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Thelonious Monk 不可多得的現場專輯


如果不是鍾氏弟弟Roger再三推薦,我是不會隨便聽Thelonious Monk的,並不是不喜歡,只是一開始聽,就非得要花很多的精神,認真的去聽,可能是因為當年自己對爵士只有皮毛的認識,跟人聽Monk,總不得要領。

對初聽爵士者,Monk 的音樂確實是有點艱深,多聽後慢慢開始懂得欣賞,且每次聽都會加深對他的認識。

Monk 的鋼琴演奏,喜歡加入其他人不會彈的音符,又會利用時間結構去産生音樂的張力,不時帶來的驚喜,而他的swing 也是不規則的搖擺,偶爾還會拍打琴鍵去增加聲音效果,在一定程度上,他是相當前衞的。

聽Monk,可以從「’Round Midnight」開始。

不像其他人玩的版本,他的是比較鮮明生動 ,富有感情但不傷感。

很多人都認為Thelonious Monk 是Bebop 的創始人,大概是因為他寫了不少深具代表性的Bebop作品。在他1967年的「Straight, No Chaser」專輯中,有多首長篇的作品,其中有非常出色的標題曲,12 Bar Blues 格式的「Straight, No Chaser」。

他以連串的音符組成撩人的旋律,他銳利的節奏,突發的重拍,流暢的重覆樂句彈奏,稍稍留白,或作微細的變奏,趣味盎然。這首樂曲後來有不少人選奏,我就認定Monk 的才是正本。

Roger 介紹我聽的是「Monk Palo Alto」,一張失傳已久,最近才出版的1986年現場錄音,音效之好,你想像不到竟然是他與四重奏在加州的Palo Alto 高中禮堂慈善演出的實況收音,促成其事的是16歲的Danny Scher 同學,負責錄音的是幾名校工,原來的開盤式母帶經Sonicraft A2DX Lab 進行母帶復修,Sterling Sound Mastering 作制式轉換, 最後由環球唱片製作部的Seth Foster 執行mastering 處理,一個經典的爵士音樂會於是得以公諸於世。

(據悉,在美國當年種族問題嚴峻的環境下,這個音樂會得要排除萬難才可成事。)

音效正常是重要的,不過更重要音樂要好,Monk 與色士風手Charlie Rouse,貝司手 Larry Gales 及鼓手Ben Riley的爵士四重奏有高水平的演出,他們非常有默契的互動,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渾然一體,演奏「Ruby My Dear」、「Well, You Needn't」、「Blue Monk」、「Epistrophy」都充滿能量與動力,每個樂手都是久經鍛鍊的表演者,對演出環境有很強的適應性,能充分發揮技法,恰到好處的即興演奏,屢次激起觀眾的共鳴,場內掌聲不斷。

Monk 的ballads (抒情歌曲)比一般人玩的節奏要快,也較明亮。較長篇的「Well You Needn’t」中各個成員使出看家本領,Larry Gales 的低音提琴撥弦技術給人印象深刻。

在Monk 獨奏的 「Don’t Blame Me」 中你會聽到他Regtime 的跳趯式彈奏,右手剛勁的彈的響遏行雲。而他開始用左手低音連奏boogie-woogie 樂風的「Blue Monk」 激發起其他樂手精彩的表現,Charlie Rouse 色士風吹的細膩傳神。

演奏會最後一曲「Epistrophy」,現場的比原錄音版本來得活潑生動,Ben Riley 左右開弓,擊出氣勢磅礡的節奏,剛勁而有立體感。

聽眾反應熱烈,四重奏最後只好送上簡短的「安哥」曲「I Love You Sweetheart of All My Dreams 」,Monk 鏗鏘有力的彈奏,展現他獨一無二樂句的和聲結構。

這個絕對是 Monk 至有代表性的其中一次現場演出的錄音,其他的我會選「The Thelonious Monk Orchestra at Town Hall」(1959)、「Thelonious Monk Quartet plus two At The Blackhawk」(1962) 與 「Monk Big Band and Quartet in Concert」(1964)。

謝謝Roger的推薦。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