解港獨絕不可行,反而大篇幅講述香港民族黨的宗旨和政綱,又要求學生舉手表態是否支持港獨,並批評特區政府用社團條例施行黨禁,是刻意宣揚港獨信息。

教師釘牌事件影響深遠,有幾點特別值得注意:

其一是教育局釘牌權力來自殖民地年代留下來的《教育條例》,賦予教育局常任秘書長(局署合併前為教育署長)極大酌情權力,只要教局官僚認為教師專業失當,就可以取消其專業註冊,這安排有別於醫生、律師、會計師、地產代理等專業,裁決專業失當的權力由專業組織或法定機構執行,有嚴謹的聆訊、抗辯及上訴機制,處分決定須附有詳盡的書面理由。事件顯示,特區政府為了確立中央要求的政治紅線,不惜盡用殖民地年代的各種嚴刑峻法,例如之前控告泛民人士擺街站煽動憎恨政府,這類動用法律武器壓制政治異見的行動會不斷出現。

其二,事件突顯了教育局積極及強力政治介入學校內部運作將成為新常態,過去教育局很少受理針對教師的匿名投訴,接到投訴會交由學校自行調查,若學校的調查報告不嚴謹不可信,才介入再作調查,以維持與學校的互信關係,但這次教育局認為事件涉及北京高度關注的港獨議題,北京喉舌媒體牽頭造勢主張嚴查重罰,建制政治人物群起附和,然後教局官僚對學校內部調查的發現和結論全盤推翻,對教師提出的書面解釋全盤拒絕,僅憑單一教案犯禁便處以極刑,用這種泛政治化手法來處理專業紀律調查和處分,完全偏離了過去講求客觀理性及尊重校本教學的做法,令前線教師擔憂隨時成為箭靶。

其三,事件預示了未來特區政府會要求教育界進行單向片面的政治思想教育,不再容許多元討論。這次受罰老師設計的教案,其實沒有明顯的港獨傾向,工作紙上的問題都是客觀的、中性的問題,教學使用材料也符合中學通識科與小學常識科一貫要求,即包含正反兩方的多元意見,容許開放式討論,鼓勵學生自行思考答案,這套教學方法自當年教改引入通識科以來,是教授時事相關科目或課題的指定動作,是政府和教育界共同認可的專業規範,但如今教育局長公開否定這個做法,指涉及港獨話題不能作開放式討論,只能灌輸港獨絕不可行的意見給學生,教學內容不能包括支持港獨人士言論,否則便變成刻意宣揚港獨,這個先例一開,日後教授《基本法》、《國安法》或其他國民教育題目時,便只能宣讀北京認可的官方立場,例如香港沒有三權分立,不能包容與之不同的意見,這種單向片面的洗腦式教育,經此次釘牌事件後,正被確立為唯一的政治正確及安全的教學法。

同樣道理,香港的執法工作,已不再以嚴守香港法律及一貫制度為依歸,而是以配合國家政治需要為大前提,如果是以香港法律及一貫制度為依歸,當警隊收到情報,或者在調查中發現,有12名曾參與反修例運動人士企圖偷渡離境,逃避香港的司法制裁,按照香港法律制度的要求,必然要設法阻止,把他們緝拿歸案,怎麼可能故意放他們出海,然後出動定翼機和直升機在高空監視,把偷渡船隻的路線和位置向內地執法部門匯報,協助中國海警船隻截獲這些港人,把他們帶到深圳拘留,令他們失去在香港司法制度下一切保障,個多兩個月無法與家人聯絡,無法自行聘請律師,這樣做唯一的作用就是配合中央,向社運人士傳達威嚇鎮攝的政治信息,卻徹底出賣了香港的法律制度和警隊的專業操守,難怪事件外洩後,警隊高層面對傳媒再三追問飛行服務隊當晚執勤是否協助警隊行動,均不敢直接回答,這種欲蓋彌彰的態度,再次令民眾清楚看到,香港警隊已成為了替中央維穩的政治工具。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