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跑步探索生命


我由七月初領養愛犬甘仔,到月中以玩票性質和牠跑7公里,之後便和牠進行每周3至4次長跑訓練。

起初,部分友人對於犬隻長跑抱有懷疑,甚至強烈反對,認為牠們沒有長跑能力,擔心甘仔關節受傷。更甚者,覺得我在迫甘仔跑步,以滿足一己私慾。這些反對聲音,令我感受到很大壓力,甚至擔心會否虐畜,毁了甘仔一生!

我和甘仔每周有三至四天,都會在城門河畔進行長跑訓練。(本相片承蒙 "Muri Sam [email protected]心夢之城"允許使用,特此鳴謝)

對我來說,和甘仔跑步,的確很滿足,因為我有很大的好奇心,想深入了解和體驗犬隻長跑的事情,所以還是帶著擔心的繼續尋真。我在網上發現,在長跑運動盛行的歐美,對狗隻長跑有很多前人經驗和專業分析,美國還有人擔任犬隻長跑教練。另外,我諮詢過三位獸醫,以及幾位豐富養育流浪狗經驗的狗主,他們不約而同說,相對於純種狗,唐狗身體較健康,較少毛病,於是便和甘仔一同訓練下去。

更重要的是,在訓練過程中,我體會到甘仔的長跑潛質。在大熱天時,甘仔起跑後,便張開口並伸脷出來呼吸,呼吸聲雖大,但卻很有節奏,並不費力。牠四肢擺動非常輕鬆,只像急步行般,並非奔跑的四肢離地,中途又無需大量喝水。跑至中後段,我也有點疲倦時,甘仔卻越跑越起勁。完成跑步了,牠便神態自若的步行。回到家中,更笑著的盡情喝水,之後還繼續歡笑,令我感受到牠的放鬆和滿足。近來,牠做完絕育手術,要休息兩星期。當牠看見我要外出跑步時,露出了一副愁容,便知道牠因不能跑步而失望萬分。

近來甘仔做了絕育手術,不能跑步,看見我外出訓練時,面帶愁容,楚楚可憐。
甘仔楚楚可憐的模樣。

以上發現,讓我對甘仔跑步越來越放心,也越來越有信心!

九月中,我和甘仔參加一個由德國舉辦的線上10公里「與狗同跑」比賽。當日天氣炎熱,但在我和友人領跑下,甘仔以不足50分鐘完成賽事。與世界各地參賽者相比,甘仔排名第三,似乎證明了甘仔的跑步能力。

在我和友人帶引下,甘仔以不足50分鐘完成10公里跑。

不過,甘仔真的「好跑得」嗎?中秋假期,我和妻子帶甘仔去「放狗聖地」彭福公園,先有一隻純種大狗搶甘仔玩具,後有數隻大狗欺負牠,連其他狗主都不能阻止。豈料,甘仔這隻小唐狗,用牠飛快速度逃走,其他大狗,開頭還可以緊貼甘仔,不久便無以為繼。甘仔以驚人耐力,由逃走變成帶領大狗跑,令在場狗主對甘仔刮目相看。不過,甘仔卻不大享受彭福公園如此充滿爭競的氣氛,沒有主動和其他狗隻和狗主相處,而是伏在青草地上,享受日光浴。

翌日,我們和甘仔行上道風山,他不斷帶笑的探索大自然,享受新鮮空氣和鳥語花香,而且越行越暢快。相對彭福公園的人工化,他更愛山上的無拘無束;比起和狗隻鬥快,甘仔更愛悠然自得的跑來跑去。回想平日一起跑步,甘仔也非常喜歡到草叢玩樂,又愛在橋上遠眺城門河美景,對四周的事物極之好奇。跑步,讓牠更廣闊、更深入認識這個世界。

甘仔喜愛以跑步接觸大自然,和牠一起上道風山,是我領養甘仔後,見牠最多笑容的日子。

藉著跑步,我不單發掘甘仔的運動細胞,更了解到甘仔喜愛大自然的本性;甘仔也由一隻孤苦伶仃、被人欺負、被同類拋棄,更患上嚴重皮膚病的流浪狗,變成一隻身體健康、討人喜愛、充滿自信,敢於探索的犬隻。當我幫助甘仔探索自我時,原來牠的生命成長也在幫助我,將面對批評帶來的恐懼和憂慮,化為探求真相的動力。

藉著一條跑步用的牽引腰帶,我和甘仔建立了人狗父子情,一同去探索彼此的生命!

我和甘仔以一條牽引腰帶,建立了探索生命的默契。(本相片承蒙 "[email protected]運動筆記HK"允許使用,特此鳴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