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敖卓軒支持拜登為何會犯眾憎?


【編者按:作者楊文俊這篇文章出版後,引起不少討論,其中有意見指出,敖卓軒從來冇表態支持拜登。作者於今天中午(20日)在自己的Facebook專頁作出補充,以下為該段補充文字,供讀者參考。】

我補充吓。

真實立場與表態上立場嘅關係,由當年寫《港獨派不應說自己是港獨派》嗰陣去到宜家講咗無數咁多次,我諗我已經講到口臭。簡單嚟講,就係一個人嘅立場同佢表態上嘅立場並無必然關係。

打國際線,不作表態,屬符合策略之舉。但不表態又係咪代表無立場呢?

參考返敖卓軒喺Twitter既帖文,隨便抽一日(抽咗10月8日)作樣本,簡單統計一下佢82篇推文嘅傾向:

無關美國大選:41則
有關美國大選(無立場):9則
有關美國大選(傾向特朗普/彭斯或反對拜登/賀錦麗):3則
有關美國大選(傾向拜登/賀錦麗或反對特朗普/彭斯):29則

當天既帖文,多數係講副總統選舉辯論。32則有立場嘅帖文,傾向拜登陣營佔九成。一個立場上唔支持拜登嘅人,發佈嘅推文點都唔會有咁嘅分佈。

當然,敖卓軒可以堅稱自己唔係支持拜登/唔係反對特朗普。但要判斷一個陳述,除咗表證外,亦需考慮環境證供。淘大花園無屍兇案喺兇手無認罪,搵唔到屍體下仍然入罪,就係最好嘅例子。

支持拜登,反對特朗普根本無問題,人人都可以有自己嘅立場,問題係敖卓軒侮辱支持特朗普嘅人,比如喺有人話「支持BLM,也支持特朗普」時於IG限時動態話「are you智障?」,宜家仲要搞到畀俞懷松先生點名指責,已經係做唔到國際線所強調嘅「bipartisan」。

〈敖卓軒支持拜登為何會犯眾憎?〉原文

前香港眾志成員,身處美國的敖卓軒,向來支持美國民主黨,對共和黨甚為反感。在美國總統大選中,敖卓軒多次表態支持民主黨候選人拜登,並認為特朗普立場反人權,必對香港不利,故對之持反對態度。敖卓軒更曾經在接受外媒訪問時,直斥香港社運的缺憾在於有香港示威者支持特朗普。

前香港眾志成員敖卓軒。中央社照片

特朗普和拜登均為美國總統選舉的候選人,任何美國公民,也可選擇票投特朗普或票投拜登。至於普遍沒有總統選舉投票權的香港人,則有權作表態。美國人投票給那一位候選人,以至香港每一個人的取態,屬於他們的自由,不到敖卓軒裁判干涉,說三道四。
 
一個人的政治立場,與其說是建基於理性的思辯和邏輯,倒不如說是建基於其個人的經歷、先天的性格、當前的政治局勢以至其個人各方面的長處短處。以陳光誠先生為例,他支持特朗普,主要原因是因為他在美國生活接近十年後,共和黨人對其的態度遠比民主黨人為佳。而香港人普遍支持特朗普,主因是因為憂慮拜登與中共的關係過於密切,將會令美國對香港民主自由的關注減少。
 
支持特朗普仰或是支持拜登,只不過是一種立場,與道德毫無關係。強行將不支持拜登而支持特朗普者上綱上線為「極右法西斯」,屬引喻失義,胡言亂語。而以支持拜登才符合道德,支持特朗普不符合道德作為支持拜登的理據,在未有論證為何支持拜登才符合道德下更屬不負責任,有機會形成極端,引致不道德的行為。
 
人有善性,亦有惡性。當所謂的「道德原則」成為教條,形成極端,依從了所謂的「道德原則」就可以在一定的群體中不受制衡,則人可以在依從所謂「道德原則」的前提下,因其惡性作祟而進行有違人性和道德的行為。有民主黨支持者在特朗普不幸患上武漢肺炎時聲稱「希望他快點死掉」,就是當中顯例,這些民主黨支持者以「反對特朗普,支持拜登」作為道德原則,自然會得出「希望特朗普快點死掉」的立場,而這種立場當然是有違道德。
 
敖卓軒的行為會犯眾憎,關鍵其實並不是他支持拜登,而是他利用自己在社會中的話語權侮辱支持特朗普的人,效果上就是通過第四權強制他人支持拜登。其犯眾憎的關鍵原因在於其行事方式屬強制,並不是其本身的立場。中國傳統啟蒙讀物《弟子規》有云:「勢服人,心不然,理服人,方無言」。要說服他人支持自己的意見,說之以理是遠遠不足夠,必需在說之以理外再動之以情。事緣人本身就同時有理性需求與感性需求,單靠講道理來說服他人本身已經不足夠。而敖卓軒之流的做法,就連講道理也談不上,只不過是在發洩自己的怒火和不滿,其行為最終惹來公眾不滿,更遭共和黨成員俞懷松點名指責,實屬咎由自取!
 
作者臉書專頁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