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我的恩師】 被釘牌老師陪伴成長十多年 立志投身教育界舊生:你是打不倒的巨人


被教育局釘牌的九龍塘宣道小學老師早前以筆轉達感言,相片傳開後,剛勁秀麗的筆跡成為留言焦點之一。見字如見人,老師的力度與氣度、態度與溫度,就從字裡行間默然傳來。

被這份字跡觸動過的,還有舊生Y(化名)。那時他只是小六生,有次孩子脾氣作錯決定,老師把事情認真看在眼內,事後寫了一封信,告訴他太過衝動,提醒他要堅持信念、用不著被別人目光影響。這件事成為二人的小秘密,也是Y所珍重的回憶。

十多年過去,老師的親筆信還保存得好好的,就如二人的師生關係,也維繫得好好的。

Y相信,生命或許真的能影響生命,就像自己由一個頑皮的肥仔、無目標,在老師調較下走到今天,找到方向和自我,還立志投身教育界。

被除牌老師透過教協轉達外界的感言。 教協圖片

忠於教育的平凡老師 著緊學生成長

Y是轉校生,小四加入老師負責的校隊,畢業至今仍不時回母校幫忙。不經不覺已跟老師一起為隊伍打拼十多年。

認識這麼久,Y形容老師看起來很嚴肅,打扮天天如一,衫是十年前的舊款、鞋是穿窿的、學校大型活動穿的正裝只有一套。對於學生、對於訓練,老師很是嚴格。有時小朋友難免想偷懶,被老師發現就慘了,同學總要在他監督下認真重新練習。話雖如此,有時學生練習夜了,老師會突然買汽水給他們;早上7時要加操,老師比他們更早到達、預先準備場地。

這些年來日復日,老師就是這樣陪著同學練習。

Y小學時一直投入校隊活動、是隊內主力,但也試過向老師申請退隊。一次是臨近小六呈分試,Y的成績未如理想,和家人商量後決定先專心讀書。結果,他的心還是離不開校隊,天天看老師和隊友訓練。不消兩個星期,Y已按捺不住、渾身不自在。老師當然一眼看穿小孩心事,提醒他自己想清楚:「你係停咗個training,但你無改變甚麼,成績又點會好呢?」最後Y還是歸隊,那年與隊友取了個全港性比賽冠軍,後來也在老師推薦下升讀了好學校。

另一次,Y與隊友鬧翻,一氣之下跟老師說:「唔得喇我要退隊,我好憎佢!」老師也沒多說甚麼,只叫他不用再來練習和比賽。Y事後對衝口而出的說話後悔,卻感覺難以挽回。失落之際,老師竟親手寫給他一封信,同樣剛勁秀麗的筆跡,鼓勵這位小六生是個打不倒的巨人,用不著理會別人的目光。字裡行間,Y知道自己衝動了、做錯了,亦感覺到老師的支持、信任、著緊。

我睇到封信都喊,因為從來無一個老師會咁care我嘅感受、成長、喺學校嘅progress。
Y一直珍而重之地保存信件,十多年後,感觸猶在。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他形容,老師沒有長篇大論的道理,卻會靜候時機,待學生遭遇失敗時「彈出嚟話畀你知個教訓係咩」。隊伍表現不好,老師會有點「勞嘈」;贏了比賽,老師會訓斥同學驕傲,再默默「畀啲位我哋釋放興奮」。

這,就是他既嚴肅又慈祥的人生導師。

生命影響生命 亦師亦友

Y即將進入社會工作,受老師影響打算投身教育界。在現時社會氛圍下,不免擔心動盪不斷的教育前景。只是他相信,生命或許真的能影響生命,就像他由一個頑皮的肥仔、無目標,在老師調較下找到方向和自我、到今天算是學有所成,準備承傳教育下一代。

他有時會想:

如果無校隊、無呢間小學,我會係咩呢?自己嘅生命會走成點呢?呢個老師係我啟蒙老師之餘,都改變咗我好多。

現在長大了,老師仍會用自己經驗,在Y迷惘時給予指引、提醒他追求進步卻不要忘記謙虛;Y也不時會與老師吃飯、減輕老師帶隊負擔。「我又聽下佢分享,佢又聽下我分享。細個好尊敬佢,宜家尊敬之餘都會當佢一個朋友。」

而Y最享受是與老師一起看日出,「好似一家人咁,等個䶢蛋黃嘅時候,feel到大家好近距離,又會傾計,又會好早起身,完咗又食早餐。大家好窩心嘅畫面。」大帽山、飛鵝山、石澳等地方,都有Y和老師的足跡。

不過受疫情和投訴事件影響,二人也一段時間沒有一起爬山看日出了。

師生倆三年前在鶴咀燈塔並肩而坐,享受晨曦的平靜和純粹。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還未申辯就被除牌 舊生慨歎不公道

當知道所珍惜、敬重的老師被指「嚴重專業失德」,甚至遭教育局釘牌,Y很愕然也很憤怒。作為有志投身教育的年輕人,Y覺得同樣事情發生在誰身上都是不公平;以個人來說,令他尤其痛心是 —

出事嗰個係自己老師……都係一個無問題嘅老師、好熱心嘅啟蒙老師,但係得到一個咁樣嘅待遇……

小學的時候,Y也上過老師的生活教育課。他覺得課堂只是教導學生思考、判別事情的正反觀點,而非單方面宣揚甚麼訊息。他說,學科以往也是透過看教育電視、鏗鏘集等,讓同學了解社會、擴闊視野。

對他而言,生活教育科是重要的,「呢個世界唔會淨係讀死書,你都要知道成長過程、生活環境中,究竟有咩特別。呢科教我哋要有思考能力,唔可以人哋講咩就吸收,要識得去分析,絕對無去偏倒任何一面。」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早前交代釘牌理據,曾反問「你想一個小學五年級學生做咩學術討論呢?」香港電台截圖

今次除牌風波在社會引起極大迴響,各界議論紛紛,有人為老師抱不平,也有親建制群組設法「起底」、公開老師的個人資料。看見自己熟悉的老師備受批評和攻擊,Y覺得不太公道,尤其是當老師未有申辯機會、上訴程序還未完成。他形容現在情況就像「一個犯咗事嘅人,佢唔需要上法庭,淨係(有人)寫十封信,就已經直接判咗佢有罪,連一個申冤嘅機會都無。」

遭遇此事,Y知道老師不免會有心情低落時,他也有發訊息打氣、給老師一點鼓勵。站在舊生立場,Y只願這段時間能盡量保護老師不受騷擾、幫得多少是多少,早日還老師一個公道,「希望佢心靈上多啲休息,件事快啲完,可以快啲返返去(學校)。」

學生看來最有資格當老師的老師

若要說教育是甚麼,Y選了一個熟悉的比喻: 假如學生是一張白紙,教育就是要畫一幅好畫,而每個老師畫一部分就要交給別人。對他來說,老師為他這張白紙塗好了底色。「呢位老師每年都拎返個初衷出嚟,保持呢份熱誠去教好每一個學生。所以我哋成日話佢桃李滿門,咁佢又真係桃李滿門。」

長大到某些時候,似乎更能看到老師不同的面向。記者問及想跟老師說的話,Y想了想,用了老師信裡給他的話:

用不著理會別人的目光,用不著記掛拆毀的說話。你是打不倒的巨人。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