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8.13機場衝突】《環時》記者供稱 大喊「Just fight me! Just beat me!」並無想打架之意


去年8.13圍堵機場集會,報稱《環球時報》記者的付國豪被群眾質疑是內地公安、假記者,後遭包圍及襲擊,案件今日(22日)續審。事主付國豪作供指,當日向群眾大喊「Just fight me! Just beat me! Whatever!」,但並無打人之意,亦不是邀請示威者打自己,只因無法脫離險境而用言語反擊,表達「無奈、悲傷、諷刺」的感覺。

控方今日繼續處理第一階段的非法集結案情。庭上指,付國豪在晚上約11時半開始在機場被人包圍,其後一度坐在地上無法離開,其時尚未被人綁上索帶。

據控方庭上播放片段及對話騰本,付最初身穿綠色記者反光衣,被大批群眾質疑其記者身份時,他以英文自稱「我是遊客(I am tourist)」,並否認自己是記者。及後有人問他為何會有記者背心,並指他是警察,是假記者。後來付國豪背包裡被翻出內地證件、「我愛香港警察」T恤等隨身物品時,現場隨之起哄,群眾情緒亦更為激動。

到約11時48分,有人將黑色膠紙貼到付的身上,亦有人嘗試拉下他的褲子。付供稱,身體一直被示威者拉扯、攻擊,環境也十分嘈吵。庭上片段顯示,他曾用力向前掙脫後面的人,但不成功,又曾與在場人士這樣對話— 

付:Just fight me! Just beat me! Whatever!

在場男子:I congratulation you! (大意指:我真係恭喜你呀!)

付:You take care yourself!

主控官就「Just fight me! Just beat me! Whatever!」這句說話的含意,在庭上提問付國豪 —

主控:你當時想表達甚麼?

付:是無奈、悲傷、諷刺。

主控︰你有無同人打交的諗法?

付:沒有。

主控:有無邀請人同你打交的諗法?

付:沒有。

主控:有無打人的諗法?

付:一度有,但忍住了。

主控:有無想人打你的諗法?

付:沒有。

付解釋,這樣說是希望停止群眾的攻擊,當時失去自由、被禁錮和嘲諷,「在無法脫離險境的情況下,只能用言語去反擊對方。」付供稱他當時的用詞或因情況緊急有誤,未必準確轉達心中所想。

就「I congratulation you!」,付認為那男子是在諷刺他,指自己當時已無法動彈或抵擋攻擊,但他「竟然慶祝我。」

至於付國豪回話︰「You take care yourself!」是甚麼意思,他表示在被禁錮的情況下,只能用「諷刺方式反擊」,向所有攻擊他的人表達︰「你自己小心,今天打了我,明天不一定不會被打。」付亦重申,那些言句只為表達無法反擊情況下的無奈。

去年8月13日圍堵機場集會中,有示威者用鐳射筆照射在場警員。陳駿豪攝

主控官另亦問到其他細節。付重申,只用英文自稱「I am a tourist(我是遊客)」,是為表明他「只是一個到機場的市民」,覺得「示威者對說普通話的人有偏見」,為保護自己才說英文。至於為何沒向群眾出示證件,付認為他們不是機場職員,要求不合理,他有權拒絕。

庭上片段可見,群眾一直質疑付的記者身份,亦有人說:「You are not a fxxking journalist! You are a fxxking cop!(你不是記者!你是警察!)」付作供指,那時感到被冒犯,但強調冒犯字眼不是「警察」,而是英文粗口「fxxking」。就當時多次以英文否認是警察或記者,付在庭上解釋,「眾所周知,不少親內地或來自內地的人有被(示威者)打。」為了保護自己不受傷害,決定隱瞞「來自中國內地記者身份」。

案件明早將繼續,預計將處理第二階段的暴動案情。

案件四名被告依次為:19歲賴雲龍(兼職侍應)、23歲畢慧芬(「佔旺女村長」)、28歲何家樂(兼職司機及建築工人)及28歲黃逸豪(測量師),分別被控暴動、非法集結、非法禁錮等共8項控罪。其中第一被告承認普通襲擊及阻礙公職人員罪;第三被告何家樂承認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判刑待審訊完結處理。

【案件編號:DCCC812/2019】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