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當溫和的言論也容不下——記 Facebook 封禁區家麟博客一事


區家麟的博客,被 Facebook 封禁的截圖,截圖日期及時間為2020年10月21日22:10。

繼之前西藏詩人及作家茨仁唯色的 Facebook 被無故封閉帳號後,以及我的 Facebook 專頁忽然被限制發帖功能,剛才(即 2020 年 10 月 21 日)又發現,香港時事評論人區家麟博士的個人博客地址,亦居然被 Facebook 屏蔽

區家麟的評論文章,見於香港各大媒體,如《蘋果日報》、《立場新聞》、《眾新聞》、《信報》等,亦是香港電台的時評節目主持人,其觀點及分析持平、理性,用字溫文,在香港輿論裡影響力甚廣。

其博客上最新的文章,包括:

🟡 〈王婆婆提醒我們的七堂國民教育課〉(當中提及反送中示威常客王婆婆被扣留中國一年多之事情)

🟡 〈一拳驚醒讀書人〉(當中提及龐一鳴在深水埗開設一拳書館)

🟡 〈深圳河界,四十年來〉(當中提及習近平南巡深圳之事)

🟡 〈警察你呃人〉(當中提及十二子被中國拘捕之事,懷疑香港與中國警方聯合行動)

🟡 〈記憶與遺忘的共同體〉(當中提及教師因被指控「有計劃地散播港獨信息」而被吊銷牌照事件)

讀者可以自行搜尋〈〉內的標題來閱讀內文,觀乎區家麟的行文用字,實在完全想不到任何屏蔽的可能!但當用戶在 Facebook 上嘗試分享區家麟的博客地址,卻顯示「你的帖文不能分享,因為這條連結違反我們的社區標準。」

所謂的「社區標準」,卻只有此一連:https://www.facebook.com/communitystandards

細看「標準」內容,也不知道該博客到底是觸犯了哪條紅線而被封禁。

早前因為我的 Facebook 專頁被限制發言功能,我在《立場》及《眾新聞》均有撰文提及事件,而《眾新聞》亦有採訪報道。及後 Facebook 公司的香港台灣蒙古公共政策總監陳澍主動與我聯絡,強調這不是政治打壓,然後又說可以幫我解決問題,但當他讀到《眾新聞》的報道後似有不滿,把報道的連結發給我並稱之為「自我炒作」。

Facebook 公司先是在毫無合理原因的情況下,在我發表聲援泰國抗爭的帖文後,忽然限制我的發帖功能,現在又在毫無先兆下封禁區家麟的博客地址,而他博客近期的文章又主要涉及時事評論。難道真的只是單純因為「違反(所謂的)社交標準」?

我不認為區家麟或我的文章會引來太多的投訴(觀乎留言狀況,沒有明顯的攻擊言論),但疑點歸於 Facebook,假設(強調是假設) Facebook 收到大量投訴後,認為我們違反了「社區標準」,那麼之前有政治人物侵犯教師私隱,公開老師資料,並遭到極大量的網民投訴,為何該帖文反而屹立不倒?難道對方的帖文經受這麼多投訴,卻居然完全沒有觸犯「社區標準」的界線?難道 Facebook 收到大量投訴,其「運算機制」不會先暫停該政治人物的戶口?

抑或更難以想像的是,會否因為某些人的背景及勢力,反而能有「免死金牌」?

Facebook 的「智能機制」運作何其隱秘,外界根本無從得知其運作準則。但之前跟 Facebook 的公共政策總監聯絡時,我只要稍有質疑封禁的標準,對方就會反過來指責我的推想屬「武斷」,並指責我這是「為香港製造更多恐慌」。

當 Facebook 這家公司可以自由自在無拘無束地收窄香港的政治評論空間,把似幻而虛的「社區標準」當作緊箍咒,最終受害的,將是每一個香港人。

區家麟的博客地址是http://aukalun.blogspot.com/

更新一下:

區家麟的博客被 Facebook 封禁事件曝光後,筆者在10月22日01:25am測試,發現其博客網址已被解封。到底是因為 Facebook 那個無味無色的「大運算法」自動判斷區家麟的網誌無毒無害,所以才會解封,還是因為事件得到廣泛關注後而解封,實在不得而知。對於其他關注度較少的用戶,是否能有相同待遇,更是未知之數。

觀乎 Facebook 的禁言方式,似乎傾向使用「降權」方式,即不作全面封鎖,而是限制一下發帖權,或是禁止張貼某些網址,不知這種「降權」操作,會否成為新常態?

(原文刊於薯伯伯Facebook專頁)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