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致 Facebook 香港及台灣公共政策總監陳澍先生的公開信


陳先生在我 Facebook 專頁上的公開留言。 

陳先生:

多謝你關注我被你公司禁止發言一事。我一直不知道你用一個有 V 字認證的戶口給我發訊息,到底是代表你自己的立場,還是你公司的立場,但你每一句話都在為你公司辯護。

我綜合你的觀點,大意如下:

一,你認為 Facebook 不是政治打壓。
二,你認為用家指控這是政治打壓,就是用家的問題。
三,你對於我就 Facebook 禁言一事而作出的反應,認為是「自我炒作」。

我多番細讀了你發給我的訊息,認為自己應該沒有誤會你的意思,有錯請指正。

先回應你所謂的「自我炒作」,我在 2020 年10 月 19 日發現自己在 Facebook 專頁的發言功能受限時,我用自己的方式去公開這件事,先在 Patreon 去寫文章,再在《立場》《眾新聞》發表消息,並接受香港媒體《眾新聞》的訪問。我先被你公司禁言,之後嘗試用不同渠道發聲,為何算是「自我炒作」?又或你所指的「想藉民主自由之名搏眼球」?

我這幾天發的帖文,幾乎全部跟泰國政局有關,主要包括以下主題:

👉 泰國警方禁止部份媒體運作
👉 用泰文向泰國人介紹 VPN 使用方法
👉 轉發泰國明星為抗爭者發聲的消息,加入中文翻譯,這篇帖文觸及人數近二十五萬
👉 提及泰國抗爭者使用 Telegram 的情況
👉 提及泰國抗爭者築成人鍊,運送頭盔的情況
👉 轉發泰國人要求國際聲援的消息,這篇帖文所觸及的人數超過一百萬

而我本身幾乎不用 Facebook 來瀏覽其他帖子,亦少有用自己的戶口在別人的個人檔案或專頁上留言,亦沒有把文章連結發放到任何小組,這兩天我在 Facebook 上的活動就只是在我的個人專頁上發佈有關泰國抗爭的消息。當我的發文權受限制,從客觀因素去看,除了跟泰國的政治事件有關,實在看不出其他可能。

我憑客觀觀察,認為這事件是「懷疑因為分享泰國示威資訊,當中包括以泰文教授如何使用VPN翻牆,被Facebook禁止發言」(《眾新聞》原文),應屬合理的推論及懷疑,又怎麼變成你口中的「自我炒作」?

另外,《眾新聞》的訪問原文是這樣寫:「至(2020 年 10 月19 日)下午近4時,一名姓陳、自稱是 Facebook 香港分部總監聯絡他(指我),表示同事正調查事件,並強調『絕對不是政治審查』。」我也不知道你如何從這段文字裡感受到我「大大聲」話「Facebook 派專人搵你」,也許是我們對文字風格的理解有異,但我跟記者聊電話時,音量應該屬正常的分貝範圍。而我跟記者說有 Facebook 的總監跟我聯絡,與你所說的「Facebook 派專人搵你」的意義也略有差異,但也許只是大家對文字運用的一些分歧。

當初你因為西藏作家茨仁唯色Facebook被封禁帳號及專頁一事而主動找我,你自我介紹是「Facebook負責公共政策的George」,我理所當然地認為你是代表 Facebook 來聯絡我,我無法分清你的 V 字認證戶口何時是代表個人,何時是代表公司,但《眾新聞》報道你跟我聯絡之事,跟事實完全相符,也不見得在文字上有任何故意扭曲你聯絡我之事,何以因此而認為我是「自我炒作」?

Facebook 作為影響世界跨主權式的社交媒體龍頭企業,用戶在不對等的關係當中,嘗試爭取自身應有的發言權。身為 Facebook 的高層職工,但願你能多加體諒。

對了,幸好今天是星期一,不致影響你週末寶貴的休息時光。

薯伯伯 上

(原文刊於薯伯伯Facebook專頁)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