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特朗普違反民主公義核心價值豈可盲撐?


距離美國總統大選已經不足一個月,美國國民亦已經開始投票了,投票人數現已逾1400萬。經過第一輪辯論後,特朗普突然宣稱感染新冠病毒,三天後又戲劇性地「康復」出院,重返白宮「正常」工作,表面上擺出戰勝病毒的「強人」姿態,實質選情嚴峻,特朗普不得不拼了老命,賈其餘勇,企圖力挽狂瀾。

特朗普入院三天後「迅速」康復出院,返回白宮辦公,圖為他回到白宮後,站在陽台上向白宮外的支持者舉起大姆指。美聯社

事實上,第一輪辯論後,拜登與特朗普的支持度明顯地拉遠了,相差約17%。主要的原因,並非拜登在政策主張和辯論上有甚麼優秀突出的地方,而是特朗普一直刻意醜化和塑造拜登「衰老、口吃、痴呆和恰眼瞓」的印象完全被打破,讓拜登技術性擊倒他。兩人的辯論被美國輿論普遍評為史上最糟,因為雙方尤其是特朗普不斷插嘴,打斷對方,叠聲嚴重,猶如潑婦罵街的爭吵,連經驗老到的主持華萊士也控制不了場面。兩人的說話內容乏善可陳,卻意外地證明原來年紀老邁的拜登並非老懵懂,一樣與年紀也不輕的特朗普懂得插嘴,反唇相稽,一掃公眾擔心他無力履行總統職責的負面形象。

第一場總統選舉辯論後,拜登在民調中的支持度,再抛離特朗普。辯論電視畫面截圖

拜登的辯才絕不出色,對特朗普攻擊他的兒子涉嫌受賄中國根本不懂還擊, 沒有指出特朗普當選後其女兒女婿其實也在中國大陸得益不少,不相上下。但特朗普的最大敗筆,卻是暴露了他輸打贏要的本性,完全無視民主選舉制度,根本違反民主、公義的核心價值。特朗普一直揚言自己必勝,如果落敗,一定是選舉舞弊,而舞弊的根源就是因應疫情關係,今屆選舉郵遞投票會由3,000萬激增至8,000萬,所以一旦落敗,會拒絕承認選舉結果,不肯和平移交權力。郵遞投票制度行之經年有效,只是今次選舉數量大增而已,作為執政政權,豈可輕言自己管轄下的郵政當局舞弊?特朗普在辯論上不肯承諾一定會尊重民主選舉結果,和平移交權力,令人擔憂會觸發民間武裝衝突,出現內戰。事實上,自「黑人性命攸關」(Black Lives Matter)運動因警察殺害黑人疑犯以來大行其道,種族衝突在美國已持續多月,社會種族和階級矛盾不斷激化,雙方都武裝起來,暴力衝突一觸即發。特朗突鼓動白人民粹主義的言行,肯定會火上加油。因此,特朗普在辯論上拒絕譴責體制上長期存在的白人優越主義,壓迫剝削黑人,進一步暴露他反民主、反公義、反人權的本質。

Black Lives Matter是美國的全民運動。美聯社

令人遺憾又諷刺的是,撇開特朗普個人道德品格低劣不提,單是他在總統辯論上表露無遺的反民主、反公義的言論,已不值得信奉民主自由普世價值的人支持,那更可能是他連任落敗的根本原因。可是壹傳媒黎智英及一眾KOL,除了少數個別人士外,竟然一面倒盲撐特朗普。

無獨有偶,中美兩位傳媒大亨黎智英與梅鐸都是盲撐的侵粉,吹捧特朗普不遺餘力,其名下媒體猛將——《蘋果》的陶傑及霍士的漢尼提(Sean Hannity),都屬右翼名嘴,恰好扮演雙鬼拍門角色,加上香港一眾向風駛𢃇追逐社交媒體課金的KOL,為求取悅受眾,亦一窩蜂盲撐特朗普,結果出現「輿論在香港支持民主,在美國反對民主」的畸型怪現象。KOL和文化人混飯吃,以名利為重,毫不足怪,那還罷了,可悲又荒謬的是,連自命「進步」、口口聲聲「民主、自由、人權」的人士也口是心非,毫無民主理念。BLM黑人民權運動,在國際上,是差不多所有西方國家民眾皆支持聲援的反警暴運動,但香港的民主派及所謂勇武本土派卻竟然完全冷待,不聞不問,甚至拾陶傑之流的牙慧,誣衊人家「左膠」、「黑暴」,心態與本港支持特區政府鎮壓抗爭運動的藍絲根本無異,不折不扣雙重標準,只有社民連黃浩銘等人,曾到美國領館抗議,聲援BLM。

本港泛民主派當中,只有社民連黃浩銘等人,曾到美國領館抗議,聲援Black Lives Matter運動。

曾幾何時,當年民主派赴美游說支持香港民主運動,得到民主黨核心領導人物佩洛西的厚待及支持,克林頓更刻意在白宫走廊「巧遇」李柱銘,美國民主黨支持香港民主運動,較諸共和黨,只會有過之而無不及,如今民主派一面倒成為特朗普的啦啦隊,對民主黨倒戈相向,看在人家眼裏,不知好氣還是好笑。還有,特朗普抗疫防疫不力,將美國之疫情嚴重完全推賴到中國身上,結果鼓動了美國白人仇視華人及亞裔人士,讓種族主義仇恨蔓延,香港的民主派和本土派也視而不見。唯一的原因,就是他們深信只有特朗普這種狂人才可能對付萬惡不赦的中共,才會支持香港的民主運動,挽救港人以至中國人脫離苦海,因此政治功利主義至上,全部變成毛澤東思想的信徒——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完全不理特朗普及其支持者信奉的價值觀, 恰恰與正在打壓香港民主運動的建制藍絲同出一轍,沒有兩樣。為了打倒魔鬼,自己也成為另一隻魔鬼的同路人,豈不荒謬可笑?

2014年4月5日,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晤李柱銘、陳方安生。拜登Twitter

美國是民主國家,民主自由意識根深蒂固,深植民心,政客可以欺騙所有人民於一時,又或者永遠欺騙一小撮人,卻不可能長期欺騙所有人民,因此把希望寄托在個別政客身上,根本昧於民主精神之要旨,不明白制度和民心才是根本之道。民主黨和共和黨都反共,誰人上台都不會改變美國對中國的國策,以為只有特朗普才是帶領香港人走出紅海的摩西,只是一廂情願的妄想,也無視美國的國情。決定美國人的總統抉擇,最主要的疫情和經濟,其次才是種族、移民和外交政策。對華政策,民主黨不會比共和黨軟弱,如果說克林頓和奧巴馬在任時民主黨政府讓中國加入世貿和支持中國 開放改革,是坐大和造就了中共的強權,那麼追源溯始,是誰支持中共恢復聯合國地位和開展中美建交?還不是以利為重、商業利益至上的共和黨尼克遜和布殊政府。香港人在反送中運動飽受中共支持的特區政府打壓,運動失敗,前路茫茫,將一切希望寄托在狂人特朗普身上,其情可憫,可以理解,但其志不可嘉,因為爭取民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長路漫漫,外因只能通過內因變化才能發揮作用。現實地說,如果特朗普競選落敗,無法連任,民主黨上台,難道要爭取國際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人士,就可以不與拜登政權交往嗎?

美國總統選舉畢竟是人家的內政,由美國人民投票決定,不管選舉結果如何,香港人都要面對和接受現實,繼續努力爭取自己的民主自由權益。國際支持香港民主運動, 聲援港人爭取自由,是基於共同的核心價值和理念,而非利益交易。如果香港人對民主自由沒有堅定不移的信念,只是實用功利主義至上,此一時、彼一時,雙重標準, 要求人家支持自己民主自由,卻對別人國家的不公義和反民主視而不見,甚至助紂為虐,站在壓迫者一方,試問又與自己聲討譴責的建制藍絲何異?

在支持及反對特朗普的問題上,真正支持民主公義的香港人真的要認真反思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