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校園風起了】教局指示多學校陷兩難 教育心理學家:學校面對緊好多「炸彈」


宣道小學老師被釘牌,對涉事老師來說,固然是極大傷害,但對學生來說,小小心靈也可能承受無形打擊。教育心理學家聯盟成員Ron(化名)指,對於學生來說,一個老師突然間消失,情景就如有學校人員突然身亡,會為學生帶來很多疑惑及不安。

除了學生情緒,學校自去年起也要面對教育局頻頻對學校加諸各式指示,教育局局長楊潤雄甚至曾表示,若校內有學生違反國歌法,而學校認為處理不到,可以考慮報警。Ron認為,學校如何處理這些指示是一大挑戰,猶如處理「炸彈」。

Ron覺得,在教育局指示下,有些學校會很擔心,自行做得比指示更嚴謹,但也有學校會在灰色地帶走位。學校在處理時要有技巧,最重要是令學生感覺到學校仍關心他們。

宣小老師收到被註銷註冊的通知後,需要即時離任,Ron說,學生翌日上學已見不到老師,是一個突如其來的大改變,令他們產生很多問號,沒時間適應,帶來很大衝擊,學生或感到不安,影響情緒,尤其對與老師相熟的學生影響更大。

教育心理學是應用心理學的其中一個範疇,服務對象主要是學童,處理他們學習上的情況。Ron說,教育局會資助學校聘請校本教育心理學家,比例大約是4至7間學校配對一個心理學家。心理學家會定期到學校,工作包括為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作評估、給予老師或家長建議以作支援、向學校課程或輔導政策提供意見等。如果學校發生危機,如有人死亡等,教育心理學家亦是學校危機處理小組的一員,向學校提供專業意見,亦會面見情緒影響較嚴重的學生。

Ron指,學校在處理危機時,應盡量將客觀事實告之學生,以免學生自行惴測;下一步就應讓學生抒發其想法及感受,由學校恰當地回應學生疑問。

但對於宣小事件,他認為面對學生的疑問,學校亦很難回應。「一來冇先例,二來嗰啲嘢係咪政治正確都係問題。簡單嚟講,你問個校長,老師有冇做錯,校長都唔識答、唔敢答。你話佢冇,轉頭可能有家長投訴。校方係冇一個方法解釋到畀學生聽,呢種係好差嘅情況,變咗個問題就會留喺小朋友腦入面。」如果學生曾被教育局邀請面談過,亦有機會感到自責內疚,覺得自己有份令老師受處分。

學生無力感大 影響情緒

以Ron所見,去年至今的社會動盪,對學生影響頗大,無論是哪種政見的學生,都會有種無力感。「黃嘅會覺得宣傳幾多、拉極人鏈,都係無功而還、被打壓;藍嘅覺得點解搞嚟搞去都唔收手、警察執法極都係咁,都會無力。」

另一邊廂,學生會發現社會上很多正發生的事,與自己對社會的認知有落差,會衍生出不安樂的感覺。「例如見到新聞畫面,有警察打人,或者咁多人出來示威政府都冇反應,係同自己一向對社會嘅認知有好大落差。而藍嘅就可能覺得,點解班人可以咁樣打爛立法會,都係認知上有落差。」而這種落差,會令人不開心、擔心、疑惑,情緒受困擾。

在如此社會氛圍下,學生與學校之間的關係,亦有機會變得繃緊。學生有時希望在學校拉人鏈、罷課等,以作政治訴求表達,學校如何處理,會很影響與學生的關係。

Ron說,最好的處理是讓學生有合適方法表達,亦與學生解釋學校的限制,雙方商討合適的方法,例如學生想罷課,雙方可討論罷課的場地。若然學校採取打壓方式,會令雙方關係緊張,而前線老師就會成為箭靶,影響師生關係及信任。Ron認為,學校不妨多向學生解釋其立場及出發點,「要講畀學生聽你難處喺邊。如果學生想做政治宣傳,你要話畀學生聽有啲客觀嘅情況,學校有好多持分者,好多人有不同想法、擔心,你可以話畀學生聽你擔心。當然你點講,學校要思考。」

教局指示多 學校如處理「炸彈」

學校除了面對校內繃緊的師生關係,自去年起,也要面對教育局頻頻對學校加諸各式指示,例如禁蒙面法即將生效當天,叫學校提醒學生不准蒙面;要求學校在元旦、七一及十一的活動升國旗等。教育局局長楊潤雄甚至曾表示,若校內有學生違反國歌法,而學校認為處理不到,可以考慮報警。

Ron認為,學校如何處理這些指示是一大挑戰,事實上學校很難處理,猶如處理「炸彈」︰「其實而家喺學校係好多呢咁嘅炸彈喺度,尤其是你發覺學校係冇自主去處理呢啲問題,因為全部變哂法律,而學生唔一定同你守法。咁學校仲有冇彈性處理呢?呢個變成學校會兩難。」

他指,一旦學校用法律處理,學生與學校之間會關係破裂,影響學生對學校的歸屬感,「犯法就即刻報警,咁死梗啦。學校係建立人嘅關係,你建立唔到,全部都係講rules嘅話,對學生都有長遠影響,令佢哋好唔信任人,同埋覺得冇人關心自己。」

但學校從寬處理,又可能要承受教局算帳的風險。「你話軟性啲傾吓先,都係好啲嘅。但假設學生犯法,學校冇報警,最後有人報咗畀教育局聽,咁都係風波。」

學校如何回應教育局設置的紅線,將非常影響學生,畢竟學校的做法對他們的影響最為貼身,「政府有咩指示,對個學生來講好遠,但佢哋親身接觸嘅老師、校長,畀咩感覺我,點樣處理社會上嘅問題,係個demostration嚟。」

他舉例,有學校已率先將國安法加入教學內容,學生第一時間會想:學校是否已經歸邊、有否理會過我的感受,「學生最親身接近嘅成年人,我感覺到你放棄我,嗰個係遠比起政府點對我係更貼身。你咁撐國安法,係咪放棄咗我,我即刻覺得,原來身邊啲大人就係咁。少少希望都冇咗。」

Ron覺得,在教育局指示下,學校反應不一,有些會很擔心,自行做得比指示更嚴謹,但也有學校會在灰色地帶走位。學校在處理時要有技巧,最重要是令學生感覺到學校仍關心他們。「例如升旗一定做,咁你如果硬性規定學生一定要參加、點樣企、好擔心有冇學生犯規嘅,比學生感覺好差,你跟足哂,唔理學生諗法,呢個就最影響學生。」

學生最需要,係睇到佢身邊接觸嘅成年人係一個好活生生嘅人,即係同我有交流、溝通,好誠懇咁話畀我聽你諗啲咩,而唔係淨係畀instruction。唔需要話畀學生聽所有嘢我係啱,我就係咁。你愈顯示到畀學生聽,你係個一個活生生嘅人,有擔心亦有同理心,學生係有偈傾嘅。

Ron期望政府在推行任何影響學校運作的事情之前,一定要先諮詢學校,「唔能夠話因為有法例,所以要你點做,喺學校係行唔通的。因為執行嘅係學校,最後受嘅係學生同老師,你唔可以期望小朋友會用理性嘅角度應對你啲rules。所以要諮詢,否則變相問題就會放咗喺學校同學生之間,如果做唔到,要考慮係咪轉方法。」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