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王婆婆公開內地被捕軟禁一年經歷 被參加「愛國之旅」迫拍片對國旗罰站 無懼在港坐政治監 


近十年來,經常在抗爭現場揮舞英國旗的王鳳瑤(王婆婆),於去年8.11太古地鐵站示威後就杳無音訊,這年間不斷傳出消息指她在中國內地被拘留。終於,她在今個月初回到香港,並自拍影片報平安。剛離任立法會議員的朱凱廸、以及工黨現任議員張超雄,今日陪同王婆婆召開記者會,由她親自憶述這一年間被拘押、被旅遊、無奈寫悔過書、被逼拍片認錯等經歷。

王婆婆今年已經60多歲,今日首次開記者會,總是緊張地雙手拿著咪高峰,會後與記者聊天仍堅持舉起手繪標語「#SAVE12HKYOUTHS」。

她在會上坦言,被大陸人員要求簽文件時,手都是震的,「但我仍然想話俾佢聽,我不介意的,你咪困我一世。」如果因為今天的記者會被警方以國安法拘捕,她說自己遭受政治迫害不緊要,「我仍然願意再入獄,不過唔係喺大陸,喺香港,或者終身監禁,我想死喺香港,呢度係我故鄉。」

王婆婆今日帶同兩隻鴨仔和關於12港人的手繪標語,召開記者會。莊曉彤攝

王婆婆在記者會上首先感謝朱凱廸與張超雄的幫助。她哽咽地表示,如果無二人幫忙,可能會因受不住精神虐待而死。事情要由去年8月講起,那時候反送中運動漸趨熾熱。王婆婆雖然住深圳,但抗爭現場總能見到她的身影。就在8.11太古站事件,警方追捕示威者至港鐵站內,當時在場的王婆婆亦都被警員所傷,要由救護車送院。8月13日出院,王婆婆又旋即去到機場「和你塞」,直到當晚凌晨乘巴士到皇崗口岸,在入境深圳的關口被攔下,然後送往福保派出所。

眾新聞製圖

拘留期間無故抽血 面對國旗罰企

等到8月14日早上約10時起,王婆婆連番接受審問,問了2個鐘,休息一陣,換另一批人再問2個鐘,她說前後有3批人進行審問,包括派出所人員,也有國安人員。審問內容一樣,都是關於她港參與的示威。王婆婆其後被押送回深圳的寓所搜查,被帶走雨傘、英國旗、示威牌、六四T-shirt等,但亦都有些與示威不相關的,例如筆記簿,她舉例內容:「譬如記住啲黑警幾時打過我」。

8月15日凌晨,她被要求簽署文件,答應不就15日「行政拘留」提出上訴,她一度拒絕,但第二次被要求時覺得15日不算長時間,於是簽了。當局其後將她送往福田拘留所。進到拘留所,被無故抽血。而且,時至當刻仍不知因何事而被拘留。

在福田拘留所,她試過被要求對國旗罰企數小時,亦寫過悔過書。她並指,聽到有另一人被審問時,問及香港示威的內容,但不能確定對方是香港人抑或大陸人。

王婆婆在剛離任立法會議員的朱凱廸(左)、以及工黨現任議員張超雄(右)陪同下開記招。莊曉彤攝

刑事拘留30日 環境惡劣、沖涼位置有兩支大鏡頭

15日行政拘留結束,王婆婆卻沒有如期獲釋,反而被帶到深圳第三看守所「刑事拘留」30日。王婆婆形容,看守所恐怖多了,她描述:與其餘15位女性住在約150平方呎的監倉;一張大床可以讓11人側睡,另外3人睡地板,2人值班(所有人輪流值班,只有王婆婆因年長豁免);浴室有兩個大鏡頭、上方並有男「管教」會隨時行過;早餐食的粥有黑色一點點像鑊撈的東西;不准見家人、只准每月寄出兩封信。在看守所期間,王婆婆亦都一再被國安審問,內容與以往的相約。

王婆婆形容,國安有4組人,其中1組人懷疑與檢察院相關,因為每次審問會被帶去另一個「神秘地方」,空間不大、密封、有高台、審問她的女人像法官般。王婆婆指,這組人問得較仔細,例如是否認識某某,「識唔識朱凱廸我記得有問過的。我就猛喺度讚朱凱廸,他環保、他好後生就已經開始做。」、「他對香港環境好大貢獻。」那法官似的女人又指王婆婆危害國家安全,王婆婆反駁,當年嚮應發展大西北才到陝西扶貧,詎料有今天結果,並指貪官才是危害國安。

離開看守所前一天,她獲告知要去陝西進行「愛國之旅」,並被要求拍下短片,聲明:(1)沒有被大陸當局人員虐待和毆打;(2)以後會退休,呼籲傳媒不要追訪;(3)以後不會再去示威。離開深圳第三看守所,也就是已經被拘留了近50天,王婆婆仍未知道拘留理由和所涉罪名。

王婆婆的遭遇吸引了中外傳媒來訪。莊曉彤攝

被拘50日方得悉理由「尋釁滋事」

9月29日至10月3日,王婆婆在三名人員陪同下飛到陝西省,到訪她曾經在當地做過義工的商洛市,期間多次被要求手持國旗拍照、唱國歌、看國歌表演和電影《我和我的祖國》。王婆婆又述及,國安人員叫她旅行完寫篇文章,王婆婆即反問「寫衰嘢得唔得」,對方沉默。

10月3日返回深圳布吉派出所,當局口頭稱以「尋釁滋事」為由讓王婆婆「取保候審」,但她事後獲發的〈被取保候審人義務通知書〉並沒任何姓名或罪名。取保候審期間,王婆婆可以回深圳寓所居住,但不得離開深圳,而且國安要求隨傳隨到,以進行家訪及問話,期間多次要求申請回香港,一直沒有結果 。這段時間,她只能透過在圖書館上網與外界通訊。

到了今年9月29日,王婆婆離開看守所已經整整一年,當局曾稱這天一定可以讓王婆婆回香港。王婆婆須取到當局批出的〈解除取保候審決定書〉、〈退還保證金決定書〉和解除出入境限制,才能回香港,始果因而被拖到10月2日才辦妥所有程序,王婆婆當晚即趕回港。

王婆婆獲發的〈被取保候審人義務通知書〉並沒任何姓名或罪名。莊曉彤攝

擔驚受怕裡度過整年 情願在港入獄 

她形容,這年間每一秒鐘都感到非常害怕,好驚被送返拘留所。她說,被拘留的每晚都無覺好瞓,而且自己有高血壓,被拘留時所有隨身藥物被沒收,要食藥就只能食當局提供的。儘管血壓過高的時候王婆婆會感到眼花、發熱,但她一概拒絕食當局提供的藥物。

她又指:「精神虐待令到我已經差啲精神崩潰,不過我有睇到香港的新聞。我知道好多年青人堅持住,在我失蹤之後,他們好多人仍然出來。所以,我感覺上啲國安不會咁大膽對我有咩行為,原因係香港的市民,好堅持他們的信念,繼續去抗爭。然後我們在入面先安全。」

王婆婆表示短時間內一定不會再踏足中國大陸,「不可能的,係好驚好驚,下一次(拘留)會不會係更長?因為我們而家成個政局係越來越快、加速惡化,即係話下一次我不只14個月,下一次可能係140個月都唔定,真係可能下一次無命返番來,所以我成日係好驚呢樣嘢。」

但被問到如果因為今日記者會而被港府以國安法拘捕,她毫不猶豫說:「一啲政治逼害,如果逼害在我身上面,唔緊要,我仍然願意再入獄,不過唔係喺大陸,喺香港,或者終身監禁,我想死喺香港,呢度係我故鄉。」

王婆婆10月2日回港,昨日完成檢疫。資料圖片

籲12港人家屬堅持 相信外界關注有用

王婆婆在記者會開首其實也說到:「我又諗起12位而家還在深圳的年青人,我相信他們比我更慘。」

她認為,12港人的家屬應該繼續堅持,並相信開記者會能夠幫到12人:「我們一定要俾更多人知道黑暗面,我百分之百肯定幫到的。我感覺到,外面因為有Eddie(朱凱廸)同Fernando(張超雄),同埋好多人關注我的事,話我已經失蹤好耐,好多人繼續抗爭,所以我先會有今日,真真正正返到嚟。」

朱凱廸補充,去年9月上旬已經就王婆婆失蹤報警、聯絡保安局。朱後來得悉,於差不多時間,身處深圳第三看守所被「刑事拘留」的王婆婆,不斷遭職員要求她聯絡家人。朱遂相信,外界對事件的關注會令到看守所改變一些做法。而王婆婆始終沒有聯絡家人,因為慣了獨來獨往。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