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讀《暴政史》


【撰文:烈巴司機】

要在暴政下生存,必須先瞭解暴政按何牌理出牌。

徐賁教授的近作《暴政史:二十世紀的權力與民眾》列舉了一些暴政以作討論,其中一暴政案例是納粹德國。

新書試讀

暴政能在缺乏人們認受下維持管治,靠的是各種型式的暴力,令被管治者怯於團結起來反抗其管治,甚至躲避政治。

納粹黨首先向警察及其他執法者灌輸使用暴力是合理和有效,令接受這些宣傳的人毫不懷疑用暴力對付「國家敵人」是必須和正義的。縱使被執法者暴力對待的人只屬社會上的少數,但效果是令絕大多數德國人不敢犯險走上反抗政權的前線,或者為被暴虐者抱不平。

納粹黨在奪權前倚賴衝鋒隊(SA)和黨衞隊(SS)的暴力威嚇政敵和國民,當權後還加上法制的軟暴力,透過法律和法庭「依法」重罰異見者和不符合納粹新秩序的人,對他們施以酷刑和關起來。

同時納粹政權鼓勵國民互相舉報,從家庭到師生,僱主僱工到左鄰右里,都因害怕被其他人誣衊不積極擁護納粹新秩序而參與舉報,協助將政權的監視網絡擴闊至覆蓋社會每個角落,令不滿政權者因猜疑而打消互通聲氣,組織和動員反抗力量的念頭。

德國人在軟硬暴力夾擊下只能噤聲,嚴格審查自我的言行,即使碰到有人被政權逼迫,也不敢伸出援手。每個人都變成了孤立無援的孤島。

要令德國人放棄反抗,甚至甘心與納粹政權合作,除了威逼,還有利誘。納粹黨將一次大戰後的惡性通脹和社會動盪,全歸咎於陰謀藉凡爾賽條約壓垮德國的外部勢力,並以恢復一次大戰前的社會秩序和安定繁榮利誘德國人,故意將德國人引向一種只追求吃喝玩樂,躲避政治,沒有自由、尊嚴和公民意識的生活。

回顧上世紀的暴政,駭人如納粹德國、智利皮諾切特軍政府或鎮壓南韓光州民主運動的全斗煥政權,大多數協助這些暴政管治的共犯,都沒有得到應得的懲罰:大部分效力納粹政權的高官和公務員在二戰後參與短時間的de-nazification後,旋即便在西德或東德政府任職;皮諾切特和全斗煥政權下,雙手染滿異己鮮血的警察和官員,絕大部分到今天都沒有為非法的暴力坐過一天的監。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些在歷史上出現過,令人切齒的暴政,已全部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中。

以上內容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不含映射成份,如有雷同,實屬不幸。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