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那夜凌晨,我與殺人犯乘坐國泰航空客機前往台北


明天就是陳同佳出獄一週年。潘曉穎母親鍥而不捨尋求協助,只可惜當日聲稱希望協助潘曉穎家人尋求公義的特區政府,已經將潘曉穎家人當成condom。潘曉穎母親發出公開信連同一則回條給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但李家超郎心似鐵,選擇繼續保護殺人犯,更將責任推到台灣身上。難道李家超希望透過奇招拯救汲汲可危的國泰航空,打算推出不一樣的flycation嗎?

李家超聲稱陳同佳是自由人,但香港警方過去一年卻提供安全屋和保護給這位自由人。EYEPRESS照片

究竟陳同佳是什麼人?答案很簡單,就是一個親手殺死自己女朋友,導致一屍兩命,在台灣棄屍的年輕人。要不是陳同佳當天的所作所為,香港就不會出現逃犯條例修訂。不是嗎?如果陳同佳真是一名李家超口中的自由人,可以犯了大罪依然隨便到台灣自由行,那麼我們當天為什麼需要逃犯條例修訂呢?昨日李家超回應事件,表示要將證據交給台灣方面,就要完成去年的逃犯條例修訂,更表示今日的結果是社會自己作出了選擇,嘗試將所有責任推到香港市民身上,但卻不去重提當年在沒有逃犯條例修訂時成功引渡逃犯的石棺藏屍案,或者透過台灣方面過去一段時間要求的司法互助解決事件。台灣及後更設下了一個特定窗口,只是特區政府一直拒絕配合,然後就把所有責任歸咎台灣方面無理取鬧和香港人當日的反修例。

作為特區政府,為市民服務就是本來的責任。逃犯條例修訂因為市民反對未能通過,作為負責任的政府,最基本要做的就是希望透過其他選項解決事件,而不是選擇做一個無賴,表示市民反對選項,政府就什麼都不會再做,任由逃犯繼續逍遙法外。如果所有東西特區政府只有一個選項,那麼,如此欠缺靈活度的政府,怎能夠有效施政?況且整件事件一直以來都有其他解決方法,只是特區政府堅持己見,選擇社會最不能接受的方法去做。市民接受不了,政府也不肯承認自己有錯,千錯萬錯就是市民的錯。如此思維,管治失敗就是預期之內。

更荒謬的是李家超形容陳同佳是自由人,香港沒限制陳同佳出境,只是台灣不准陳同佳入境。等一等,特區政府去年不是將陳同佳塑造成為恐怖的殺人犯嗎?為了逃犯條例修訂,特區政府表示沒有逃犯條例修訂,殺人犯就可以通街行,香港就會變成逃犯天堂。為什麼一年之後,陳同佳突然變成一個自由人,更加可以獲得警方全天候保護呢?明明一年前你們說陳同佳很恐怖,必須透過逃犯條例修訂去彰顯公義,還有將陳同佳繩之於法。一年時間過去,為何你們卻認為陳同佳可以用遊客身份自由出入台灣不受限制呢?

香港去台灣基本上只有飛機和郵輪兩個合法方案。試想想,如果台灣貿貿然讓陳同佳取得簽證,可以用旅客身份進入台灣,會是一個什麼的景象?在香港飛往台北的那班客機,機組人員需要應付一個當日有人形容得非常恐怖的殺人犯。這位殺人犯旁邊的乘客可能是一位和潘曉穎生得有幾分相似的少女,還有一位剛剛和他吵了架的男友,萬一陳同佳聽到兩人衝突的對話,會否突然之間勾起他與潘曉穎之間的事情,然後再次動起殺機,在這個航班上大開殺戒呢?萬一空姐說話聲線與潘曉穎有點相似,陳同佳又會否想多了一點,勾起了當初被出賣的回憶,然後襲擊這位空姐呢?大家必須要記住,林鄭月娥口中的自由人是一名殺人犯。陳同佳絕對不是一位天真無邪的年青人。讓殺人犯自由自在乘搭客機前往台灣,真的不會對機組人員和其他乘客帶來安全風險嗎?如果這班客機沒有特別安排,例如由香港或台灣警務人員全程護航,難保陳同佳在航班上發爛,要全機乘客陪葬,重複一次911式的恐怖襲擊。因為陳同佳是一名尚未接受法律制裁的殺人犯,他絕對不是一個普通的遊客,也不是林鄭月娥口中的自由人。

如果在飛機上,坐在你鄰座的人猛地抬起頭來,這下你才發現他是個殺人犯,你會有何反應呢?EYEPRESS照片

除非特區政府眼見國泰航空經營不善,需要取消國泰港龍品牌,甚至作出大規模裁員,想透過一個估你唔到的推廣方法,讓國泰航空機票熱賣,就是推出一個與別不同的flycation,叫做與逃犯同行,安排一個又一個恐怖罪犯擔任神秘乘客,讓其他乘客有一個充滿神秘感又有危機感的行程。當航機飛到半空,突然之間這名神秘乘客脫下帽和口罩,向你回眸一笑,原來他就是鼎鼎大名的陳同佳,也可以是賊王之一的季炳雄。然後劇情發展下去,必然比屍殺列車更精彩。

除非特區政府天真的以為可以令陳同佳由一名之前政府塑造成為的恐怖殺人犯,一年之間什麼也沒做就可以形像大變身,變成完全沒有殺傷力的自由人,否則李家超和林鄭月娥今時今日選擇如此無賴地將所有責任推到香港市民和台灣身上是講不通的。台灣政府才沒有那麼蠢,會認為陳同佳可以透過自由行方法去到台灣投案,否則一旦在這班客機上出現意外,就要承擔所有後果。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