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略談德國的難民庇護審批過程(一)


早前我收到由幾位流亡港人(包括身處德國的黃台仰)所成立的組織 「避風驛」的邀請,參加了一個於九月二十六日舉辦的網上分享會, 並作為嘉賓,為香港人講解一下德國的難民政策,以及有關德國生活的點滴。

按此處觀看網上分享會影片

去年反送中運動爆發至今,堅忍地站在香港土地上的香港人經歷了一重又一重的打壓和政治覺醒;而身在異地的香港人遙望家鄉,亦沒有停步。所以這次分享會,黃台仰亦邀請了其他關注香港議題的香港人組織,包括香港人在德國協會,Germany Stand With Hong Kong及Wir für Hongkong的代表,發表他們對這個主題的意見。

分享會時間有限,全部參加者都未必能夠十分仔細地詳述所有與來德申請難民庇護有關的資訊,所以希望今次可以透過此專欄,略略跟大家分析一下德國的難民政策。

注意:本人並非合資格的法律人士,任何本文引述的資料,只供參考,可能存在錯誤,請勿將本文當作專業法律諮詢!

尋求德國難民庇護的流程

德國有一套嚴謹的難民申請程序,從法律基礎的角度來分析,可能會略於抽離,所以我嘗試使用黃台仰自己的分享和其他我有幫忙跟進的案例的流程,去講述尋求難民庇護的細節。

首先,每個人的背景和條件都不一樣,應否離開香港,不是一個容易回答的問題。如果你在香港,將會受到嚴重的性命威脅,或者將要面對十年八載的不公平審判,那麼離開香港的決定,絕對是正確的一步!至於應否選擇德國作為尋求庇護的地點,容後再談,大家亦可參考避風驛舉辦的其他分享會,瞭解一下其他國家的難民庇護情況。

都柏林公約(Dublin-Verfahrens)

如過有任何人決定離開香港,到德國尋求政治庇護,首先要知道歐盟成員國在處理難民申請的時候,都有在歐盟層次上的協調機制。當中有一條公約,稱為「都柏林公約」(Dublin Übereinkommen)。此公約規定,尋求庇護者在到達歐盟的時候,第一個踏足的國家,有責任處理所有註冊和初步判斷難民身份的工作。

所以,如果你確實選擇德國作為目的地,則必須留意抵達德國的方式,並注意進入歐盟時,第一個落地的國家。如果你在其他歐盟國家轉機,或從其他歐洲國家以陸路作為入境方法的話,你在德國提出庇護要求後,便有可能會被送回第一個到步的國家。

提出庇護請求(Antrag)

要提出庇護請求,最適合的時間是到步後的幾日到一個星期內,期間你可以先聯絡不同的機構和香港人組織,確切瞭解整個申請的流程,他們亦有資源和人手去協助你,這樣,你就可以作出更好的準備,亦能提升申請成功的機率。

在德國負責難民庇護的政府機構是「聯邦移民難民局」(Bundesamt für Migration und Flüchtlinge, BAMF),他們在德國各個地區都有辦事處,準備好之後,親身到他們的辦事處提出要求便可,職員會為你進行登記手續,而完成步驟後,申請者亦會得到一份文件證明他們尋求難民庇護的狀況。

處理難民庇護的德國聯邦移民難民局。網絡照片

難民營的生活條件

要為受逼害的難民提供庇護,德國政府認為是國家需要負擔的義務之一(甚至在德國基本法入面亦有相關的條文,成為德國法律𥚃為數甚少,專為保護外國人權利而設的條款);但大家知道,難民庇護不是福利,所以申請者很多時候都只能夠被動地依照分配機制,被安排到不同的地區入住難民營。

如何面對難民營的生活,我相信對於很多香港人來說,可以是一個難關。

黃台仰在分享會亦有講到:「不知是否我的經歷嚇怕了大家,所以很多選擇離開香港的朋友,都未必會選擇德國作為落腳點」。他和李東昇在不同媒體的訪問當中,都有透露等候BAMF決定時,難民營生活的點點滴滴(或者更準確來講是血淚)。

現在到德國尋求難民庇護的人數,比起一五和一六年間的高峰來講,已經大大回落(根據BAMF統計,2016年抵達德國提出尋求庇護的申請個案近七十五萬宗,去年則不足十七萬),所以很多地區撥作處理難民的資源相對幾年前已經略為鬆動,每一個申請者分配到的居住環境和資源,已經有很大改善。黃台仰當初接受訪問時提及的幾百個人共用兩個廁所的境況,估計今天應該不會再出現。

雖說現時難民營生活條件有所改善,不過在登記之後,到收到第一個BAMF作出的決定之間,須時或長或短,好運的話,可能只要幾個月,但有時候可能要等待超過半年,在此期間,尋求庇護者的起居飲食,都要以難民營為中心。

每一個州份的難民營都會有專屬該地區的守則或安排,但有幾個限制,卻是大同少異。大家先要瞭解清楚:

一:居住限制(Residenzplicht)

提出難民庇護申請之後,申請者都要居住在難民營之中, 如果要離開的話,大部分情況下均只可以在該區活動,不能擅自離開特定區域(例如希望跨區與朋友碰面,或到親戚家中短住,BAMF亦未必准許)。如果申請進度良好的話,限制會逐步放寬,但都需要申請許可。需知道難民營的地理位置未必十分便利,區內的環境亦不一定十分理想,一開始這種「坐困愁城」的感覺,可能會令到尋求庇護的人感到十分難受。

二:基本生活補助(existenzischernde Leistungen)

難民營每月都會提供必須的食品、衣物、日常用品,亦會照顧營內人士的醫療需要。除此之外,BAMF亦會發放少量金錢給尋求庇護者以滿足個人需要。補助形式或者金額,會根據不同因素(地區,個案申請者的特殊需要,難民營的資源情況等)而調整,沒有統一標準。不過有一點大家都可以估計到:基本生活補助,真的只能夠應付基本生活,能夠得到BAMF的支援,也絕對不是「嘆世界」。不光光是香港人,就算是來自其他地區的難民,決定來德國之前,也有不少人在家鄉享受小康生活,更何況是五光十色的香港?這種生活水平的落差,也可能會對難民申請者構成一個重大的打擊。

三:心理壓力

流亡海外,絕對不會是寫意的旅途。人在異鄉,既要放棄香港一切所有,也要認識一種全新的文化,學習一門全新的語言,接受猶如浴火重生的新挑戰,就算是條件豐厚,計劃好移民來德國的香港人,也常常會覺得無所適從,那麼極權政治逼害下的受害者,就更加容易走在崩潰的邊緣。

黃台仰本身在香港的經歷已不平凡,但他等待審批的時候,亦曾試過萌生輕生的念頭,可想而知,要一個未曾經歷過風雨的年輕人走上流亡的道路,他們可能避得開極權的魔爪,但就肯定要承受精神上的無盡折磨。

下一次,我會跟大家分享一下BAMF審批難民庇護申請時,會根據什麼法律基礎。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